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98章 闲的

“洪哥,你是要去滑冰吗?”刚换好一只鞋,欧阳凡凡就像幽灵般的飘到了自己眼前。
“我都好久没看见找个孙子了,听说他的烟店也盘给了别人,我估计他是不敢再在这一片露头了。”费林很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嘴欠啊,说谁不好非说高利,如果老大非要找人,自己上哪儿找去啊。
恨谁呢?还能有谁啊,邪教头子呗。没他自己也不至于丢掉一个轻轻松松、工资挺高的工作,更不至于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说不定现在都结婚了,不就是因为他自己的未婚妻才远遁美国嘛,这简直就是破家之恨啊!
洪涛对这个游戏稍微有点印象,它的画面非常简单且卡通,还是回合制的,怎么看怎么弱智。但它的出现着实让一大群游戏爱好者眼前一亮,因为正式接触一款网络游戏的人还不多,这种游戏模式很新颖,所以每天服务器都爆满,很多没使用ADSL接入、带宽不够的网吧都玩不了。
“唉,我是指望不上你们了,翅膀都硬啦,我还是找齐大侠去吧。”既然是帮客人练级呢,这就不是玩而是工作,洪涛也不能强行干预,起身准备去找齐睿,有闲时间陪自己打游http://m.hetushu•com戏的也只有她了。
现在这段记忆自己已经想起来了,问题是时间点记不清,只知道是个夏天,因为着火事件关停的网吧刚恢复营业,那就应该是零二年夏天。
这些不是洪涛猜的,而是唐晶不小心说漏了嘴,费林不光自己去偷嘴吃,也没忘了唐晶这个忠心手下,还给他介绍过两个。唐晶当然是来者不拒了,脑子笨是笨,可他在这方面一点都不笨,甚至比费林还受欢迎些。
滑冰!门口就是后海,夏天游泳,冬天当然是滑冰了。前海是有比较平整的开放冰场,不过作为一个生长在后海边上的人来讲,滑冰还得去前海,那不是笑话嘛。说干就干,拿上冰鞋来到后海边,坐在长凳上开始换鞋。
“洪哥,谁惹你了,不会又是高利吧?”听见洪涛突然骂人,费林放下鼠标,赶紧给老大点了一根烟,生怕怒火撒到自己身上。
洪涛对他们这种利用工作之便乱搞的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没看见。只要别太损害店里的利益,别经常因为这种事儿打架就成。谁没经历过这个阶段啊,要理解嘛。
“嘿,这百十人愣是找不到一个对手,和*图*书高手寂寞啊!”听了费林的话,洪涛干脆也不去小蜜蜂公司找齐睿了,去了也是白搭,那找点什么玩呢?想了想,有主意了!
“我说你怎么越混越回去了,整天玩这破玩意有什么意思,换一个,陪我打会儿星际。”洪涛也不是非要找高利报仇,啥仇不仇的,说起来都是屁大点的小事儿。但是今天自己的玩伴都没来,一个人玩又没意思,想找费林他们玩会儿吧,他和另外一个驻店的游戏代练都和屏幕里的卡通小人较劲儿呢。
可好几个月的时间,自己总不能每次值班到了傍晚就坐在电视前面盯着吧。这么反常的话自己的同事会误会的,一旦事发自己的反常举动就会成为可疑举动,甚至会被和邪教挂上某种联系。到时候金月有没有疑点就已经无关紧要了,自己能不能说清楚都是问题。
当然了,那些女孩子也不是啥太正经的货色,能看上费林和他兜里那点小钱的档次也高不到哪儿去。不过他自己挺高兴,好像找到了人生目标。
“那太好了,我已经好几年没滑冰了,不麻烦吧?”洪涛其实就是客气客气,这是京城人的说话方式,根本就没过脑子。可欧阳凡hetushu.com凡却认真了,看样子还很期待。
再说了,他们俩、不光是他们俩,连十勇士都算在内,都到了谈情说爱的年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呢,自己没必要去管这些。只要把方主任的医院介绍给他们,搞大了肚子自己去解决,这点小事儿别来烦老大。
“高利?对了,你要不说我都忘了,这孙子他爹还欠我一笔账没算呢!记住啊,哪天再看见他给我抓住,我得好好抽抽他!”自己的麻烦费林帮不上忙,不过找个倒霉蛋撒撒气倒是可以,高利就是很好的目标嘛。他爹带着消防处来找自己麻烦的帐还没算呢,和他儿子先收点利息很合理。
“娘了个屁!姓李的,你个杂种操的别让我碰见,碰见了我打断你丫身上每一根骨头,害人的玩意!”想了半个多月,脑袋都快想破了,还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一天出事儿,这时洪涛就把所以烦恼变成了愤怒和恨。
但洪涛知道他脸上的青春痘是咋少的,这孙子恶习不改,兜里有了几个小钱就开始嘚瑟,经常和来网吧里玩的一些女孩子勾勾搭搭。
不光是两兆,调到四兆也没问题,但现在还用不上那么高的带宽,洪涛和-图-书也不打算花那个冤枉钱,反正随时都可以调整,不够用了再说呗。
“您找她估计也没用,她也正玩这个游戏呢,我昨天刚给她抓了一个不错的宠物。”费林觉得还是提前告诉自己老大一声罪过比较小,如果让洪涛在齐睿哪儿吃了瘪,这笔账还得算在自己头上。
这两年费林的变化也挺大,脑袋上乱蓬蓬的黄毛终于变了风格,据说还是齐睿给他设计的,长度没什么变化,只是被梳了起来,在脑袋后面留了个小尾巴,有了一些艺术家的气质。有可能是生活压力小了,或者是心情好了,他脸上的疙瘩也见少,让人看着稍微舒服了点。
自己这里也没接上ADSL,原因还是没线路,不过通过保罗那位同事的关系,洪涛申请了一根一兆的DDN专线,一年要交小两万的使用费,不可谓不贵。
不过再贵也得装,互联网吧,网络不灵还做个什么买卖。尤其是现在洪涛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大部分,很清楚网络对网吧意味着什么。再过一两年,一兆就不够用了,没有十兆光纤接入,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开网吧的。
“嘿嘿嘿……这是客户的号,三天必须把宠物练出来,否则人家就不给钱了。”http://www.hetushu.com费林玩的游戏叫石器时代,是今年刚出的一款网络游戏,还处于公测阶段。
“……得嘞,你等着,我给你拿鞋去。”洪涛看了看她脸上的兴奋,再看了看刚穿好的一只冰鞋,二话没说,低下头再脱了吧。
“闲的没事活动活动,你会滑水冰吗?我家里有女鞋。”欧阳凡凡是个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女孩子,她长得没有齐睿那么漂亮,同时也就没有那么咄咄逼人,再加上说话软绵绵,张嘴之前先露笑脸和娇娇小小的身材,就算脾气不太好的人也很难对她发火。
洪涛主要是不想在这件事儿上犯错误,自己上班的时候经常在卫星站里到处跑,真要是因为不在岗让非法画面长时间播出,那罪过可就大了,谁也救不了自己。
其实现在洪涛使用的也不是一兆专线,而是两兆,但只交了一兆的钱。这不全拜保罗那位同事的照顾嘛,每年多拿出二千块钱,他那位同事就会在端口上给自己多调出那么一点点来,等于是交了一兆的使用费享受着两兆的带宽。
可夏天长了,好几个月呢,几月几号发生的呢?这个时间点很重要,倒不是自己要用它来做什么文章,更不是说要想办法阻止,这玩意谁阻止的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