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0章 助人不为乐

“别哭了,这不是好好的,就当是体验一次冬泳。来,咱们回家洗热水澡去喽。”洪涛都没看身后的事儿,滑到欧阳凡凡身边,先把她的羽绒服拉锁拉开,然后把她从衣服里直接提了出来。那件羽绒服已经冻在冰面上了,脱离了身体之后还半立在原地,敞胸露怀的很吓人,就像是有个人刚刚完成了蜕皮。
“光说,可是人怎么办啊!”佩佩姑娘还是没太听懂,冲着老头一瞪眼。
首先好绳子放这里容易丢,破绳子一拉就断没用。皮管子就是环卫局浇花用的,常年放在这里也没人拿,太沉。其次皮管子比较粗,落水的人手都冻木了,绳子太细不好抓也抓不牢;最后就是皮管子硬,老远就能顺过去,绳子那玩意没点技术、没点力气还真扔不准。
老头嘴里的小伙子就是洪涛,他还没赶到欧阳凡凡就落水了,于是他也不往水边赶了,而是变换方向往南岸滑去。这时候到了冰窟窿边上也是干跺脚看着的命,在冰水里救人不能跳下去,穿着厚衣服、冰鞋,下水之后会变成一个背着几十斤重物的人,自己活动都费劲儿,怎么救人?不超过五分钟就全身僵硬了,搞不好还得麻烦别人和*图*书来救自己。
“不用谢、也不用问我的名字,我叫雷锋……”洪涛抱着欧阳凡凡着急回家,都没顾得上看这位的容貌,其实看了也认不出来,落汤鸡一个,小脸煞白、嘴唇青紫,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哪看得出来原型啊。
“这姑娘是和我一起来的,我们家房客,还是被这两个坏小子追进来的,要是您先救谁?”洪涛冰鞋还没来得急脱,站不稳很碍事,趁着两个老头接过皮管子的功夫赶紧坐在冰面上解鞋带。当然了,嘴里也不能闲着。
“这不用你们操心,看到那个小伙子没?他才是行家,你们谁要是有心就赶紧给落水的人去准备几件厚衣服,总比在这儿瞎嚷嚷强多了。”老头瞥了佩佩一眼,又看了看高个男人,看出来这两位不太好惹,也就没说更难听的话,干脆走开不再搭理了。
那咋办呢?这玩意洪涛有经验,每年几乎都有人从这里掉下去,靠政府是靠不住滴,所以附近的百姓想了一个招儿。他们在岸边的栅栏上捆了一根浇花用的皮管子,几十米长。
“救人啊!你拦着我们干什么!”看到自己哥哥还在冰水里扑腾,几次想爬上冰面都没成功hetushu•com,佩佩姑娘急了,不顾别人的阻拦就想冲过去。
“凡凡,抓住管子别撒手啊。爷们哎,别光叫好,帮把手!”洪涛自己也不敢太靠近这片薄冰,谁知道范围有多大啊,把皮管子拽过来隔着十几米就往破裂的冰面边缘推,欧阳凡凡正趴在哪儿上下不得呢。
“大爷,剩下两个就交给您们了啊,我先得把我们家房钱赶紧弄回去,万一冻出个好歹的我下半年吃谁啊。那俩孙子也抗冻,还折腾呢。”欧阳凡凡上来了,洪涛把皮管子一扔就不打算继续管了。好人好事儿不能都让自己一个人占了,得给别人留点。
“小涛啊,你可真会挑人,三个掉进去的你不先救离你近的两个,专找大姑娘下手,救人还看脸蛋?”最先过来的就是那两个在冰面上钓鱼的老头,他们都是附近的住户,不用洪涛喊就知道到哪儿帮忙。但搭把手不能白搭,嘴里也不闲着。
“啊……咔嚓……哗啦……草!我操!”欧阳凡凡肯定是没听见洪涛的祈祷,笔直的滑进了薄冰区,眼看着身体矮了下去,这时才发出尖叫声,然后就消失在了冰面上。后面跟着的两个男人一样也逃不掉,全速滑行的和_图_书巨大惯性不是说想刹车就刹车的,一人骂了一句,也消失在了冰面上。
“你没手啊?自己拉去,大老爷们泡泡冷水澡还对身体好呢。”洪涛转头看了一眼,心里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了。你们俩大活人不缺胳膊不缺腿,就站在一边看着,还指手画脚,什么玩意啊!
“别过去,大家都分散开,别都站在一起!”等他们赶到薄冰区边缘时,已经有几个滑冰的人提前到了,他们非但没去救人,还拦着大家不让靠近,更不能站在一起看热闹。
“嗨,你怎么说话呢!”让洪涛当着一群看热闹的人挤兑了一句,而且说得还挺有道理,叫佩佩的姑娘挂不住脸了,打算滑过去和这个出言不逊的男人讲讲理,怎么能和自己这么说话呢。
“你、你……”这时候第二个人也被拉了上来,这位比较坚强,还能站起来。当洪涛路过他面前时,哆哆嗦嗦的抬起一只手指着洪涛,只是话已经说不出来了,上牙和下牙老往一起碰。
“三哥!三哥!救人啊,我三哥落水啦!”那个叫佩佩姑娘刚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三个人滑着滑着就没影了呢,听到她二哥一喊,这才意识到人是掉冰窟窿里去了,也http://m.hetushu•com跟着喊了起来,声音更凄厉。
“出事儿了,救人啊!救人啊!有人落水啦!”远在北岸附近一直在看热闹的高个男人也发现三个大活人突然消失在冰面上,立马就意识到发生什么了,反应真是快,一边往事发地点滑还一边大声吆喝着。
本来欧阳凡凡也没多重,有了洪涛的加入,她很快就像一条死狗似的被皮管子拖上了冰面,然后趴在冰上放声大哭起来。
“哎,这小伙子是明白人,冰上救人不能慌,别救不了人再把自己搭进去。”听了高个男人的话,那两个在冰面上钓鱼的老头表示了严重赞同。
冰窟窿里的人坚持不了多久,您要是扔好几次都没扔准,里面的人救不救也就不吃劲儿了。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别看穿着冰鞋站不稳,但是抱着皮管子在冰面上倒着走却比没穿冰鞋的人容易用力,可以用冰刀斜着咬住冰面使劲儿,不会打滑。
如果有人掉到冰窟窿里去了,赶紧把这卷皮管子拽过来,让落水的人抓住,几个人用力一拉,人就拽上来了。为啥用皮管子不用绳子呢?很简单,这就是老百姓的生活智慧。
“哎,你别走啊,里面还两个人呢!”这时那个叫佩佩的姑娘和高m.hetushu.com个子男人也绕过薄冰区来到了南边,看到洪涛只救了一个人就打算放手不管,尖声叫了起来。
“那是得先救这姑娘,你不是救人,是救你的房钱呢!姑娘,抓住别撒手啊。你先别脱鞋呢,穿着那玩意好使劲儿,来,拉!”两个老头认识洪涛,洪涛也见过他们,但叫什么、姓什么都不清楚。要不说人老奸马老猾呢,活的岁数大,见过的场面就多,立刻对洪涛脱鞋的业余举动提出了批评。
“佩佩,别闹了,来,搭把手,先把他们俩拉上来再说。”旁边的高个子男人比他妹妹懂事多了,知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冰窟窿里还两个人呢,光靠两个老头肯定拉不动。
“朋友,能不能商量件事儿,让我这两位同伴也先去您哪儿缓缓?这么冷的天我们也没带替换衣服,怕给冻坏了。不白帮忙,一个人我给您三百块钱怎么样,衣服钱另算。”越着急越事儿多,洪涛还是没走成,高个男人拦住了他,提出额外的要求。
“佩佩,别过去,咱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搞不好也得一起掉下去。”高个男人还算比较镇定,他明白这几个人为什么拦着大家不让过去,这是怕再有人掉下去,不让站在一起也是怕把冰面压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