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1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出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六个人,其中还有三个和落汤鸡一样的,不对,已经没汤了,汤全冻在身上了。洪涛连冰鞋都没换,直接踩着就往家一路小跑,后面四个人跟得上跟不上就不管了,反正这双冰鞋算是半残了,再想用就得去重新开刃打磨。
现在问题来了,能和欧阳凡凡认识的人应该也不是普通人,看周川和周佩佩的穿着打扮更不像普通人,那他们到底是干嘛来的呢?很明显,周佩佩提起欧阳凡凡时候的语气表情里并没有多少善意,好像还有点敌意。
“哥,我还以为咱们的鞋会丢呢,没想到……”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那个叫佩佩的女孩提着几双鞋冲了进来,看到洪涛之后脸上的笑容立马少了一大半,眉头稍稍些皱。
“……卫建华?!”最让洪涛意外的是一个人名,这个人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呢,小分头还是湿的、白皙清秀的脸更白了,和自己印象里的金月前男友只缺了一副金丝边眼镜。
“这事儿我还真帮不上忙,别说开酒吧了,我连酒吧里面是什么样儿的都没见过,不敢乱推荐。”开酒吧?别扯淡了,洪涛很烦别人把自己家门hetushu.com口弄成商业街。也就是自己没这个能力,否则那几家已经开业的酒吧也得想办法让它们关了门。推荐个毛啊,有合适的房子也不告诉你们。
事实证明人在极度难受的时候会迸发出强大的能力,洪涛到家了,后面四个人谁也没落下,全学洪涛一样踩着冰刀跑,还谁也没崴脚。
“她是我的房客,你们认识她?”现在洪涛有点明白了,今天的事儿确实不是偶然,卫建华和周京追欧阳凡凡也不是青年男女逗着玩,他们认识!
“那感情好,这么赚钱的买卖您还是自己干吧,我也不求大富大贵,凑合够吃的就成了。你们的衣服差不多了,我去看看。老费,陪客人聊聊天。”一瓶不满、半瓶子咣当的二世祖!这就是洪涛对周京的初步印象。这种人别说合伙做买卖了,多接触自己都不乐意。他们除了败家和折腾之外,干不了什么真事儿。
“建华,你认识洪先生?”高个男人看上去挺沉稳,说话和动作都慢条斯理的,可他的反应一点都不慢,感官也很机警,卫建华小声的嘀咕和意外的表情没逃过他的眼睛。
“这话您要是早说两年就好和_图_书了,可惜有点晚,现在这里没空房了。”洪涛斜眼看了看周京,这个人说话真难听,就好像是在命令自己干什么,没有商量的意思。
“我妹妹和凡凡是同学,也有一两年没见了。刚才在冰面上偶然看到就想逗逗,谁想到逗到冰窟窿里去了。凡凡开的店就是上面那个盛唐古艺沙龙吧?原来用的是洪先生的房子。说来也巧,我弟弟想在后海周边开一家酒吧,不知道洪先生手里还有没有合适的房屋推荐?”周川没有掩饰认识欧阳凡凡的事实,但说得很轻描淡写,好像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换了一个话题。
看不透倒不是什么大事儿,洪涛也没打算把谁都看透,可是这个周川的言谈举止让自己想起一个人,齐睿!没错,他们俩的说话口气、气势都有点像,具体哪儿像说不清楚。
这孙子怎么到这儿来了?这些人和他是什么关系?他们的落水真是一个巧合吗?他是否也认出了自己?
“呦,您不说我还真忘了,咱们是见过,在地坛公园的管理处。不知道金月现在怎么样了,我得有小两年没见过她。”现在洪涛稍微放心了点,从卫建华的表情上看和*图*书他对自己好像没太多感觉,不像是仇人见面的样子,但他到底知道多少自己和金月的事儿还得再刺探刺探。
“见过两次,洪先生和金月是小学同学吧?”看来卫建华的眼镜度数也不太高,不戴着也能看清楚洪涛的面目特征。
“周川,我弟弟周京、他的朋友卫建华。这次要多谢你的大力协助,如果不是你他们恐怕还在冰水里泡着呢。”安排好了一切,洪涛这才来到网吧的办公室。一进门,高个男人就起身伸出了手,他的手很大、很有力,笑容也挺实在。可洪涛总是感觉不太真实,好像在他那张笑脸后面还藏着一个人。
“干脆把你的房子租给我吧,一层连带地下室我都包了。你家的房子盖的不错,肯定不是房管所弄的,这房子是私房吧?”这次说话的是那个叫周京的人,看样子他是缓过来了,一张嘴口气就很大,都没问价格就说要全租。
“洪涛……举手之劳不用客气,你们先休息休息,喝点感冒冲剂,别着凉了。”不管脑子里如何翻腾,现在的洪涛已经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脸上保持着客气的微笑,嘴里的客套话也没中断。
“还真是你啊!www•hetushu•com怪不得我刚才就看着有点眼熟呢。”听到洪涛自报家门,一直在沙发上裹着大衣抽烟的卫建华终于抬头了,眯缝着眼冲着这边使劲儿看了看,看样子他还真不是和小舅舅一样戴个金丝边眼镜冒充斯文,而是真近视。
“……我也很久没见过她了,我们俩吹很久了。”卫建华好像不太乐意聊这个话题,简单的回复了一句,就低下头继续喝板蓝根冲剂。
不过洪涛并没让他们进院子,而是由费林带着安排到网吧的办公室里,找了两件值班的大衣先给他们穿着,换下来的衣服扔洗衣机里转转,一个半小时之后就能烘干。
“那就赶紧走,我在前面带路。”洪涛没功夫再和这个人废话了,不管是因为谁的问题造成了这次小事故,能帮忙就帮一把吧,总没坏处不是。
“欧阳凡凡呢?你是她什么人?”洪涛的微笑并没让周佩佩降低敌意,她还记得冰面上的事儿呢,而且还一下子就叫出欧阳凡凡的名字。
“佩佩,这位就是见义勇为的洪涛洪先生。洪先生,这是我妹妹周佩佩。”周川接过鞋,把双方又介绍了一遍,这才坐在椅子上低下头换鞋。
欧阳凡凡当然待遇要好多了,但这次和_图_书洪涛没敢亲自进屋伺候,而是找了一个网吧的女收银员去照顾她更衣洗澡。有了齐睿的教训,洪涛不敢在这些问题上太随意,生怕再给自己招来什么麻烦。
一瞬间洪涛的脑子里涌出很多疑问,这就叫心虚。当年孙丽丽找人暗地里整治这个孙子的事儿这辈子都会是洪涛的一个心病,只要被触及就会疑神疑鬼。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是洪涛信奉的真理,任何超过一个人知道的事儿都不能指望永远隐瞒下去。
“嗨,你的游戏厅一年能赚几个钱,干脆也别干了,就算在我酒吧里入股吧。楼上欧阳凡凡的房子也一起收回来,要干就干个大的。上下两层,一层当酒吧、二层当迪吧。知道迪吧是干嘛的不?这玩意在国外可火了,一晚上卖的酒钱就够你数的了。”更难听的还在后面呢,周京并没在意洪涛的表情,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叼上,开始给洪涛画大饼,语气就像是在教育一个小孩子。
“你好……”洪涛也觉得这个姑娘长得挺有特色,漂亮是漂亮,可是她的漂亮和齐睿完全不同,就算绷着脸也有浓浓的媚意,这才叫媚到骨子里了呢。此时对方并没伸手,自己也只能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