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5章 他又来了

一听说洪涛有可能惹上了周家兄弟,齐睿也就不耍小脾气了,尽其所知把周家给洪涛描述了一下。但基本等于没说,啥关键信息都没有。
“我靠,那我更得离你远点了,不用问他们也是当官的啊,没准还是外放的地方大员呢,这要是知道你整天和我泡在一起,还不得撕了我?他拿你和凡凡是没脾气,但我是个平头老百姓,破家县令灭门刺史懂不?”
欧阳凡凡的身体没有周京和卫建华强壮,让冰水一激有点发烧。药是吃了,但洪涛从小就是让姥姥喂姜糖水治病的,也养成了这个习惯,不管有用没用也得来一碗。
“切,我看你是不是让她给迷住了?狐狸精,就会勾引男人!她还有黑人男朋友呢,你想一想不恶心?”女人要是恨上谁,这辈子就很难改变了,而且还希望她身边的人跟着一起恨。洪涛不光不恨,还替周佩佩说好话,这让齐睿很不高兴,都开始背后说别人的隐私了。
“好好好,我一会就带一个团去周家,抄了他,全捆到菜市口咔嚓喽。好了,别晃了,这不是家里,给我留点面子吧。洪先生,咱们又见面了,买卖怎么样?刚才我替你数了数,这才下午二点多,八十八位客人,财源滚滚啊!”如果说张媛媛是变脸大师,那大斧子就是她师哥,还是嫡传的。
“周佩佩!她怎么跑这儿来了?还有周家兄弟俩!”喂完了一大碗和-图-书热乎乎的姜糖水,齐睿开始询问洪涛事发经过,当听到周家兄妹时,她少见的瞪大了眼睛,很是吃惊的样子。
此时被背后算计的人却还一无所知,正在自己家的厨房里熬姜糖水呢。
“你真把我当种马了,是个母的就喜欢?不过她长得确实有点像狐狸,尤其是那双眼睛,说不定真是狐狸变得呢。”对于齐睿这种随时随地吃醋的表现,洪涛只能视而不见。你解释多了她会误认为你在意她,解释少了她又认为你不关心她,左右都不成,没招儿,只能赶紧把话题转移开。
“学生时代的事儿不用记这么清楚吧,这个年龄正是变化最大的时候。”洪涛对周佩佩倒是没有太大恶感,在他眼里最初见到的齐睿恐怕更烦人。
齐睿还是那个问题,她把欧阳天钺当哥哥,可是别人是啥感受她就不去考虑了,或者说她根本考虑不出来,对洪涛的反应也就分外纳闷。
“这是我家的钥匙,吃喝烟酒放哪儿了你都清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里的主人,想怎么招待你这位哥哥就怎么招待,电视砸了我都没意见。他什么时候走了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先逃难去了!”
想和齐睿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不愿意接触欧阳天钺是个艰苦卓绝的任务,成功与否还不确定,洪涛也就不和她废话了,还是赶紧逃吧。
“还说人家呢,你照照镜子和_图_书去!她如果是母狐狸,你就是公狐狸,不要脸!”可惜洪涛这次没转移好话题,还把话把儿送到了齐睿嘴边,女孩更生气了。
“凡凡是她们家的宝贝,都掉冰窟窿里去了,万一出个好歹的她妈妈能把我家烧了,我可不敢隐瞒。他哥哥人可好了,小时候上学的时候有男孩子欺负我们都是他保护,你怕他干嘛?”
“呦,你们都在啊……我是不是不该走这扇门?要不我回去重新走一遍?”看到齐睿和洪涛都站在屋门口,大斧子很是诚惶诚恐,腰都弯了,很不好意思的模样,但脚底下纹丝没动,光嘴上抱歉了。
洪涛并没把周家兄妹当回事儿,倒是对卫建华的突然出现有点膈应。如果自己不是已经有了前世的那些回忆,心态平和多了,按照以前的脾气肯定饶不了他,说不定会让费林重新把他再扔到冰窟窿里冻一会儿。
洪涛真是发愁自己的运气,太坏了!找个金月,结果惹上一个卫建华,勉强算个小官二代;被动的让齐睿发了情,结果她身后还牵扯着一个周川。
“这可不好说,她三哥周京是家里最小的男孩,从小就不是好东西,长大了更无法无天,听说一直都在南边搞走私汽车什么的。那个周川是她二哥,岁数比我们大好多,没怎么接触过。他好像也是国外回来的,也从商,具体干什么就不清楚了。她还有个大哥叫周贵http://m•hetushu.com,和凡凡的堂哥欧阳天钺岁数差不多,是个军官,具体在哪儿干什么就不知道了。”
“大哥,周家兄弟欺负凡凡,把她推冰窟窿里去了。你看看,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都发烧了!”洪涛还没说话,齐睿先推开屋门出去了,很有点一家之主的风范。但随后发生的事儿就有点幼稚了,她抱着大斧子的一只胳膊玩了命的晃啊,晃一下说一句,凡凡从慌不择路失足落水瞬间就变成被人谋害了。
一计不成那就再来一计,如果说以前的洪涛比较怕女人往上贴,现在的他已经不怕了,或者说习惯了、看开了。就算张媛媛那么难缠的女人,在他眼里也变成了小孩子,一撅屁股就知道要拉什么屎,这就是经验啊。
“你是个文化人,别整天和一个女土匪似的,你的素质呢?合算素质都是说别人的?”洪涛还真不敢确定齐睿会不会这么干,在这方面她确实像假小子,敢爱敢恨,比很多男人都彪。
“嘻嘻嘻,太好了,你也有怕的时候!那以后我就天天找当官家的孩子来你这里玩,再不从了本姑娘,我就让凡凡她哥把你抓回去给我当压寨夫人!哈哈哈哈哈……”洪涛是真心忧虑,齐睿是真心高兴。她恐怕理解不了一个平民百姓对官员的心情,还在和洪涛瞎逗。
那可是真官二代啊,而且城府很深,自己都看不透。自己就算有一百次重生的http://www•hetushu•com记忆,但也架不住人家一力降十会,就弄你了,没理由,你能咋滴?
“理智!一定要理智!你想啊,除了你这么口味独特的能看着我不错,哪儿有那么多重口味的人啊。我和她就见过一面,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对了,她家是干什么的?她那两个哥哥想租我的房子,还挺不客气,我也没给他们好脸,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我父母不太喜欢他们家,凡凡家也一样,所以我们小时候就不在一起玩,临搬家哪一年她母亲还带着周川来过我家,听我母亲说是来提亲的,想让我和他们家周川交往交往,结果我第二天就回学校了,只见过一面。”
还没等洪涛穿好衣服,院子里突然多出一个鬼头鬼脑的男人,他是从网吧通往小院的门进来的,可能是洪涛忘关了。这都不是关键问题,主要是他的头发,小分头抹了二两油,胳膊下面还夹着一个皮包。洪涛都不用看脸,就知道是谁来了,这么复古的打扮自己只见过一个,欧阳天钺!
他和齐睿说话的时候满满的大哥哥形象,一转脸又变了,中间是怎么变的洪涛居然没看清楚,过渡得太细腻、太平顺了。如果能把门牙换一颗金色的,洪涛以为自己是在拍抗战电影呢。面前这位不是啥强力机关的干部,而是一个见到了皇军的汉奸。
不过这次洪涛没再充当二手医生,他怕欧阳凡凡也和齐睿似的突然犯了精神病,和*图*书这种女孩子很难理解她们的想法。为了保险起见,洪涛去小蜜蜂公司把正在和电脑较劲儿的齐睿叫了回来,让她进屋负责照顾欧阳凡凡,自己帮着打下手。
“说是想在后海边上找个房子开酒吧,正好碰上凡凡在滑冰。她和凡凡是同学,好几年没见,想吓唬吓唬凡凡逗着玩,结果全逗冰窟窿里去了,你也认识她?”
“你是我亲姑奶奶,叫他来干嘛啊!”果然,洪涛一听说大斧子要来,牙都快咬碎了。
“我当然认识她了,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我们是同学。不过别听她瞎说,凡凡最讨厌的人就是她,在那边见了面都不说话,怎么会和她逗着玩?”齐睿和欧阳凡凡是同学,自然和周佩佩也是同学,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周佩佩好像是个敌人。
要说身体的抗造程度,还得说姥爷姥姥那辈人比较厉害。他们的常备药物只有三样,仁丹、清凉油、姜糖水。不管得了啥病,先往太阳穴上抹点清凉油,不管用就再喝点姜糖水,最后就是吃仁丹。这三板斧耍完病基本就好了,再不好估计到了医院也够呛。
“他们周家背景很复杂,我只知道她母亲以前在外交部财务司,小时候和我们住一个大院。我大学没毕业他们就搬走了,好像是他父亲工作调动,全家去了广东。”
“对了,我来的时候给凡凡她哥打电话了,他估计马上就到。”齐睿还嫌洪涛的烦恼不够多,马上又拿出来一个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