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6章 我在调查你

“用不用换鞋?”大斧子好像对装孙子很有兴趣,刚迈进屋半条腿就又缩了回去。
“我工作的地方也有你们同事……”洪涛很想把齐睿也扔进冰窟窿里,不会说话就别说,这下自己在什么单位也保不住密了。
“您别寒碜我了,啥财源滚滚啊,就是个蒙孩子的小买卖,挣不了几盒烟钱。您屋里请,凡凡一直念叨您呢。”人都来了,洪涛肯定不敢说自己还有事儿拍屁股就走,放下衣服接客吧。
洪涛觉得自己不能老躲着这个大斧子了,更不能让他老装孙子,多少也得逼着他露出点本来面目。用什么办法逼呢?齐睿呗,说别人他肯定没啥反应。
“我觉得她们俩不适合做买卖,光有热爱远远不够。但我不反对她们试试自己的能力,这也是认识自己的一个过程。”大斧子好好说话了,洪涛也跟着一起变。他老说别人变脸快,其实他自己变得也不慢,只是手电筒老照别人,看不到自己而已。
“没鞋,我们都光着脚……您要是不怕累着她,就穿鞋进来我也没意见。我家的家务都是她做,别多想,她不是心甘情愿的,而是借了我的高利贷还不起,就用劳和图书动偿还。”
“大哥,我陪着凡凡不会有事儿的。他懂医,如果凡凡需要去医院,他还有车,总比在家里让阿姨照顾强。”凡凡不乐意回家,齐睿也是一个德性,为了让大斧子放心,她还把洪涛抬了出来。
“那就麻烦你了,我这个妹妹有点娇生惯养,如果她不太懂事就给我打电话。我想多陪她一会儿,不会给你添乱吧?我刚才看你像是要出去的样子。”洪涛这么不配合,大斧子也没辙了,拉着洪涛回到客厅,从他那个假冒伪劣金利来皮包里拿出一张名片。
“孟津也没给你少以权谋私,别和我耍贫嘴,回答我问题。”大斧子为了让洪涛死心,又把孟津的名字说了出来。
“你见过这种工作证?”大斧子有点意外,上次他只把工作证拿出来一半儿,马上就塞回去了,这样洪涛还能认出来,就说明很熟悉。
“几盒烟钱……”这次洪涛没说实话,他也不想让齐睿母亲太担心女儿,高利贷啥的只是个玩笑。
“你这算是以权谋私了吧……”洪涛想到了齐睿的母亲可能会背后调查自己,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彻底,连大斧子都动用了,这hetushu.com岂不是要从祖宗八代开始查。听大斧子话里的意思,齐睿妈妈好像还真的对自己有点意思,不是别的意思,而是找女婿的意思。
“你们单位有我的同事?不会吧?你有没有搞错?”大斧子很纳闷,使劲儿想了想,也没想出来一个小破公司怎么会有总参三处的人在。
“……还是你厉害,她在家除了乐器和餐具,基本不动手拿东西。”大斧子终于不装了,很诧异的看了看齐睿,发现这位小妹妹没有否认的意思,又看了看洪涛,然后伸出一根大拇指,严重肯定了洪涛的能力。
“哥,你可来了,他们欺负我,周佩佩还有她两个哥哥!”大斧子长得像个奸商,但声音挺正常,屋里的凡凡估计是听见了,说话都带着哭腔。
“这点我们俩的想法相同,凡凡和睿睿在国外待的时间有点长,很多想法已经脱离我们的生活环境了,必须让她们多接触社会,慢慢才能改变。我要说的不是她们俩,而是你。春节前我又调查了你一遍,这次更仔细,然后就对你更不放心了。”
“你知道我的单位?”洪涛本来想拿根烟给他,可是这句话一出,拿烟的手和图书立刻停在半路。太尼玛可恨了,他居然查过自己,否则怎么会知道自己单位的?欧阳凡凡和齐睿从来没问过这种问题,问了自己也是直接忽略。
“你的社会关系太复杂。这不应该是你这个岁数接触的层面,而且不光国内,你在国外还有未婚妻、还有经常联系的朋友对吧?他们正在办理移民手续。还有你那两个合伙人,她们的社会关系也够乱的。”
一说起正经事儿,大斧子立马就把斧子刃露了出来,呼啸着劈向洪涛,丝毫不带留情的,也不再修饰用词了,说的非常直白。
“这些可不是我自己想调查的,我是受了长辈的委托才不得不查你。不过让我奇怪的是,齐睿的妈妈为什么对你这么感兴趣,按说最难接触的就是我这位阿姨了,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让她对你另眼相看的吗?”
“本来我不该和你说这些,但今天你救了凡凡,我就和你多说点。第一次来这里之后我就调查过你,结果让我不太放心,你的历史可不太好听。凡凡很单纯,她父母工作又忙,没太多时间陪她,我这个当哥哥的自然得多关心。她和齐睿开的沙龙家里并不知道,我还得帮她瞒http://www•hetushu•com着,所以更要负责,这点我相信你能理解。”这时候的大斧子又换了一张面孔,和他年龄、身份相近的面孔,说起话来很正经。
“我带你回家吧,让阿姨照顾你,老在这里麻烦洪先生不合适。”听完了欧阳凡凡的叙述,大斧子没有其它问题了,只是觉得自己妹妹躺在别人家里不太好,还是一个男人的卧室。
“哥的人马已经派出去了,抓到人就把他们塞冰窟窿里泡一宿。我摸摸……哦,还不太严重。和哥说说,那两个小子干嘛要欺负你?我听听还有没有别的罪行了,说清楚一起算,这次不能饶了他们!”
“他是要出去躲你,你上次来把他吓到了。”齐睿也跟了出来,不等洪涛编瞎话,直接说出了实情。
欧阳凡凡说得比齐睿还恐怖,就好像周佩佩兄妹是从前年开始谋划专门来害她一样,卫建华被描述成了雇佣杀手,她自己和老三比试滑冰技巧的情节一个字儿都没提。
“睿睿,你去陪着凡凡,我和洪先生聊聊男人的话题。”大斧子并没有说漏嘴之后的尴尬,先把齐睿打发回了卧室,然后还不放心,拉着洪涛出了屋走到了院子里。这次是他拿出烟请和图书洪涛抽,还真别说,他不光做派、打扮像个奸商,抽的烟都很符合身份,阿诗玛,白盒最便宜那种。
“她借了你多少钱?这招儿我有机会也想试试。”齐睿的威胁大斧子没放在心上,但他有点信了,因为齐睿不太会说谎,一说脸上就挂像儿。
“那洪先生……”大斧子就是不放心洪涛,转过头盯着洪涛,希望能找出合理的理由让凡凡死心。
欧阳凡凡一哭,大斧子也不和洪涛装孙子了,三步并作两步,穿着鞋就跑进了卧室,又是摸脑门又是揉脑袋,和哄几岁小孩一样。
“不许和我妈说借钱的事儿,我妈如果知道了我就天天欺负凡凡!”洪涛说的是事实,齐睿也没法反驳。她现在不光做家务,还得兼职采购,隔几天就去买菜,洪涛还不给菜钱。
“我不!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这里有睿睿陪着我,晚上我们俩一起睡!”欧阳凡凡一听说要回家,立马把嘴撅了起来,身体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半张脸。
“我去另外一个院子里住,家里的钥匙都在她手里,我没有备用的!”洪涛有点过于紧张了,生怕大斧子认为自己对他妹妹有什么想法,赶紧又把齐睿推到了前面当挡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