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8章 防御手段

电话另一头的张媛媛有点愣神,今天的洪涛让她有点害怕。以前她总是抱怨洪涛太随性、太赖皮赖脸、太懒、不爱干正经事儿、整天没头苍蝇一样瞎玩。总盼着他能有一天可以冲锋在前,变成她心目中的大老爷们,就像以前带着小混子们上街打架时一样。
“先别问为什么,下面是第二件事儿,你需要记录。去查查克星公司的股东与经营情况,越详细越好。这家公司里应该有个叫周川的股东,也没准他是用其它公司的名义入股的,去把他查出来。”
“以后减少我们之间的联络,你家我也不能再去了,可能有人在盯着我。这样,你还记得喜儿家吗?对,就是打猎的地方。什么?你真把喜儿弄到城里来了?在保安公司上班……呵呵呵,好,等她结婚的时候我送她一份大礼,这是积德的好事儿,你办的不错。”
按照刚才大斧子描述的周川,洪涛觉得克星公司里能给李兵行贿、能说动李兵冒这种风险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周川。现在只需要江竹意证实克星公司确实有周川的股份,还是大股东,他们俩就都没跑了。
从大斧子刚才的话里听,江竹意这条线他还暂时没发现,那就赶紧把漏洞堵上吧,最好能永远不让他发现,否则麻烦更大。至于说这些反侦察手段管用不管用,能不能对抗大斧子那种国家强力机关的侦查手段,洪涛觉得还是靠谱的。
“喂,帮我办件事hetushu.com儿。这几天你先把手头的事儿放放,去各区文委跑跑,连主任带科长、队长一起请出来,还去九华山庄吧。别光素菜,上荤菜,越荤越好,从外地找小姐,不怕贵,最好有录音和照片。”
周家兄弟的事就比较被动了,现在他们是发起进攻的一方,自己只能防御还没法反击。不过几辈子的记忆这时候就是好东西了,洪涛不认识周川,但知道克星公司,这家公司的杀毒软件自己还用过。
这种挣钱方式还丝毫不会引人瞩目,毕竟网吧行业是个偏门,没有大规模资本会进入这个领域。自己和江竹意联手,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场上下黑脚、场边吹黑哨,要是还竞争不过其他人,那干脆死了算了,还活个什么劲儿啊。
“喂,现在说话方便吗?好,两件事儿。第一,找一个和咱俩都不太相干的人,关系越远越好,用假身份去买两部手机和两张新卡,以后咱俩有事儿用新手机联络,只能咱俩联系用,别的号码一概不能拨打,包括一切座机。”
而且市局网监处突然换了一位处长、好几位科长,要非说没出事儿,这不是骗傻子呢嘛。稍微在公安系统里有几个熟人,就能问出个究竟。
但不大肆报道不意味着就没人知道,像洪涛这样的网吧从业者与网监处的关系都不太生疏,私下里还是听到了很多有关这方面的传闻。
有了这些钱,m•hetushu•com洪涛觉得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就足够混吃等死的了,扩大规模到全国范围?把网吧业发扬光大?别扯淡了,这个行业注定是个短命鬼,活着的时候还不被政府待见。发展个屁啊,闷头发几年大财,趁着还没走下坡路,忽悠几个大脑袋高价转手一卖,拿着钱回家该干嘛干嘛去吧,操那么多心呢。
“那就不去喜儿家了,免得给他们招祸事儿。你用假身份去租个房子当我们见面的地方……别废话,你搞个假身份还用我教你?好了,新手机买来之前咱俩就不联系了,下周我去你单位汇报工作,顺便把新手机拿回来。”洪涛没直接回小院,而是往银锭桥方向走了几十米,这里有个小卖部,用公用电话给江竹意的单位座机打了过去。
“犯规?你别和我挑事儿啊,再敢多说晚上回来我走你旱路!我说犯规才算犯规,我说不算就不算!挂了,我还有别的安排。”给江竹意打完电话,洪涛并没离开小卖部,又拨通了张媛媛的座机,拨了好几次才在七号店找到她,又是一通没头没脑的命令,还不许多问。
然后还把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抓起来关了很久,从而铲除了一个潜在的对手。因为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以前就是克星公司的研发主管,手里掌握着克星杀毒软件的全部数据,严重威胁到了克星公司上市圈钱的计划。
敢招惹一个重生了几辈子、当过皇帝、杀过成千m.hetushu.com上万人、连老美都敢忽悠的主儿,那就别怪我心狠,这次让你看看马王爷到底长几只眼!
自己虽然没接触过国内的情报机构,但是某辈子在美国可是接触过列文那种私人情报机构,他们的侦查手段大概也略知一二。个人情况隐藏不住,但社会关系还是可以瞒住的,想盯自己的梢更是没门。
但这不碍事,洪涛之所以让江竹意先不要和李兵正面冲突,还把杀毒软件审批那一块肥肉让了出去,就是想让李兵继续走以前的老路。惯性这个东西应该不太容易被完全消除掉,只要条件合适它还会沿着老路继续走下去。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谁也捂不住盖子了,网监处的处长听到风声之后,直接携款外逃到了南非,但是不久就被抓了回来。
这个案子并没大肆报道,一位执法者拿了商人几千万贿赂,然后帮着商人迫害其他竞争对手,说出去太难听、太敏感、太负面了。
可是这一连串打击并没让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彻底心灰意冷,他出狱之后就四处奔走告状,结果还真摸到了门路,在有心人的帮助下,把这件事儿捅到了公安部高层。结果一查果然是冤案,不光是冤,还牵扯到市局网监处处长的违法栽赃陷害。
只要李兵敢向那家公司出手,江竹意就不会不知道。只要知道了就好办,别人不好找到其中的猫腻,江竹意有工作之便,到时候强行介入,分分钟能把这件事儿捅破天和-图-书。到时候都不用那些有心人帮忙了,李兵直接就得锒铛入狱,最轻也得扒了这身皮,然后江竹意就是毫无疑问的网监处处长,一个竞争对手都不会有。
这位处长叫什么呢?巧了,他也叫李兵。洪涛不敢百分百肯定那个李兵就是现在和江竹意争着上位的李兵,但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只不过由于江竹意的突然出现,这个时空的市局网监处发生了点改变,李兵不是处长而是副处长。
等她坐上了网监处处长的位置,张媛媛的连锁网吧执照、小蜜蜂公司的网吧管理系统就到了高速发展的时间段,不敢说垄断全京城的网吧行业吧,当老大是一点问题都不会有。小钱钱自然会源源不断流入自己的腰包,几千万上亿很容易。
倒不是他们没子女,四个儿子两个闺女,可惜没一个愿意赡养老人的。辛辛苦苦把一大堆孩子拉扯大,还给他们都成了家,结果愣是混成无儿无女。洪涛每次看到这两位老人心里都酸,然后看到小孩就想过去一脚踢死,丝毫觉不出有什么可爱的地方,全是尼玛害人精。
这家小卖部是老夫妻两个开的,都是七十多的人了,没有退休费、没有医疗保险,起早贪黑的经营着小店,挣点钱刚刚够买药吃饭的。
“忙完了他们再请工商和税务的人,还是这一套。别问干什么,按照我说的办,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让丽丽也带一拨人,你们俩分头请。”
“大妈,电话钱放m•hetushu•com这儿了啊。”挂了电话之后洪涛掏出一张五块钱的票子压在电话下面,冲屋里喊了一声。
“嗯,他可能要找我麻烦,不过没事,我先应付着,能不动用你就不动用。但你多留意留意他和你们那位李副处长的联系,这两个人很可能是一伙儿的,李兵来网监处估计就有周川的原因。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呢,搞明白了我再和你讲。”
不仅仅是知道,这家公司曾经卷入了一个非常轰动的大案子,案件牵扯到了市局网监处的处长和两位科长,还有克星公司里的好几位副总。具体细节当年也听网监处的人私下说过,这位处长伙同克星公司里的高层,用栽赃陷害的方式,把另外一家竞争公司的杀毒软件搞成了违法散布病毒的源头。
啥叫胡同串子?只要在四九城里,洪涛绝对有把握甩掉任何盯梢的人,还让你觉察不出来,如果真有的话。大斧子到底对自己采用了什么侦查手段,洪涛觉得应该不会太全面,他毕竟是私下调查,不太可能动用太多国家资源。
可现在洪涛突然就变成那样了,都敢豪不商量的给自己下命令了,但她又不安和害怕了起来。具体怕什么也说不清,反正就是觉得现在的洪涛和以前不一样了,像是两个人。
原本的计划里并没有周川,只是为了对付李兵,现在好了,搂草打兔子一起来吧。我不管你后台是谁、家族多大,只要摊上这件连中央都拍了桌子的案子,谁也别想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