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10章 该来的躲不了

“回来正好,也让老外见识见识咱们中国人的战斗力,这是为国争光,是为国而战,一定不许敷衍,咱俩共勉吧!”洪涛一边说着废话一边抬起身体把睡裤往下褪了褪,再抱着女人的腰猛的往下一送。张媛媛再有什么问题也说不出来了,唯一能发出的声音就是不连贯的哼哼。
“装什么大尾巴鹰!你的人道在对面院子里呢,半夜还少去了?”洪涛对保罗的抗议嗤之以鼻,一把搂过张媛媛,当着孙丽丽和保罗的面就把手从女人衣摆下伸了进去,像是在示威,又像是在宣布什么。张媛媛只是象征性的扭了扭身体,然后就屈服了,还用勺子给洪涛喂了一口豆腐脑。
“你说不服软那就不服软,大不了京城不待了,和我回家乡当富翁去。那里可比京城好混多了,咱们可以找几块连着的宅基地,然后盖个比现在大十倍的院子,都住在里面。你不是喜欢钓鱼嘛,我们县城后面就有一条江,鱼可多了,我天天陪你去钓鱼!”
而且不光是精神支持和后路,吃完了晚饭没多久张媛媛就穿着一件大衣钻了回来。进屋之后把大衣一掀,里面只有一套小得不能再小、薄的不能再www.hetushu.com薄、除了蕾丝就是镂空的内衣,这是要对洪涛进行身体上的安慰和鼓励。
差不多上午十点左右,楼梯间里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引起了洪涛的注意。这脚步声和往常的都不太一样,格外沉重、缓慢,就好像有人扛着一台电冰箱下楼,还是双开门的。洪涛坐在最靠吧台的一号机位上,离大门算是最远的,也听得清清楚楚。
“呼……呼……知道不许经营非网络游戏的规定了嘛?我看你这儿有不少违规的吧!”大胖子既没握洪涛的手,也没先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平复平复因为下一层楼梯而造成的剧烈起伏,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真是轻伤不下火线啊,就这身子骨,躺着都得算加班,负担太重啊。
“你们都别动……”不光是洪涛第一时间看清楚了来人的具体情况,费林也被惊动了,早早就抬着头望向门口。一看到是穿制服的,他立刻就要起身往衣架方向走。
这位的身材已经无法形容了,在门里看到肚子的时候你得等五秒钟,然后才能看到他的脸。这张脸已经分不清男女了,所有特征都被一样东和_图_书西所填充,那就是肉。有他在,旁边的三个人基本可以忽略,任你长得多标志,也无法从他身上夺走别人的注视。
这么多时间陪上了,这么多钱花出去了,洪涛如果不说出个一二三来,两个女人就要宣布起义,罢免洪涛这个一家之主,重新夺权,把洪涛踩在脚下。
最先到来的不是周家兄弟的报复,而是张媛媛的不依不饶。她和孙丽丽忙活了一下午,天擦黑了才回来,先告诉洪涛已经完成了他安排下来的所有任务,之后的两周时间里会像走马灯似的不停请客。
只要有分店的区,工商、税务、文委的负责人都会挨个请到九华山庄去休闲度假一天,好吃好喝招待着,各种休闲项目随便玩。晚上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佳丽相陪,临走还会一人塞上一张金额为1888的超市购物卡。
周家兄弟还真争气,没让洪涛等太久,三月刚过他们的招数就来了,第一招叫做敲山震虎。
“有人要抢咱的房子,我总不能拱手送上吧?官面上的事儿你们来解决,其它的手段我来应付。现在你们乐意不乐意也没用了,咱们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谁也别想单独蹦跶。我的麻烦就和图书是你们的麻烦,你们的麻烦就是我的麻烦!”洪涛把碰见周家兄弟和卫建华的事儿大概说了说,但是没提大斧子,他不想吓唬这两个非常忌惮政府强力部门的女人。
“废话,我爹妈的坟就在院子里,总不能也一起卖了吧?有人要刨你们俩家的祖坟,你们俩也同意啊?”为什么变了性子,洪涛没法和张媛媛解释,但瞎话早就编好了,听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太合理了。
“这次你不想息事宁人了?”张媛媛听完之后就知道洪涛要怎么应对,但她还是觉得不太对劲儿,这不是洪涛的一贯风格啊。以前他碰上官面上的事情都是忍让有加,宁可当缩头乌龟也不愿意硬顶的,为啥这一次突然变了性子呢。
“不吃就不吃,来,你喂我吃!我也不能光占你便宜,上面你喂我,下面我喂你!”屋里就剩自己和张媛媛两个人了,洪涛觉得此情此景比较适合晨练,干脆把张媛媛从椅子上抱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
“奸夫淫妇,不吃了,太恶心!”孙丽丽让洪涛说破了隐私,再看到闺蜜这幅没出息的德性,又羞又恼,把半个包子往洪涛碗里一扔,气哼哼的走了。
“您好http://www.hetushu•com您好,我是这儿的经理,欢迎领导检查我们的工作。”洪涛按住费林,自己起身迎了上去,不是走着,得小跑,一边跑一边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还得伸出双手,不管人家打算不打算握,姿态要摆足,一丝一毫不欢迎的意思都不能有。
一直以来她都是作为洪涛的秘密情人,就算没有金月在家她也处处留意不想让这种关系表现得太明显。但自从昨晚洪涛不让自己捂着嘴,可以尽情吟叫之后,她觉得这个小院已经不是别人家了,而是她自己的家。这个男人也不再是随时可以离开自己的情人,他真的属于自己,哪怕还是不能去领证。
当脚步声消失时,几个穿着暗蓝色制服的人影也出现在了门口,洪涛看明白了,工商局的制服。至于说脚步声为什么那么沉重,不是他们来给自己送冰箱,而是有个大胖子。
洪涛当然也不能怂,这几天压力有点大,一个知心懂情的成熟女人正好是宣泄压力的缺口。于是这半宿小院里时不时就会传来各种诡异的叫声。只是声音好像有点大,第二天早饭的时候保罗就提出了抗议,他说这叫精神折磨,很不人道。
“你犯了一个错误,有些事hetushu.com儿只能做不能说,比如我和丽丽;有些事儿只能说不能做,比如你们俩现在的样子。”孙丽丽被气走了,保罗的早饭也省了,赶紧拿起衣服往外追。但出门之前他还得和洪涛显摆显摆对中国文化的深刻理解,这些玩意都是在他住进小院之后由洪涛洪老师传授的,现在他又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张媛媛也觉得洪涛的理由很靠谱,她更喜欢现在这样的洪涛,为了家人可以不怕一切,哪怕是当官的。为了给洪涛打气,她比孙丽丽给出的纯精神支持也给力多了,直接扔出一颗定心丸,把后路都设计好了。
“讨厌,你就不怕他们俩突然回来!”张媛媛嘴上说害怕,可手却已经伸进了洪涛的睡衣里,一双眼睛里全是水汪汪的,很享受这种正大光明亲热的举动。
这一天洪涛照旧在网吧里用联众和别人下军旗,现在孙丽丽没时间玩了,齐睿和费林他们迷上了石器时代,也不和自己玩,没有了双人作弊模式,洪涛想赢几盘可真难啊。
“对,凭什么老退缩啊,和他们干,我也受够了!”听了洪涛的理由,孙丽丽第一个站出来表示精神上的支持,她比洪涛当缩头乌龟的次数还多,所以更痛恨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