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19章 我能骂,但你不成

“我又说错了?”保罗还想找个支持者,可是看了看张媛媛和欧阳凡凡,得到的也是鄙视,不得不来求教洪老师,为什么大家都反对他。
“都怪你哥!该帮忙的时候他没人影,还在一边说风凉话!”齐睿一时间成了孤家寡人,连闺蜜都反对自己,觉得很气愤,冲着凡凡嚷了起来。
“这也太不公平了,凭什么打了人还能没事儿,还有没有王法啦!不成,我给我妈打电话去,她到底帮没帮忙啊!”洪涛刚在饭桌上把事情结果汇报完,齐睿就窜了起来,准备去质问她的母亲。
除了古欣之外,后座上还坐着一个彪形大汉,唐晶也跟着来了。估计是张媛媛不放心自己,特意派他来当保镖的。这时候洪涛又觉得张媛媛不那么理智了,都进派出所了,别说一个唐晶,就算来十个,他还敢冲进去救自己啊?全是白搭。
“您这不是摊派嘛……得得得,一台就一台,您赶紧去,我也没吃晚饭呢。”这就叫小流氓碰上了大流氓,都不是啥好东西,也就谁也别想占谁便宜。看了一眼手表,都下午五点了,洪涛也懒得因为一台电脑多耽误功夫。捐了就捐了吧,正好自己家里那台电脑也该升级了,索性就捐给派出所,再买台好的。
“那成,一会儿回去我给你五百块钱,让我敲十下!对了,人家外面买东西都买十送一,那就十一下吧。古欣,你给我作证啊,开车,先去医院看看老费。”http://www.hetushu.com
“很抱歉,我现在也得说闭嘴了。这个问题我们有时间再私下讨论吧,现在先吃饭!”洪涛不能再让保罗说下去了,他自称是个中国通,其实除了上街会用中文侃价、挤地铁不排队、在单位里知道怎么偷奸耍滑、搞厚黑学之外,他是屁也没通。
当唐晶看到洪涛手里拿着的那张和解协议副本之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觉得自己真傻啊,以前也没少挨板砖、挨刀子,顶多赔一二百块钱,有时候打输了一分钱都落不下,还得自己掏钱看病。
“嗨,怎么说话呢,这事儿和凡凡有什么关系,你要疯啊!凡凡,别理她,吃饭。”洪涛本来不想去指责谁,这事儿其实和她们俩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齐睿有点太过分了,他不得不出面镇压齐睿,免得凡凡老受欺负。
“就是,你闭嘴!”齐睿又活过来了,她的性格也不知道随了谁,喜怒哀乐没准谱。
“唉,费林这一砖头挨得冤啊,您不信让费林给他们哥俩谁一砖头,看看五万块钱能了事不?合算就因为没有个好爹,连儿子的脑袋都不值钱了!”管所长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再不依不饶就等于也是在和派出所作对,形式逼人啊,容不得洪涛不答应。
管所长这一天也没光在所里待着,还特意跑了趟医院,亲自和费林谈了谈。虽然那个混小子啥也没说,但有些东西hetushu•com还是瞒不过他这种老公安的眼睛。洪涛这么说就是想往死里讹人,他不想让事情走到哪一步,因为对所里、对分局、对洪涛都没好处。
“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和我回德国吧,在我的国家至少不会有人打了你而不用负责。”保罗是个局外人,他不清楚整件事儿的内幕,只能看到表象。
“睿睿,这个结果已经不错了,还得谢谢你妈。估计要是没有她帮忙,事情也不会这么快解决,被周家倒打一耙也说不定呢。”张媛媛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甚至都超出了她的预期,可是她也没法让齐睿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古欣自打洪涛提出这个怪异的问题之后,就一直试图在倒车镜里做鬼脸示意唐晶别吱声了,可是唐晶没看见,结果眼瞧着掉进了坑里。
“轻轻打?那给十块……不,五十块!”唐晶转着眼珠努力想弄明白洪涛这么问的原因,可惜没想出来,最终给出一个他认为左右都不会吃亏的价格。
“受害个屁!他受过的伤这次应该是最轻的,别看装的挺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咱们痛快点,我就违规给你透个底,上限别超过五万,估计就差不多了,你要是狮子大开口,谈崩了还得出变故。我听他们的意思是家里不想把事儿搞大,这兄弟俩不想息事宁人,你就顺坡下驴比较合适。”
“我他妈欠你的啊!要不你分我一半赔偿?”管所自然也不想去当这个中间人,图什和图书么啊。
“那你说用棍子轻轻打一下该赔多少钱合适?”洪涛很想下车先摔唐晶一顿出出气,可这里是派出所门口,不好下手。
“那你就想办法给你儿子当个好爹,这辈子是没希望了,你总不能天天埋怨你爹吧?”洪涛的感叹其实也是大部分人的感叹,包括胡片警和管所长。可是他们能说啥呢?说了管用吗?
可是费林这一板砖居然能换来这么多钱,原因在哪儿?他觉得想明白了,是跟错了人!跟着费林就是白挨揍,跟着洪涛就是挨揍致富!
“你闭嘴!”可惜他的合理建议没获得孙丽丽的赞许,反倒挨了一个白眼。
“我是没希望了,您要是再玩命蹦跶蹦跶,说不定将来我小表弟勉强也能横行乡里。加油吧我的管叔,我看好您!这事儿就按照您说的办,协议您来写,价格您来谈,我全权委托了。千万别让我去和他们哥俩谈,万一忍不住在您所里我再失手伤了人咱们大家就都麻烦了,谈好了我马上签字按手印。”事情没达到自己的预期效果,洪涛心情不太愉快,也没兴趣去和周家兄弟因为几万块钱磨嘴皮了。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洪涛终于走出了派出所大门,一眼就看到自己的车停在外面,开车的不是张媛媛也不是孙丽丽,而是古欣。还是她们俩心智成熟,严格遵守了自己的命令,不许和这件事儿沾边。
面对赖皮赖脸的洪涛,管所长还真没啥好办法。但所长就是所长,能和*图*书伸能缩,眼看逃不掉这个苦差了,还得借机和洪涛讨价还价。
“快快快,凡凡,把她拉回来。”洪涛都懒得和齐睿解释了,也解释不清。
“唉,那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张媛媛没说什么,孙丽丽有点抱怨。这也不怪她,千日防贼确实很难。
“我……我哥也是这么说的……”这次连欧阳凡凡都站到了齐睿的对立面,小声的说出了大斧子的预判。
“你就应该去夜店干几个月,然后就明白了。”孙丽丽倒是有办法让齐睿明白,可惜她的办法没有可行性。
“那成吧,我同意和解,可是赔偿金额还得我和费林商量一下,毕竟他才是受害者。”衡量来衡量去,洪涛还是决定听管所一句劝,见好就收吧。
与其到了检察院或者法院让周京屁事儿没有,还不如趁着现在他们摸不清自己实力的时候捞些好处,也能给他们有效的警告,算是大部分达到了自己的初衷。做人要知足,有多大饭量叫多少菜,否则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我操!一板砖五万块,他这脑袋这么值钱啊?洪哥,以后要是还有这种活儿叫我去吧,我比老费能抗多了,还是找个价儿,拍两下都成!”
“……这样吧,现在所里正在搞无纸化办公呢,电脑设备都是重点单位赞助的,你好歹也是老板了,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啊?我也不多要,认捐一台电脑,反正你哪儿就这玩意多。不许用破烂给我凑合,必须是能用的!”
“这和_图_书钱可不是我的,您要是好意思拿,就去医院找费林商量商量,说不定他能都给您呢。”洪涛又开始玩滚刀肉那一套了,现在最着急的不是自己,也不是周家兄弟,而是管所长。这件事儿不解决,他脑袋上就时刻悬着一颗大地雷,估计分局领导也正等着他汇报呢。
“……哼!”什么叫一物降一物?金月和洪涛就是、洪涛和江竹意也是、现在轮到洪涛和齐睿了。这个性格直爽、见不得一点不合理的姑娘让洪涛瞪着眼一喊立马老实了,只敢拿着勺子和米饭较劲儿,不再多说半个字。
“我们的国家只有我们可以骂,你不能,除非你入我们的国籍,懂了吧?”洪涛对保罗可算是倾囊相授了,凡是他不懂的地方,只要自己明白,就会给他一个解释,但不保证正确。
“这件事儿暂时会平静一段时间,不过周家兄弟是不会罢手的,你们俩多留点心,一旦店里出现了什么异常情况赶紧通知我。虽然说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咱们的具体关系,但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制服了齐睿,洪涛开始给张媛媛和孙丽丽打预防针。
“我没有诋毁你们的国家,我只是说政府的法律还有明显的漏洞……”保罗听明白洪涛的意思了,他觉得这和他的提议并没冲突,还打算解释解释。
最终唐晶这顿揍也没挨上,钱当然也没挣到了,不是洪涛发善心免了他的刑罚,而是刚到家就被四个女人外加一个大胡子拉近了院子,根本就没顾得上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