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21章 我会盯着你!

“……那你亲我一下!”不管心里有多不乐意,让洪涛这么当着面一夸,齐睿立马就没怨气了,同时也认可了洪涛的评价。没错啊,干嘛不去呢!
“张姐,你不是要给他买衣服嘛,他人不去怎么买?”齐睿自然也要跟着去凑热闹,没有一个女人是不喜欢逛商场的。但她对洪涛不去有点失望,那样的话自己试穿多好看的衣服他都看不见,白白浪费了好身材。可是她又说不动洪涛,于是就开始给张媛媛进谗言。
“是白女士让你来问的?”洪涛还是没直接回答,反问了一句。
“那好办,你会不会做饭?中午她们都不回来,要不咱俩凑合凑合?”采用这种方式被大斧子知道自己的社会关系对洪涛而言是最佳方式,至少他不再会怀疑自己和江竹意了。有时候越想蒙人越要让对方适当了解自己,误解比蒙人还有效。
“你家有没有猪肉?我去买点黄酱和面条。”对于洪涛的邀请大斧子也没推辞,还点了菜。
“我爸从小就告诫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所以我做的每件事儿都可以让别人知道。人正不怕影子歪,别人怎么想我并不是特别在意。”可惜这一套对洪涛也没用,他从上中学开始就见识过很多次了,别说没有证据的诈唬,就算你把证据拿出来,也会百般抵赖的。
“您是不是还养着外宅呢,不至于这么节省吧?就算是打杂的也应该比普通工人工资高,hetushu•com福利也低不了,对吧?”洪涛倒是不介意烟的好坏,黑棍他都能抽。不过借着烟的问题,他可以挤兑挤兑大斧子。反正也躲不开了,没必要战战兢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嘴上的便宜也是便宜。
“你今天来不光是打前站的吧?”耳边没了吧唧嘴的声音洪涛舒服多了,然后好奇心又来了。
“你张姐是逗你玩呢,去买件好看的衣服回来气死她!你这身材就算披个窗帘也比别人漂亮。她就是怕你比过她所以才故意气你,让你自己不去,你傻啊?”齐睿不去逛商场必然要缠着自己,洪涛坚决不乐意。他今天上午要去和江竹意幽会,肯定不能带她去,所以还得把她甩给张媛媛带着。
“我可没你洪常青的本事,身边全是女孩子,连我妹妹都玩了命的帮你说好话。周家的事儿解决完啦?真看不出来你还藏着那么多人脉和手段,市局一处和网监处的处长都帮你站脚助威。看来我得好好了解了解你了,万一哪天你真成了我妹夫,我得替我妹妹把把关。”现在大斧子对洪涛的态度也有了变化,不再像糊弄小孩一样瞎糊弄了。
“电视里说是撞上的估计就是撞的,我一个打杂的哪儿知道这么机密的事儿呢。如果白姨真要招你当女婿,你会不会同意?”大斧子很轻巧的跳过了洪涛挖的小坑,回过头来开始给洪涛挖坑,手法很熟练。
让洪涛有hetushu.com点吃惊的是,大斧子的炸酱技术堪称精湛,甚至比自己舅妈炸的还好吃,都不用吃,只要闻一闻就知道不俗。现在洪涛有点相信他是打杂的了,要不就是特别好吃的那种人,否则以他的工作和脾气秉性,不太可能喜好厨艺。
“厉害吧?我这是独门绝技,结合了东南西北各种口味,一般人都吃不上。”看到洪涛脸上诧异的表情,大斧子很满意,自顾自先吃了起来。
“……你可真烦人,我门口吃去成了吧!”连续被洪涛指责,大斧子也烦了,端着他的碗出了屋门,直接蹲在台阶上吃了起来,一点看不出不习惯,好像他本来就该是这个姿势。
这不是因为来的人是齐睿的父母,而是因为来的人是当官的,她要给洪涛撑撑面子。现在她就是小院的主妇了,洪涛的面子就是她的,必须撑足。
当然了,洪涛也没刷碗,今天的卫生都不用他打扫。从早上开始,四名张媛媛叫来的服务员就拿着抹布、吸尘器、墩布在小院里肆虐开了,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就连洪涛父母的墓碑都给清洗了一遍。从她们的技术手法上看,立刻就能见到孙丽丽的影子。
“我去机场,但愿不会堵车……”听到洪涛的抱怨,大斧子脚步更快了,看来他也不喜欢刷碗。
“我说你能不能坐好了吃饭,怎么一条腿还踩在椅子上!”这时洪涛又发现一个不能忍的事儿,大斧子的坐和-图-书姿也很有特色。
“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清楚,也知道你不会告诉我,但还是想来试试能不能知道答案。”大斧子吃饭吧唧嘴不假,但吃饭的速度却很得洪涛赏识,一个字儿,快!两个人几乎前后脚干光了盆里的面条,吃的时间还没煮面的时间长。
“他去不去都没事儿,我熟悉他身上每个地方的尺寸,就和我自己的身体一样……”敢和张媛媛抢男人?这个难度是有点大。她平时是不乐意在这方面多废话,还得刻意淡化她和洪涛的关系,生怕给洪涛添麻烦。但现在洪涛都不怕了,她就更不怕了。她要是真想说这些气人的话,孙丽丽的嘴也跟不上。
“你还忙得过来吗?”刚带着一脸笑容把四个女人送走,身后的声音就让洪涛脸上的笑容都没了。
“我不找凡凡,是特意来找你的,睿睿父母来之前我先过来看看。看样子你不太欢迎我,别担心,我只管接送,不会在你家蹭饭吃的。听凡凡说你家的饭菜还不错,小丫头这几个月都吃胖了。”大斧子的脸皮比洪涛还厚,递过来的烟变成了金桥,还不如红塔山呢。
“这你就得去问白阿姨了,她们怎么想我哪儿知道啊。你说南边发生了大事儿,是撞飞机吧?你说是故意撞的还是意外呢?会不会是被美国鬼子打下来的?”洪涛就知道大斧子来者不善,我让你问,我专门问你不能回答的问题,让你自己换话题。
“看和_图_书来你是打算不见棺材不掉泪了!等着吧,早晚你得来求着我哭诉。”大斧子算是看出来了,从洪涛这里他什么也诈不出来,那就别聊了。
“不是!你现在的态度决定着我的调查深度。如果你能对我坦诚点,我就可以帮你掩饰一些不太愿意被外人知道的事情。”大斧子知道洪涛要说什么,对于这个浑身都是油的小子他也有点头疼,好好说话忽悠不住,必须上手段。
“说说看……”既然知道自己不会说那就不该来问,洪涛心里嘀咕着,嘴上没敢说,大斧子到底是什么脾气自己还没搞清楚,玩笑不能开太深。
“嗨,说走就走了啊,碗还没刷呢!”看到大斧子要走,洪涛还挺留恋。他是诈不出自己什么,但自己还没诈他呢。
“你能不能不吧唧嘴?真该让凡凡和齐睿来看看你吃饭的德性,看她们以后还有脸说我素质低。”炸酱是挺香,可洪涛的食欲不怎么强烈,不是炸酱面不好吃,而是大斧子吃饭吧唧嘴,听着就恶心。
“嘿嘿嘿……我很早就去当兵,小时候受到的熏陶全忘了。你就别像她们那样讲究了,凑合凑合吧,让我舒服舒服。”大斧子的脸皮真是厚,丝毫不觉得羞耻,咔嚓咬了半瓣蒜,嘴吧唧的更响了。
“……那我也不去了!”齐睿瞬间就被打击得头昏脑涨,这话没法接啊,反击都找不到素材。因为张媛媛说的是事实,只是听在自己耳朵里太打击自信心了。
和_图_书我同意不同意其实不是关键,齐睿的态度才重要。你认为她会在婚姻问题上听从父母的安排?再说了,白女士好像也不是喜欢给儿女安排未来的家长吧。”洪涛既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这种话不该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免得让别人恶意传播到齐睿耳朵里,那样就被动了。
“你别和我绕圈子,我就问你自己乐意不乐意。”大斧子有点急了,饶了半天洪涛一句有用的话都没说,这让他觉得很失败。
“瞎忙,能者多劳嘛。您起这么早是来找凡凡的?她刚上车,要不我打电话喊她回来?”不用回头,洪涛也知道是谁站在自己身后吓唬人玩,大斧子又来了。
“得,就这么办!你去买东西,我回家先把肉化上,再切点黄瓜丝和青蒜。”炸酱面,洪涛觉得不错。别看这种食物简单,可越是简单的食物就越考验厨艺,酱炸的好吃不好吃就是全部关键。
“齐睿的父母为什么专程回国来你家?按说南边发生了大事儿他们应该很紧张才对,不该在这个时候离开岗位回来看望女儿。齐睿也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儿,干嘛非选择这个时间回来呢?”吃面条还能塞牙,大斧子真是很没德性,剔牙也出声儿。
第二天一大早,张媛媛连跑步都停了,先是打电话从各店抽人回来给小院打扫卫生,然后拉着孙丽丽梳洗打扮,准备杀向商场采购衣服首饰,顺便再买点高档食材回来,要做出一桌子丰盛的晚餐招待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