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49章 激将法

“不就是有点脏嘛,出污泥而不染,我还怕这点土?”自己怎么变成活鬼了?不成,得照照。还真是,脸上不知道啥时候弄得黑一道白一道的。再看看双手,洪涛明白了,装马桶盖的箱子脏,蹭到自己手上了,然后又到了脸上。
“啊……啊……张姐……洪扒皮!我杀了你!”孙丽丽陷入了这种境地,除了和小王八一样踢腾腿啥办法都没有了,和洪涛比力气她还差的太远,双手又被卷在被子里,失去了十根尖锐的指甲,她就是个废物。
“你管得着嘛,我就说、我就说!”孙丽丽穿上了鞋,可是一抬头找不到洪涛了,气得插着腰冲着院门的方向喊了两声。
打完两下,洪涛觉得心里舒服多了,能这样明目张胆抽孙丽丽的机会很少,好不容易逮着一次她脑子迷糊,必须按住了猛抽,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不光手上抽,嘴上也得抽,怎么狠怎么来,千万别心疼。
“那他要是……”孙丽丽还是心虚,使劲儿的给自己找借口,试图多拖几天,不敢去面对保罗。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干净不干净,我可和你说,再敢推我一下,明天保罗就偷偷回www•hetushu•com国了。不信你去我院子里看看,他现在就没人影了。”对付孙丽丽不能怂,必须硬碰硬,否则她就没接没完的和你折腾。洪涛一边死赖在床上不下去,一边拿出了杀手锏。
“滚厨房自己煮面去,快滚!”张媛媛也没法帮孙丽丽报仇,只能瞎咋呼,先把洪涛轰走,免得两个人一会儿又打起来。
“这还能怎么办,不到万不得已肯定是不能去医院的。明天等保罗回来你就亲自告诉他这个消息,还不用扭扭捏捏的说,就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他要当爸爸了。他要是敢不立马笑,我就打断他一条腿!”
“孙小二,今天我就饶你一次,明天你要是不去和保罗说明白,我就和他说你是收了钱帮别人代孕的,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你看他是信我的还是信你的,有本事你就扛着不吱声!”洪涛本来想说孙丽丽身体没那么娇嫩,可是一想也对,万一真折腾出事儿来了,自己这个大黑锅恐怕得背一辈子。
“那我明天去和保罗说吧……”等洪涛端着一碗面回来时,孙丽丽早就不哭了,正和张媛媛念叨明天该咋办呢。
“滚蛋!回你屋和图书里吃去,噎死你!”孙丽丽刚刚软和了一点的情绪又被洪涛挑起来了,趴在床边就要找拖鞋,打算下来和洪涛拼命。
“我多问一句,这是你的孩子吗?不会是别人给了你五百块钱,你帮别人代孕的吧?要这样我可得站在保罗一边了,人家就算是外国人也不能这么欺负啊,绿帽子还带跨国扔的?”
“你、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张媛媛小脸煞白,别看她脑子聪明,可是胆子比孙丽丽小多了,说话的时候还有些哆嗦。
“……洪扒皮!老娘和你拼啦!”脑袋上挨了两巴掌,又被洪涛恶言恶语的挤兑了一通,居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反驳都没话,孙丽丽是真急了,恼羞成怒嘛。然后就顾不上什么肚子里还有孩子,张牙舞爪的从床上窜起来扑向了洪涛,十根手指头上都闪着寒光,把她的独门兵器指尖刀亮了出来。
“有本事你别说去啊,这个主意可是我出的。”洪涛端着碗退到了门口,斜眼看着孙丽丽,只要她一穿鞋,自己就跑。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被洪涛一问孙丽丽也没脾气了,确实,如果没有洪涛从中斡旋,她和保罗想要走到一起难度就hetushu.com大多了,至少张媛媛这一关她是很难过的。
“对,说!”洪涛把嘴里的面条咽了下去,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和他说话,又插嘴了。
“我和你张姐都不怕未婚有孩子,他是个外国人,在这里除了你一个亲人都没有,会怕谁笑话?他要是脸皮那么薄的人,还能整天说他自己是中国通?但凡要点脸的人都张不开这个嘴!”
“哎呀……我说你们俩怎么见了面就掐架,放开放开,她现在不能折腾……你非让我动手是不是,忘了我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了!”张媛媛正在厨房给洪涛煮方便面呢,一听屋里杀猪般的惨叫马上跑了进来,拉着洪涛往下拽。可惜还是拽不动,下狠手她又舍不得,只好使出了杀招,哭诉自己的悲惨身世。
“你给我歇了吧,我让你抓我!我让你骂我!”洪涛喷毒的时候就坐好了挨抓的准备,孙丽丽刚刚暴起,半张被子就兜头罩了过去,直接把她连头带脑的盖在了床上。
“他不怕别人说三道四,难道你怕?小丽丽啊,你要是敢说怕,那我可就太瞧不起你了。当初在娱乐城里站在三楼平台上指着一群小姐破口大骂的孙丽丽哪儿去了?就因为和-图-书百十块钱小费没给你上供就能骂半个小时,现在为了孩子你反倒脸皮薄了。”
“嘿嘿嘿……你也知道害怕啦?来,叫声亲哥哥,我就帮你把他抓住,敢跑我打断他两条腿!”看到孙丽丽真怕了,洪涛就不再硬顶了,换了一副嬉皮笑脸凑了过去。
“姐,她欺负我,你管不管啊,我不活了,呜呜呜……”白白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孙丽丽知道想报复回来希望很渺茫,只能抱着张媛媛哭诉。
“一边去,不用你管!看你这一身土,别坐我的床!”孙丽丽当然不肯让洪涛瞎摸,刚把手抽回来,又看到洪涛衣服上的土,马上就进入了疯狂状态。这是她的床啊,她还是那么一个爱干净的主儿,真忍不了。哪怕肚子里还有孩子,也得扑上来使劲儿把洪涛往床下推。
然后洪涛就骑了上去,捂住了被子角,只露出她的一个脑袋,开始捏她的脸、揪她的鼻子、往她脸上吐口水。反正怎么恶心怎么来,对于一个爱干净的人来说,打不是最难受的,恶心才是最大的痛苦。
“你胡说,他今天加班!”孙丽丽嘴上是没认输,可是手底下却不敢再推了。她到现在也没摸准洪涛那句话是实话www•hetushu.com那句话是假话,不敢不听啊。
洪涛收回了手指头,改成了大巴掌,照着孙丽丽脑袋上就是一下。这个女人真尼玛糊涂,有了孩子不去和孩子父亲商量,跑到这儿来找别人嘀嘀咕咕,就是是好事儿也得嘀咕成坏事儿,必须抽!
“要是个屁!”话还没说完,洪涛又是一巴掌。
“你就没良心吧,当初是谁把他介绍给你的?合算一勾搭上男人就把媒婆忘了?”脸过不去没关系,洪涛也伸出一只手,用手指点着孙丽丽的脑门,问一句点一下。
现在孙丽丽的凶劲儿已经被勾出来了,再激一激估计就成了。这个女人其实很彪悍,只是有时候容易钻牛角尖,拽出来之后这点事儿难不住她。
“吹牛,他比你壮多了,谁打谁还不一定呢。”孙丽丽伸出手顶住洪涛的脑门,不让这张脸靠自己太近。
“废话,我不赶紧回来听听你们俩背后说什么,能知道你们俩整天算计我!这件事儿待会再算账,先给我弄点东西吃,我给孙丽丽同志号号脉,看看是男孩还是女孩。”洪涛走进洗手间凑合洗了洗手和脸,出来之后一把拉起张媛媛把她推了出去,然后坐在孙丽丽的床上,狞笑着拉起了孙丽丽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