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57章 骗子不容易啊

“雅芬,你性子也太急了,洪师傅又不是你们公司的顾问,吃个饭还得给你指点生意。洪师傅,别理她,来来来,尝尝金鱼鸭掌,是这里的名菜。”
“您说您说!”一听洪涛有办法,魏老太太和徐老太太立马精神一振,凝息屏气准备受教。
“办法是有,只是得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总不能说咱们要住就让一个单位办公楼搬家,这么说太露骨了。”徐老太太并没说不能办,她发愁的是以什么理由办。
什么叫心有灵犀一点通,齐睿确实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和她妈妈一模一样。在洪涛看了她一眼之后,立刻就明白该怎么说了。
“另一方面就得靠这位白女士通过商业手段去和他们谈换地的条件,最好是以房地产公司开发项目为名义,把这块属于央企的土地变成商业土地,这样会比较容易一些。”
白女士和齐睿必须是亲母女,洪涛看了齐睿一眼她就知道如何转移话题,现在又看了白女士一眼,她立马站出来把表妹的问题挡了回去。
“对啊!徐姨,您帮着问问,钱不是问题,只要对方肯卖就成。如果他们缺办公场所,我可帮他们在别的地方盖一座新的办m.hetushu.com公楼,地方让他们选!或者干脆我就找个大厦给他们买一两层,不光办公环境得到了改善,升值空间也比一座旧楼大啊!”齐睿这个提议太及时了,白女士表妹紧锁的眉头瞬间就打开了,然后一整套安排就如流水般涌了出来。
虽然她不太乐意让魏老太太也住在洪涛边上,但让洪涛用眼神一捅,瘪了瘪嘴还是从了。说完之后,一只小手就摸到了洪涛大腿上,在桌子下面不老实起来,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碧君,你看这事儿好办吗?实在不成我就舍舍老脸去求求人。”魏老太太对外孙女和小女儿的提议很感兴趣,冲齐睿善意的笑了笑,然后和身边的徐老太太商量了起来。
洪涛是她先搭上的,在潜意识里她觉得洪涛就不能给别人太多恩惠。而且洪涛曾经明确表示过不乐意当算命的,还是和她私下说的,这必须维护,谁来问也不能坏了规矩!
“我不是这个意思,您也知道我家是受过打击的,对政策不太放心。生意上的事儿我心里有谱,就是别的方面摸不太准。如果您能指点指点,我就放心多了。”
“是啊,洪师傅,这和-图-书是个什么单位您清楚吗?”魏老太太也懂这些,明白徐老太太的难处。
洪涛就像是一个汉奸,他土生土长在这里,什么事儿都门清,又混迹社会多年,和各种政府部门打过很多交道,既了解情况又知晓其中的奥妙。让他这么一分析,这家研究所就在劫难逃了。
“自动化研究所的一个分部,隶属于自动化研究院,再往上应该是机械工业部,就是以前的一机部,现在叫信息产业部了。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道成熟不成熟,说出来权当参考吧。”
什么叫大师?必须有范儿啊,该告诉你的时候你必须听,不该告诉你的时候你就不能乱问。这个规矩最开始就得立好,否则以后自己就没法装了。
“徐奶奶,洪师傅说的那个楼能不能买下来啊?不就是一个三层的办公楼嘛,还不是新的,看样子比我岁数还大呢,估计也用不了多少钱,买下来拆了再重新盖个院子也不麻烦。只是手续上是不是不太好办啊,洪师傅您说呢?”
“它虽然是个央企下面的小单位,但毕竟是央企,市里没法直接管辖,所以要想办好这件事儿必须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要向市里要政策,http://m.hetushu.com具体就是古建筑保护和恢复方面的。后海这一片属于国家级风景区,国家有这方面的政策恢复和重建古建筑,操作起来应该可以找到理由。”
徐老太太别看年纪大,但参了这么多年政,洪涛说的意思她早就理解了,也认同。但她只能去忽悠,无法出资,这个事儿还得看白女士表妹的态度。
“对对对,吃饭吃饭,不谈公事,更不能聊什么投资不投资的,太俗!”从这点上看,魏老太太也确实像白女士的亲妈,虽然她不明白女儿为什么帮着外人对付自家人,但她确定自己女儿这么做肯定有用意。此时不是谈亲情的时候,别得罪这位洪大师才是重点。至于小女儿的情绪,忍着吧,没有洪大师你早被砸成肉泥了,敢不忍!
“洪师傅,您刚才说起房地产投资的事情,我倒是有个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您觉得此时在国内涉足房地产项目是否稳妥?”这时白女士的表妹就显出了商人的本性,即便是给家人谋福利,她也想把成本控制在最低限度,最好还能赚点。
“这个办法倒是可以试试,我们致公党可以给市里提出一个提案,这座楼矗立在后海岸边确实hetushu.com与环境不太融洽,现在又有机会不动用市财政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阻力。闺女,你那边有把握吗?”
当骗子真的不容易啊,想当一个尽职尽责的骗子更难。这么多谎言同时出现,脑子里必须一条条记清楚,和谁说的是哪一套也得记住、后续怎么圆谎更要想好,时不时还得拾遗补漏,一点不比WTO谈判轻松。
要不说汉奸最可恨呢,不管是白女士一家还是徐老太太,她们只有一些特权,但并不太明白这种弯弯绕到底怎么走合适,说白了就是有些权利她们并用不好。
到了她们这个档次,办事不光要成功还得尽量干净,不能脏了手,否则以后说不定会有大祸,前些年的教训她们这种经历过的人是忘不掉的。
“我还真不太懂房地产生意,不过这些年国内的基建规模倒是越来越大了,我估计这种趋势不会有大变化吧。”洪涛没想到白家真要在房地产项目上投资,让她这么一问有点不好多说。总不能自己啥生意都懂还说得头头是道,那就不是大师了。
洪涛这次误会了白女士表妹的意思,她不是向洪涛请教房地产生意的前景,这玩意人家估计都分析得够不够的和_图_书了。她是打算让洪涛再给她算算,以后会不会在政策方面出问题。现在她也是洪涛的忠实信徒了,程度比白女士有过之无不及,要是条件允许,她上个厕所保不齐也会先找洪涛问问凶吉。
“哦,是这样啊……我还真不太好说……”洪涛本来想和她说使劲投吧,有百利无一害。可是转念一想,别啊,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百科全书了,你问我就答,这也太贱了。
这个单位的底细从洪涛父亲那一辈就打听明白了,还不是因为它的楼房侵占了自己家小院的院墙。不过这是央企的下属企业,市里也不愿意因为一家老百姓的院墙去费事儿,告都没地方告。现在机会来了,洪涛挥舞着小铲子开始挖坑。
她去国外年头太长,虽然钱多,可是对政府方面的影响力远不如徐老太太。既然对方是单位,自然要走相应的流程,这时候由政府出面比私下谈好用多了。
有了魏老太太和白女士压阵,洪涛总算能不讨论问题踏踏实实吃饭了。可惜现在让他吃也吃不下去了,螳螂虾公司与白家合资的事儿、护身符的事儿、魏老太太买院子的事儿,一件件一桩桩都在脑子里发酵呢,每一件都充满了谎言和不可告人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