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66章 自荐

“这样的人在你们公司里可以拿多少钱?”洪涛确实是棒槌,他哪儿知道电信企业里的详情,只能咨询保罗的意见。
“娶媳妇当然要娶回来,只有最没出息的男人才会住到女方家里,那叫入赘!”保罗对洪涛的质疑很不以为意,还拿出中国的风俗习惯来说明他和丽丽住在洪涛院子里的合理性。
“一年一百万,其中五十万要付美元。另外每年要有带薪假期和免费住房、免费汽车。”保罗现在真快成中国通了,讨价还价非常利落。
车更好办,十多万弄辆桑塔纳2000,开着玩去呗。只是一听要用美元支付工资稍微有点难受,这样的话还得去麻烦齐睿的小姨从境外支付,多倒好几趟手。
“假如我给你找一个技术能力非常强的工程师,通过他可以挖来几个你需要的技术人员,还能给买到便宜一些的设备,你能给他开多少薪水?”
“嘶……这位毛病可真多啊,他是打算移民啊还是偷渡,要这么多美元干嘛用!”洪涛对福利待遇倒是没异议,房子畅春园饭店里有的是,实在不乐意住可以买一套居室房,就当是房地产投资了,反正也不会亏。
“美元就和*图*书美元,你让他哪天有空去我办公室聊聊,我得看看他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美元就美元吧,洪涛也不打算再和保罗废话了,这仨瓜俩枣的值不当。
保罗的想法和洪涛正好相反,洪涛是想去争取政府部门和企业客户,它们的需求量更大,收入也更稳定。保罗则想打入面对家庭的私人宽带业务,原因他也说了,一个是难易程度、一个是资金投入。这两个问题制约了洪涛新公司无法大规模和其它ISP公司争夺对公业务。
他的技术没的说,否则联通公司也不会外聘他来当工程师,可他跟着自己干的选择不太和情理,必须搞明白是怎么想的,否则自己心里不踏实。
“大概每月三万到五万人民币左右,还包括住房补贴和每年的带薪假期、机票报销。”保罗想都没想就给出一个准确答案。
“当然!现在个人用户的增长速度非常非常快,我们进入的时机虽然也不算早,但也不算特别晚,可以和其它公司竞争一下。他们有他们的优势,我们也有我们的特点,并不太吃亏。和对公业务相比,个人用户市场的竞争力度要小很多,和_图_书对设备投入的要求也低很多。”
“那我就翻倍呗,只要物有所值就可以。”洪涛觉得这个价格不贵,像保罗这样的外籍雇员每年确实得这个数。自己这么个小公司不可能吸引高级人才的注目,但要是保罗能给自己介绍一个,用双倍薪酬雇佣也不算亏。
这可不是他联想出来的,而是切实存在的威胁。洪涛放出话来,只要他敢把孩子带进这个院子,洪涛就立志要让小保罗不输在起跑线上。十岁之前必须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上幼儿园兜里都得揣着水果刀。
“嘿,姓保的,你说话得注意点啊,什么叫只有最没出息的男人才住到女方家里!当年我父亲和我母亲就是在我姥姥家的房子里结婚的,你要是身上痒痒就直说,老子给你松松筋骨。”洪涛觉得用语言很难说服这个中国通,那就用身体吧,说不服我还打不服你!
“保罗啊,你说的都对,但你光从理论上考虑问题,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政策。在我的国家里任何理论也扛不住一纸政策,这个道理我和你讲过一百遍不止了吧?可惜到现在你还是没把它当回事。”
“你要做ISP和IDC业务m.hetushu.com?可是你会做吗?”保罗倒没说不给找,可是他对洪涛的投资方向有异议。俗话讲不熟不做,洪涛在这个领域已经不是不熟了,简直就是生瓜蛋子。
现在好了,不等自己张嘴他先同意了,孙丽丽能留下自己也替她高兴。但在自己院子里住肯定不成,先不说自己和孙丽丽一见面就吵架,那都是小事儿,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在自己院子里养他们的孩子。自己看到小孩就讨厌,这不是故意来折磨自己的嘛。
“丽丽自己有院子,干嘛要住我这里?”洪涛觉得保罗的理由非常给力,孙丽丽不想去德国的事儿张媛媛和自己提过好几次了,想让自己去说服保罗,可自己没法张嘴,哪儿有不让人回家非在外国娶媳妇的道理。
“那你觉得该去面对个人用户吗?”对于业务发展的方向问题洪涛还是很虚心的,毕竟保罗是专业人士,他的意见很有代表性。
保罗最后还是放弃了在洪涛院子里成家的念头,打架他并不特别怕洪涛,但是一想起自己孩子时不时就会被洪涛教授抽烟、看小片、打架这类高级技能,就再也不敢提这件事儿了。
“这样可不行啊,既然你以后打算和丽hetushu•com丽生活在中国,那就必须放弃你脑子里那点德国式的思维,学会用中国思维考虑问题。”
“还有一年时间我的任期就满了,必须回国,但丽丽不愿意去德国居住,我也喜欢这里。所以打算陪她留下,就在中国结婚,以后这个院子里会多出一个可爱的孩子和一对儿不错的邻居。”保罗只用一句话就说明了他的打算,后面的都是废话。
洪涛是天天给别人挖坑,没想到终年玩鹰却让老家贼啄了眼,保罗给他挖了一个大坑,他愣是没觉察,傻乎乎的跳了下去。
“你们公司老总也不一定比我懂得多多少,照你这个逻辑,他应该给你当小工才对是吧?”洪涛觉得保罗这是在借机贬低自己,很不乐意。
“……你疯啦?好好的工作不干非跑我公司里来搅合!万一公司干赔了,你和丽丽咋办?”洪涛仔细看了看保罗,没看出有开玩笑的意思,然后就有点晕了,不知道保罗这么做是图啥。
保罗被问得哑口无言,这几年的表现让他无法否认洪涛的经营能力和眼光,于是他从反对改为提供帮助了。毕竟洪涛成功了他也是受益者,不是直接受益,而是孙丽丽受益,他跟着沾光。
http://m.hetushu.com不用另外找时间,我现在就可以和你签约,然后去单位把工作辞了。我的工作签证还有一年半期限,到时候你用公司的名义再给我申请延期就可以。另外从下个月开始我就不用支付你房费了对吧?你还得给我买辆车。我喜欢德国车,宝马怎么样?就像你去年开回来的那辆就成,不用太新。”
既然已经打算跟着洪涛一起创业,保罗和原来给洪涛帮忙时候的劲头就完全不一样了。首先他先要搞清楚洪涛想如何经营发展,结果一问就出问题了,洪涛想在京城对公业务上有所收获。
在自己家的阁楼上,隔着大窗户晒着冬日的暖阳,坐着摇椅、抽着烟卷、喝着热茶、看着脚下匆匆过往的行人和车辆,洪涛很有一览苍生的感觉。语调也不再那么尖酸刻薄了,变得缓慢、低沉了起来,就好像他有多高深莫测一般。
“你想要在对公业务上分一杯羹,这恐怕有点难度吧……我知道你有一些关系,可是那还远远不够。对公业务是每家IDC、ISP公司的业务核心,竞争非常激烈,你进入的有点晚了。”
“必须用美元支付一半薪水!”保罗还挺硬气,他是看出来洪涛急需这种人才,打算趁机敲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