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71章 缘分

“我提议啊,他一个外国人来中国混也不容易,咱就别再难为他了,让他自成一派吧。来吧,马保罗同志,我都把路给您铺好了,还不举杯敬一圈,非等着一会打起来你上去当炮灰啊!”
“哎哎哎,不成啊,今天是星期三,明天我还得上班呢,要玩咱就等周末。不过这个周末我们家那口子回来,明天问问严总家里有没有人再约吧。”一听玩牌郭总的手也痒痒了,但他今天晚上玩不了,当然不想看着别人去过瘾把他扔一边。
“那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是郭总的兵,花总,咱俩是不是也得先来三杯啊。”酒桌上说话得特别小心,稍微有点纰漏被人抓住就会多喝。花总的兵对兵将对将理论就有瑕疵,因为他们人少,只有二个,郭总这边除了洪涛之外,还有一个吴导呢。
“巧了!缘分啊!来来来,这位是讯通公司的马总和花总,和我关系没的说,以前他家住旧宫的时候我们没事就搓两把。老马,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过的洪涛,哥哥我单位里的干将啊。可惜人家要自己单飞了,也干你这一行。这不我才把你叫来,你是我兄弟,他也是我小兄弟,以后你们俩得多联络联络和*图*书。”郭总的岁数最大,在酒桌上除了官职高低之外岁数大也算个优势,可以引导话题的走向。
“那我可得和小洪单独喝一杯了!来来来,满上!小洪,咱俩今天是头一次见面,不过缘分挺足啊,马工是你朋友,也是我同事。而且一说玩牌厉害我就不太服气,怎么样,吃完饭咱找地方搓几把?”马总听到玩牌眼睛顿时就亮了,也不躲着喝酒了,还主动拉着洪涛又干了一杯。
“哎呀,马工,您怎么也来了?”几乎就在保罗大声吆喝的同时,郭总身边的一男一女也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惊诧、迷惑的表情。
“我才不伺候你们呢,一群大烟鬼,你们走了我家就没法要了!干脆找个饭店开房玩吧,实在不成就洗浴城,我周末还想找个地方放松放松呢。”
如果是别的人,洪涛肯定要和郭总唇枪舌剑的斗半天嘴才会认罚。就是酒桌上的普通关系,没必要太认真。但这位马总和花总的公司名称让洪涛心里一紧,讯通公司!这也太巧了吧,刚想睡觉枕头就送过来了,机会难得啊。今天也别耍鸡贼了,上吧,谈得拢谈不拢是小事儿,先喝痛快了比较重和图书要。这是双方第一次见面,给对方一个好印象很重要。
“那必须的,你也不看看是谁带出来的兵。小洪不光喝酒厉害,牌桌上经常是一卷三,我这几年输给他的钱都快能再买一辆车开了。不信你问老吴,十次里有八次玩完牌我们几个兜里都是空的,还得去提款机上取钱回家编瞎话蒙老婆。”郭总就喜欢听别人夸他领导有方,马总这句话算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夸洪涛其实就是在夸他自己呢。
看到洪涛和郭总一上来就给马总挖坑,旁边那位花总立刻就出言护驾。不光是说,人家也真喝啊,三杯酒瞬间下肚,小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郭总,您先来吧。”洪涛很纳闷,保罗什么时候成马工了?看样子他和这两个人认识,得,开场白得变变了,按照尊卑标准,介绍客人得郭总先来。
“待会他们罚酒你上啊,谁让你磨蹭的。”懒驴上磨屎尿多,保罗磨蹭了十多分钟才露面,等到了海鲜城郭总他们已经进包间落座了。听服务员说里面一共有四个人,三男一女,显然客人也到了。按照酒桌上的规矩,自己和保罗算迟到,挨罚是免不了的,洪涛还没进屋就和*图*书先找好了替死鬼。
“呦,马总!花总!”刚进屋,洪涛还没机会张嘴把迟到的罪责推到保罗头上呢,保罗先粗着嗓子喊了起来。
三杯酒下肚,马总指着洪涛开始和郭总告状了,他刚琢磨过来,这三杯酒一喝,保罗就不能站在他和花总一边了,得保持中立。
“各位老总,我的酒量不成,但心诚,很高兴能认识中国的新朋友。三杯,我干三杯,大家随意!”保罗这两年没白和洪涛学,对酒桌上的文化也略有了解,小话说得很溜,态度也很诚恳,两边都不得罪,一视同仁。
洪涛所说的这个海鲜城挺大,这辈子他并没来过,但对它的印象挺不错。这里的海鲜基本都是鲜活的,价格也不特别黑。五点半一到,郭总和吴导就上了那辆绿油油的宝马,洪涛开着自己的捷达一起沿着长安街往东而去。
“那也成,周末就周末。不过就别去老严那儿了吧,我烦他。蕾蕾,你们家周末有人没有?”马总倒不是非说今天玩不可,拖两天也成,但是他好像和严总不太对付,不想去旧宫。他家里显然也不合适,扭头开始问花总,称呼上也改成了昵称。
“嗨,老吴,不带这样的啊,这和图书不是打群架嘛,欺负我人少是不是!正好,马工在这儿呢,他应该算我这边的吧?先不管马工和小洪是什么关系,我先说说我们俩的关系。马保罗,我姐夫单位里的技术大拿,德国专家,怎么算也应该是我的同事。来来来,马工,坐花总边上,咱们是一个战壕的。有花总在你别怕,今天是电信口大战航天口,轻伤不下火线,和他们拼了!”吴导的提议也有漏洞,马上就被马总给抓住了,一看这就都是酒精沙场的老手,没一个好对付的。
“马保罗!哈哈哈哈哈……这个名字确实有点意思啊。他还真姓马,马克思的马。郭总、马总、花总、吴导,马保罗同志的情况我也得说两句。他是我的房客,每天就住在一个院子里,显然应该和我站在一个战壕。”
保罗上班的地方就在霄云路,鹏润大厦,而海鲜城离鹏润大厦就隔着一个街口。洪涛没让郭总和吴导一起来接保罗,而是让他们先去海鲜城等郭总那位朋友。
“哎……郭哥您和马哥都是老总,要喝也得您两位对着喝。这位洪兄弟是您的兵,我是马总的兵,兵对兵将对将嘛。咱不能乱了规矩,来,这酒我喝了。”
这位花总有三m.hetushu.com十岁左右的样子,长得还算有点姿色,穿着打扮也挺时尚。看她和马总之间的关系,不太像纯粹的同事,好像有点暧昧,互相说话都很随意。
“哈哈哈哈……老马,怕了吧?你看看我们的态度,就是这么诚恳!”郭总觉得洪涛很给面子,做得非常到位,自然也不能让洪涛白喝三杯酒,开始扇阴风点鬼火,用话捎带马总也陪三杯。
“哎呀,老郭,你手下的兵挺厉害啊!这还没开始喝呢,我的外援就先少了一个,还是三对二啊!”保罗都喝了,大家也得陪着他,这是礼貌。
“马总、花总,您二位比我年长,今天我迟到了,没的说,自罚三杯,喝完了我再接着介绍。”郭总这边介绍完就该轮到洪涛介绍了,洪涛先没说保罗,而是自己站了起来,拿着分酒器把酒杯倒满,一仰脖就是一个,连着仰了三下。
洪涛还是第一次听说保罗有个中文名字,还真别说,按照中国的习惯他确实应该姓马,名保罗!但保罗的酒量自己知道,三两就倒的主儿。如果让他站到马总和花总一边去了,自己免不了就得灌他,回去让孙丽丽知道了又得挨骂。算了吧,先把他摘出去,两边都别帮,自己闷头吃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