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74章 是友不是敌

“我再混蛋也是混自己的蛋,和别人没关系。如果你还想给你儿子多攒点奶粉钱,就把心思放到正事上来吧。这两天你可以私下和马总提一提要你辞职跟我干的事儿,他如果问起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你就说我手里有个大项目、足可以影响京城所有ISP公司业务的大项目,还和政府有关。”
她昨天上午在党校接到洪涛的电话,晚上回家换了换衣服收拾点行礼,今天一大早就开车赶来了。到了疗养院一看,除了洪涛之外一个人都不认识。而且跟着洪涛参加社交活动她还是头一次,既然洪涛敢带她公开露面,就说明这些人并不是洪涛身边的圈子。
一提起以前的人和事儿洪涛就有点不耐烦,他一直没觉得那杯子干的事儿有多么光荣,反倒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本来还能做得更好。
“网吧专线接入?据我所知宽带接入市场竞争很激烈,投资还非常大,这么麻烦的行业你也乐意干?”江竹意把衣服一件件挂进衣橱,突然觉得洪涛这个生意有问题,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
“别以为看到了正反两个面就全了,说不定还有另外四个面呢,最终结果它是个立方体。好了,我给你弄了一个单间,你不是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住嘛,先进屋收拾收拾,然后我们去院子里泡温泉。记住啊,这里不是日本,你多穿点,别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免得教坏了小孩子。”
http://m.hetushu•com你还是那个毛病,心软,当年文浩说的一点都没错。”江竹意对洪涛的回答好像并不太满意,还提起了一个故人。
这个女警察他有所耳闻,当初查封洪涛网吧的人不就是她吗?怎么仇人瞬间成了情人,这戏码连肥皂剧导演都编不出来,却活生生在他眼前发生了。
“其实这些内容应该是研究生之后的课程了,既然你问到那我就顺便多说一句。在中国很多事儿从眼见、到心知、再到肚明,会有截然不同的很多个侧面。”
“别急,现在是香饽饽不见得以后也是香饽饽,到时候说不定谁都不乐意碰网吧这摊臭狗屎了呢。”如果没有着火的事儿,洪涛也觉得这是个馊主意。
保罗的身份非常适合当下饵的角色,马总只要知道他打算从联通公司辞职去一个私人公司,必然会问为什么的。保罗的回答很可能会勾起马总的好奇心,然后让他主动来问自己,这才是走向成功的第一步。
“我不心软你早去山沟子喂狼了,还轮得到现在站着说话不腰疼?别废话了,穿漂亮点,一会儿我主攻马总,你负责那位花总。必须让她觉得自己就是土鳖,以后得跟在你屁股后面转,就像当年你身边那些欧洲贵妇一样。这个公司里姓马的说了算,但这个花总负责绝大部分业务,她也能回去吹吹枕边风。”
“如果让全京城的网吧都只能和_图_书、也必须接入一家由网监处指定的ISP接入商线路呢?这对网吧管理来说是有百利无一害的举措,尤其是对你们网监处。以后只需要面对一家接入商就可以了,想停、想断、想审核都是一句话的事儿。而且这家公司还会一心一意配合网监处的管理工作,顺便再给市局改善改善网络环境也不是不可以,警民共建嘛。”洪涛一边说一边伸出两个手指头捻了捻。
“整是必须整的,但不会往死里整,顶多是把你一撸到底啥也不是了,然后锁到我屋里当佣人,每天不是打就是骂,晚上还得侍寝。如果你没有回忆该多好,不用整天跟着我担惊受怕,只需要享受我的成果就可以了。”
“……唉,幸亏当时我没起歪心思,否则想在要倒霉的就是我了。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和你成了敌人,你会不会把我往死里整?”让洪涛这么一分析,江竹意也改变了刚才的判断。
自己和江竹意到底是什么关系保罗没必要搞那么清楚,他只要知道江竹意是友不是敌就够了,还不能把这件事儿过早的告诉张媛媛和孙丽丽。
同样道理,着火之后的网吧就是和邪教差不多的臭狗屎,全国人人喊打,谁还会上赶着去碰这块业务呢?哪位领导乐意拍这个板?到时候把权利下放给江竹意的可能性非常高,那不是权利,而是以后背黑锅的架子。
洪涛让江竹意这么一问也有点无奈,他和图书不想让江竹意主动掺和到这件事儿里,更想让她和张媛媛、金月一样成为自己手中的一个棋子,怎么扒拉就怎么动,那样反而会让她们烦恼少一些。
别说民营企业,就算是航天部这么大体量的央企,碰上邪教之后,宁可扔下一大堆投资不要,也不想再给央视转发视频信号了。
“算是网吧计划的配套产品,如果能成功会比网吧的利润还丰厚。那个马总是联通下面的ISP代理商,我想入股他的公司,然后用他的公司给京城所有网吧提供专线接入服务,现在我得想办法说服他同意我入股。”洪涛简单的把自己的计划和江竹意说了说,这件事儿是临时起意,还没纳入正式规划。
“我的新情人是市局网监处的一位处长,你以前应该见过。我相册里有她穿警服时候的照片,这件事儿也可以透露给马总。”对于保罗的评价洪涛权当没听见,马总那边自己一丝一毫意向都不能透,只聊风花雪月不提半点生意。这就和钓鱼一样,诱饵必须做的像,不能让鱼儿觉察出危险。
“你不是立方体,你是个球,到处都是面,混球!”看着洪涛和江竹意有说有笑亲亲热热的进了屋,保罗觉得自己在中国确实是白待了,连一个比自己小的普通中国小伙子都没琢磨明白,还枉称中国通呢,丢人!
“这种事儿就别和师傅学啦,我的情况特殊,你要是也敢去外面拈花惹草,我就把你儿和_图_书子扔后海里去!”洪涛不怕保罗回家多嘴,他和丽丽正式交往之后也没少去夜店里逛,手机里存着的妈咪电话比自己都全,但固定女朋友只有孙丽丽一个。这就很好嘛,以后还得保持,是必须保持。
“你和她一间房!你们俩……”江竹意刚出现时保罗并没往歪处想,洪涛的社交圈子很广,时不时蹦出一个女人也不是很奇怪的事儿,说不定是单位里的同事也没准。但发房间钥匙的时候保罗才觉出不对劲儿来,这个漂亮女人居然和洪涛住一个房间!
“这件事儿肯定不光你一家盯着,其他公司估计早就有计划了。我只是个小小处长,还是副的,你觉得成功几率大吗?搞不好这次你得赔钱了,我很想看看你失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嘻嘻嘻……”江竹意明白洪涛想干嘛了,但她对洪涛这次的计划不太看好,不光不看好,还有想看热闹的意思。
“你确实是个混蛋,不光背叛女人,还威胁男人。”保罗显然对洪涛这种只许自己放火不许别人点灯的做法很气愤,但再气愤也只能发发牢骚,和洪涛比他的脸皮还是薄,太薄了。
“这次你又打什么鬼主意呢,我都没听说过他们。”迷茫的还不止保罗一个人,屋里的江竹意也不清楚洪涛的意图。
江竹意上面还有N多大脑袋,对这种利益输送很明显的事儿不会听之任之。但中国的官场和企业都有一个通病,就是政治觉悟太敏感和图书,凡是容易和维稳沾边的买卖都不乐意做。
“是她!你们俩……不是……”经洪涛一提醒,保罗回头看了看正在和花总好姐妹一般谈论裘皮大衣的江竹意,脑子里更迷糊了。
“那我穿这件怎么样?还是我在新加坡培训时候买的,回来之后一直没机会穿,太暴露了。”见到洪涛有点不耐烦,江竹意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了,用手指提着一根细带从包里拽出两条小布片。
“这是私人聚会,不怕,你这么好身材整天捂在警服里糟蹋了,正好让他们见识见识我洪涛的女人是什么档次。但说好了啊,只许给别人看、不许让别人碰,一个手指头都不成!”洪涛接过来比划了比划,确实有点小,真应了郭德纲的话,扒开屁股才能看到裤衩。
时隔了四年时间,洪涛和江竹意再一次回到当初印证了他们俩恋情的铁道部后勤基地,可看上去这里已经物是人非了。基地还在那个地方,可建筑物却显得有点陈旧;环境依旧很清静,但来的人不再是他们两个人,而是变成了五辆车十多个人。光郭总这一家子就四口,再加上吴导的父母和老婆孩子,林林总总一大堆。
这件事儿现在看起来很不靠谱,但不靠谱里确实又很靠谱。眼前这个男人把一切都算计到了,给李兵挖了一个巨大的坑,又是从好几年前就开始动工的。一想起挖坑,江竹意就不由自主想起当初想和这个男人掰掰手腕子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