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76章 真谛

“当时我还和她聊过一会,和螳螂虾公司合资的美方好像就是个美国银行,叫什么来着……”花蕾的脑子也挺好使,好几个月之前的事儿还记得呢,现在一说到保罗,她立刻就给联系到一起去了。
“那他家是什么背景?我这个行业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手里没有几亿资金进来也没用,除非银行肯贷款,还有政策扶持。”大概了解了洪涛的人品之后,马总还是没得出答案。
“你姐夫说不定认识她,我们俩在屋里试衣服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她的工作证了,她是市局网监处的副处长,叫江竹意。这个名字我有印象,八月份市里面搞了个网络安全会议,京城里所有的ISP、IDC公司都参加了,当时在台上讲话的好像就是她。”看到马总把目光转向了自己,花总以为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于是就把自己这一天摸到的情况说了说。
“对了,我听你小子的意思好像公司不太顺利,否则不会起这个心思吧,还拉着我一起掺和。”郭总也不是傻子,干业务不灵是他没经验,但是社会经验他比谁都不少,那么多年领导的秘书也不是白干的。
“这事儿搞不好还真有点眉目,我一直都说要给他弄个正式编制,如果没有太大买卖,他能不要?不过这个小伙子办事还是挺靠谱的,不是那种光嘴上厉害的人,在单位里踏实肯干,人缘还不错,就连老严也看好他,一hetushu.com直在和我暗中较劲儿呢。这下好了,我们俩也别费力气了,人家走了。”郭总一说起洪涛,没两句话又拐到辞职的事儿上去了,看来他还真是上心。
保罗的反应很让洪涛不满,他居然撇着嘴走了,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保罗不是不虚心,他是已经听烦了,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国鱼和中国人一样难以琢磨。
“那时候她穿的是警服,现在穿的是便服,猛一见我还真没认出来。但那一头短发应该很少有女人留吧?她不会故意弄个假工作证带着吧?”花蕾让马总的表情吓了一跳,用胳膊捅了他一下,示意声音别太大。
“老郭,怎么样,这次你也帮兄弟一把,把他拉到咱们这边来吧。大家一起合作,这也不是要坑谁,他刚入行,就算有钱也没线路,最终还得租用。与其便宜别人不如留给咱们,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越说越像了,马总已经有了初步判断,这个洪涛是块肥肉,但光靠他自己恐怕吃不动,还得拉上个郭总。
“嗨,还说呢,去年一年公司算是赔惨了,也不光是我一家,也不是京城,全国都一个德性。去年初二十家上市公司说要联手打造中国的互联网,铁通打算把一半的精力都放到互联网基础建设上,长城宽带计划三年内在线路上投资五十个亿。”
“我上次吃饭叫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帮他,不过你还真别把他当棒m.hetushu.com槌,这小子也不是善茬。他家在分局市局都有关系,我们单位负责政审的经理正好认识他家管片派出所的副所长,聊过这个事儿。人家也没多说,看意思派出所也惹不起他。你和他合作一把挣点钱我倒不反对,但要适可而止,别最后弄我一身骚。”
“真是尼玛二百五啊,几百亿扔进去了,铁通新发展用户的上网率不足百分之四,长城宽带一年亏了两亿多,联通电信两家完成计划不足百分之三十。”
“他们再亏有国家顶着呢,可我这个小公司一分钱注资也没有,今年的业务又被我姐夫拿走了百分之三十,说是要弥补总公司的损失。那我的损失谁给补?再这么干下去用不了两年我就也得倒闭了!”马总看来和郭总确实挺熟,连自己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都说了,一边说还一边骂,连他姐夫也没放过。
这个问题难住了郭总,别看他挺看好洪涛,可真要问起洪涛的详细情况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并不是很了解这个人畜无害的小伙子。
“我姐夫他们也没闲着,说是要一年增加一千万用户,结果光他们折腾还不成,非拉着我们下面这些公司一起投入。结果你猜怎么着?今年年初CNNIC的统计数字出来了,全国付费宽带用户总共才二百五十万!”
这不,洪涛正在表演这个理论呢,马总就是那条鱼,现在已经被一条无形的鱼线、一柄看不www•hetushu.com见的鱼钩钩住了,正一步步的被洪涛控制,他自己却还不知不觉。这尼玛才是钓鱼的真谛,也是做人的真谛。
“哎呀,这我就不是特别了解了,他父母好像都过世了,也不是官面上的人。不过她有个女朋友前两年去美国留学,是自己办的手续,估计家里应该有点钱吧。我听老吴说他好像还开了一家挺大的网吧,具体的我也没打听过,他在单位不太聊家里的事儿。”
当天晚饭吃过之后,洪涛和江竹意说是要去看个朋友,开着车走了。郭总和吴导带着家人在山里转了大半天,也早早就睡了。但很快郭总就出现在疗养院的小歌厅里,坐在一起的还有马总和花总。
不用问啊,这位肯定也是带着鱼竿和鱼饵来的,钓鱼技术一点不比洪涛次。而自己和他们俩比起来,确实离中国通这个称号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这份合同我记的很清楚,因为那家公司的名字特别逗,叫螳螂虾,在我们家乡那玩意叫虾爬子。他们公司的老总我也见过,是个挺漂亮的姑娘,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
“对了,一说起马工我倒想起一个事儿来。去年年底他帮咱们公司介绍了一个游戏公司的业务,刚开始说是国内的私企,隔了没多久就又把合同重新签了一遍,摇身一变成中美合资的了。”
其实保罗还没看到另外一幕呢,如果看到了,他保证以后绝不会再自称中国通。
http://www.hetushu.com“他还有个未婚妻!?那这个姓江是谁?”马总在吃晚饭的时候没少和江竹意聊,谁不喜欢美女啊,而且江竹意的气度、做派也不是个小家碧玉,不管什么话题都能说出点滋味来。
“怪不得马工一年五万多美金的工资不要了也要去和他干呢,一边有了资金、一边儿有了项目,还是政府的,好歹弄弄也得几千万到手吧!还是老外贼啊,他们丫挺天生就有一副闻钱味儿的鼻子。”马总现在是有点真信了,自己情妇说的情况很靠谱,再加上一个保罗,就更靠谱了。
“老郭,你这位手下到底什么来路?玩的不小啊,我听马工说要辞职去和他干,他手里有个大项目,好像还有点政府背景,和京城的宽带业务有关。我好歹也是干这一行的,如果他真带着什么大项目进来,我的公司搞不好也得跟着受冲击。”此时的马总已经没有钓鱼时那种糊了糊涂的模样了,宽宽的额头上布满了沟壑,眉头紧锁。
“另外这个洪涛的底细我还打听到一点儿,你想不想听听?”
“市局,网监处,副处长!!!你确定???”听了自己女人的介绍,马总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不太相信一个市局副处长会给一个毫无来头的小伙子当情儿,这尼玛太匪夷所思了。
在他老家钓鱼没这么复杂,鱼也没这么狡猾,更没有这么多关于钓鱼的理论可学,他也不想学。但有一句话保罗觉得洪涛说的很对和-图-书,世事洞明皆学问,钓鱼和钓人的道理是一样的。
能领悟这个真谛的还不止洪涛一个人,扭头往另外一边看看,保罗就有股深深的无力感。那位江警官此时正和花总聊得热乎,两个人手拉着手就和认识多年的好友一般。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看上去小江也不是一般人啊……”马总的眼神郭总看懂了,他也有同样的感触。
他一直都没认为江竹意是洪涛的情儿,这种女人如果肯给一个男人当情儿,那这个男人的能力至少不会比自己差啊,自己不也就是弄个女秘书养着玩嘛。一想到这里,马总不禁把目光转向了身边的女人,然后就觉得她好像还真比不上江竹意,那自己和洪涛比呢?
“我听这位江处长发牢骚的时候说了一句,那位洪总的资金好像确实不少,但不是他自己的。他好像在外面还有一个女人,家里是在外国开银行的,这次弄公司就是用的那个女人家里的钱。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把这位江处长给摆平了,她不光不敢吃醋,还得帮着在局里疏通关系,好像说局里有个大项目就是打算交给洪总的新公司干。”
“快说,别卖关子。”马总现在脑子有点乱,还有点不耐烦。
花蕾没敢再耽误,原原本本的把她从江竹意那里旁敲侧击弄来的零碎消息说了出来,一边说一边露出一股子哀怨的神色。她和江竹意真是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两个人都是外室,都要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