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79章 无人可用

“不用,女朋友的借口很合理,也符合您的实际情况,这么说最不容易引起别人怀疑,您身边的女孩子也确实不少……”白女士又否定了洪涛一次,今天她可是一反常态,不再是个唯唯诺诺的应声虫,总是和洪涛唱对台戏。说到洪涛的个人问题时,还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有一个问题我需要和您商量商量,这次的投资不同以往,不再是单独成立公司,而是要借用别人的公司,也就是说采用入股的方式,这就牵扯到一系列的商业谈判和后期运作手段。”
白女士为什么拒绝自己的好意也没太说明,洪涛更没法追问,索性也就不掺和别人的家事了,接着说正事儿吧。自己和马总他们说的是女朋友家里投资,那就免不了让这位女朋友出头露面,将来搞不好还得在公司里任职。
别看那位马总和花总自己能不太难的忽悠进局,可千万不能认为他们就是傻子。就算他们傻他们身边是不是还有专业人士、自己还能不能接着忽悠这可就是大问题了。
当天晚上,洪涛就和白女士面对面坐在了自家的阁楼上,一边喝着热茶,一边说起了这次投资的具体事宜。对于洪涛的投资方http://www.hetushu.com向白女士没有异议,不光没异议,还努力向洪涛推荐另一位有实力的投资者。
可自己身边除了张媛媛还勉强可以顶上去凑合凑合之外,真是找不出其他人选了。可这件事儿必须要征得投资方的同意,毕竟不再是几百万的小事儿,几千万美元啊,再有钱的人也不会拿这笔钱当儿戏的。
“……实话和您说吧,我在齐家的位置比较特殊,现在改之是齐睿姥姥家、奶奶家的财产继承人,再加上睿睿又是他唯一的女儿,以后恐怕也得继承很大一部分财产。我这个当妈的必须得摆正位置,不管是她小姨冯家、姥姥魏家还是奶奶张家都要一碗水端平。至于说我的娘家人,反倒不敢过于亲近了。”
“合资的事儿这次不要由冯家来做了,她是齐睿的小姨不假,可改之也不光有小姨子,他还有个亲妹妹呢。从我这里就不能厚此薄彼,这次的投资机会交给张家您看怎么样?”
没错啊,让张媛媛冒充个普通公司女经理啥的丝毫没问题,以她的能力去管理个小企业也凑合,但她还真装不了大家闺秀,更玩不转股权什么的。如果非逼着她和-图-书霸王硬上弓,她将来要面对的对手里很可能有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另外我还担心一件事儿,就是张小姐对股份公司的股权运作、董事会的掌控能力够不够,假如没怎么接触过这方面的实际操作,光是搞懂这一套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勉强为之的话说不定会被别人钻了空子,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这次的投资项目有点大,光张家会不会有困难?要不连您家一起吧,就说是我的主意,没您的责任。”这时面对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白女士,洪涛真是一点邪念都没有了,人性光辉的一面确实能压制邪恶。
这时洪涛只能放弃之前的一部分铺垫,打算去求助小舅舅了,谁让咱手里没能人呢。虽然小舅舅那群人也不太靠谱,但现在已经顾不上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不不,您可能不了解张家,他们在澳洲西部有大片农场和矿山,已经经营了好几代人。改之的生母现在还在世,是一家之主,也一直惦记着她的亲生儿子,对睿睿也很照顾,还想劝改之辞去公职去澳洲继承她的家业。改之和这位生母亲到是亲,可他不想去人家的家族里掺和,就把这件www.hetushu.com事儿拖了下来。”
“您是个传统的中国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么多年要在好几家人之间如履薄冰的搞平衡,真是不容易。”白女士的回答让洪涛很意外,他之前认识的白女士更西方化、更知性,除了稍微有点迷信之外很难和一个中国传统女人联系到一起。
“我和齐睿显然都干不了这个差事,但又要有一个名义上的女朋友参与投资,否则没法说清楚这笔外资的来路。在别人眼里我只是个普通老百姓,家里也没什么海外关系。所以我想能不能让张媛媛冒充一下齐睿姑姑家的人,她在商业上比我和睿睿懂得多。”
“只要改之能少点麻烦、睿睿能没灾没难,我这一辈子也算值了,不难不难……”让洪涛这么一夸,白女士的眼泪夺眶而出,可她的表情却是发自内心的笑,不像是单纯的委屈,其间还夹杂着一份自豪、一份坚持。
“这个问题恐怕张小姐还应付不了,我说句不太礼貌的话,她装不出大家族孩子的做派,蒙一蒙小老板还凑合。在互联网行业里不乏见过世面的高管和老板,甚至还有外国人,搞不好一见面聊上几句就得露馅,那样恐怕更容易引起别http://www.hetushu.com人的怀疑。”
白女士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家族中最隐秘的私事告诉了洪涛,估计在她眼中洪涛已经和神佛平起平坐了,那自然不能隐瞒,必须坦白。
“您说的也对,我倒是忘了考虑这方面的问题……要不还是算了吧,不用女朋友这个借口了,我再找找其它说辞,比如说海外亲属之类的。”白女士这一席话惊出了洪涛一身冷汗,看来自己之前把这个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要是比家族的资产,他们张家才是第一,魏家是第二,冯家只能排第三,我们家那点产业就不值一提了。这件事儿您放心交给我吧,正好睿睿的姑姑也在香港常住,不用麻烦老太太,她姑姑就能做主。”对于洪涛的提议白女士婉言拒绝了,一边说还一边双掌合十给洪涛微微鞠了一躬,表示了感谢。
现在洪涛明白了一个事情,白女士之所以这么主动响应自己的要求,并不是她看好自己的投资获利空间,而是她盲目的相信自己可以预知未来的一切,根本没把自己的要求当做请求,而是看成对她们家族的又一次恩惠。这才变着法的想雨露均沾,生怕娘家人分多了惹起婆家人的忌恨,哪怕这个娘家人不是她http://m.hetushu•com的血亲。
“白主席,据我所知您家在香港也有亲属经商,为何不见您提起他们呢?”不管白女士出于何种目的,洪涛都想搞清楚她的想法。别人自己可以不了解,这个女人必须多多了解,因为她的想法可能会左右自己以后的发展方向。
白女士这次没再盲目相信洪涛提出的人选,她很清楚哪方面可以完全信任洪涛、哪方面要提出自己的意见,真是一个感性和理性的完美综合体。
主要是自己对股权、合资这种事儿也不太拿手,前几辈子倒是涉及过这方面的事情,可自己都是属于指大方向的角色,具体细节全由专业人士来做,除了结果之外,自己也没真的参与过。
可是经她这么一解释,洪涛觉得在她那张外皮里面藏着的其实还是一副中国女人的心思,忠厚、贤惠、顺从、顾家、舍己,还有点愚昧,完全没有自我。
“互联网这个行业是新兴的,谁也拿不准它的走向,前两年在美国可没少坑人。不过洪师傅要是觉得它是个机会,那自然就是机会。”
当然了,你也得赶上洪涛这么一个外表邪恶、内心善良的大善人,真要是落到那些传统的大师手里,白女士依旧是小绵羊的命运,早晚会被大灰狼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