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96章 应邀侍寝

“不光挨骂,还挨打了呢,可疼了!”腻在洪涛身上,齐睿的呼吸又急促起来,还没怎么折腾皮肤上就泛起了一层粉红,喘息着在男人耳边用最肉麻的腔调诉说她的遭遇。
齐睿就快成哭诉了,嘴撅的老高,眼睛里噙着泪,但手也没闲着,几句话的功夫洪涛身上能解开的扣子和拉链都已经解完了,手真巧啊。
和齐睿接触了这么久,她的习惯自己也多少摸到了一些。她愉快的时候就想要,郁闷的时候更想要,肉搏成了她发泄内心情绪的方式,越是情绪有大波动就越是兴奋。
“我就是个小女子,被人欺负欺负也就罢了,你可千万不能也像我和凡凡一样,成为她的手下败将。想好办法没有,你打算怎么对付我这位表姐,也就是你的女朋友?”齐睿的回答很有意思,听上去不像是在担心洪涛将来和她表姐相处不好,反倒有点挑拨的味道。
去饭店幽会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这次有点小意外,毕竟那位王妃就住在同一家饭店里。洪涛倒是没往别处想,只觉得这位王妃可能是不太好斗,齐睿之所以突然叫自己过去,很可能是在她那儿受了气。
今天的齐睿格外兴奋,甚至进入了一种半和-图-书疯癫状态,嘴唇都咬出血了,还不停的挺动着身体迎合。今天没有那些情趣用品的辅助,可是她把她自己当成了一件全功能情趣用品,就像拍广告片似的把她能想到、可以做到的方式几乎都试了一遍。要不是洪涛因为没有准备坚决不肯,她今天就得菊花残了。
这次洪涛答应了,他也正闲着没事儿干,大海战的游戏号暂时让唐晶拿走建立舰队去了,自己又不想掺和管理工作,重新练一个小号也嫌烦。
张媛媛这些日子主要在医院里陪床,经常整宿整宿不回来,因为孙丽丽已经到了预产期。为了确保大人孩子安全,洪涛通过徐老太太在协和医院找了一间高干病房,把这位姑奶奶给送了进去,否则自己就得成她的勤务兵和老妈子。
齐睿对黛安的问题嗤之以鼻,以自己的家庭背景,如果不把洪涛查清楚,自己和母亲敢和他接触?而且国内和香港还有很大不同,哪儿有什么黑社会啊。一个红社会就够老百姓受的了,再来个黑的,还让人活不。
此时门只是虚掩着,那个女人的半张脸正隐藏在门口的黑暗里,合算刚才她一直都在门缝另一侧透过衣服m•hetushu•com的缝隙偷窥呢。
“她从小就打我和凡凡,逼着我们写作业、练功、背单词,比我妈厉害多了,稍有不如意就体罚。不信你去问问凡凡,一听到我表姐的名字,凡凡立马就得消失。”
当然了,洪涛也不是随叫随到,多一半时候他都会拒绝,也不是故意要抻着她,而是不能因为她的情绪影响自己的生活。
“和你那位表姐聊得怎么样,是不是又挨骂了?”怀抱只裹着浴巾的齐睿,洪涛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是遭受了很大委屈,心里指不定怎么难受呢,否则不会这么猴急猴急的,半裸着就敢往屋外跑,和十多年没见过男人一样。
二百多美元一天的标准间,都快赶上天上人间一流姑娘的出台价儿了。这个问题自己也和齐睿说过很多次,让她能不能去租间居室房当做两个人亲热的据点,别每次都去饭店花那个冤枉钱。
“放心吧我的好姐姐,京城根本没有黑社会,天钺哥哥已经查过他了,没什么大问题,要是有,我妈也不会放心我和他在一起接触的。”
“腐女啊!约个炮还得五星级,一次就一个月工资没了,两次就差不多在天上人间叫个外卖了!”路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和-图-书,洪涛看到了前台里的今日房间牌价,小心肝直抽抽。
“我先去冲冲,坐公交来的,太挤了,一身汗。”扣子都解完了,洪涛三下五除二解除了武装,径直走进浴室。
“唉,她虽然只比我大三岁,可从小就管着我,比我妈妈还厉害呢。而且我这个表姐可聪明了,我和凡凡加一起也算计不过她,自然就只能被欺负了。”
“看不出来你在男人面前会这么骚,我看着都脸红!”欧阳天钺的名号还挺响亮,这个女人显然也认识他,也不再担心洪涛的背景问题,而是从门缝里伸过来一只手,在齐睿脸上狠狠捏了一下。
但话有说回来了,和齐睿在一起确实挺愉快的,她不光全身心的投入,一点做做的意思都没有,还不会给自己任何压力,非常非常纯粹的肉欲,不掺杂任何杂质,这一点连江竹意都做不到。
“身材是不错,可他长得也太怪了吧,笑起来就不像个好人,你确定他不是走黑道的?那种人可千万不能碰,麻烦很大的!”
“嘻嘻嘻,你就在这儿干看着吧,我去和他一起洗,不让你看,光让你听,急死你。”对于表姐的这种打骂,齐睿非常能逆来顺受,只是这次有了洪涛才稍微起了和-图-书点反抗的心思,把浴巾一解,蹦蹦跳跳的向浴室跑去。
刚按响了门铃,房门就开了,然后一个大个子就扑到了自己怀里,好在有一头长发,胸前还是软软的,否则洪涛就要过桥摔了。
忽然接到齐睿的电话,洪涛并没觉得意外,几乎每周她都找机会和自己在一起折腾会儿,有时候白天、有时候晚上、有时候就在车里。别看她外表看起来像个清纯玉女,可她的欲望要是来了,一分钟都不能等,玉女立刻就变欲女了。
可她却说必须去饭店,而是还得是高级饭店,因为那样才安全。这个理由确实也算说得过去,反正也不花自己的钱,洪涛索性也就不强求了。
其实齐睿并不在意这些,但自己在意,从小养成的洁癖啊,好几辈子都没改过来。明知道这种时候跑到卫生间里冲澡很破坏情绪,但不冲一下浑身都别扭,哪怕就站在花洒下面转个身淋点水也成。
“又打我!一会儿我就告诉他,让他帮我报仇!”有了洪涛在,齐睿底气明显足了,居然敢还手了,也伸手捏了她表姐一把。
墙壁居然会说话?还是女声!其实这不是墙壁,而是一道房门,只是房间里挂着窗帘灯光还很暗,再加上齐睿故意把和_图_书衣架放在门边挡着,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你为什么这么怕你这位表姐?不会是她也知道你和凡凡事情,抓住了你的小辫子吧?”虽然齐睿格外兴奋,但洪涛觉得她今天的体力好像不太足,没把自己的体力消耗光就投降了。这种情况在之前很少见,每次基本都是自己被她榨干。由于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自然而然又把原因归结到她那位表姐身上,以为是情绪过于激烈才消耗掉了体力。
“啊!还打人?她为什么打你?”齐睿的回答让洪涛也很吃惊,这位王妃脾气也太爆了吧,怪不得连她两个哥哥都容不下她,这不是疯子嘛。
“你就是个赔钱的小贱货,看见男人就发春,早晚有一天会被男人卖了的!”齐睿的表姐好像对男人有一股子发自内心的恨,时时刻刻都提防着。
“怎么样,他很强吧?一身都是肌肉,还不显得特别粗壮,摸上去也不那么硬,我就讨厌那种硬邦邦的肌肉男。而且他的体力可好了,每天都锻炼,还学过柔道。有机会你可以和他过过招,看看是柔道厉害还是你的柔术厉害。”浴室门一关,齐睿就把洪涛的衣服捡起来挂在衣架上,然后溜到房间的一侧墙壁旁,冲着墙壁小声嘀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