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97章 演给你看

而这番看似表白的话,并不全是说给齐睿听的,假如真有人在偷听偷看,就应该是齐睿的表姐,因为她就住在这座饭店里。
就算她把这一幕都拍成小电影、刻成光盘四处销售,自己也没意见,唯一关注的就是她会不会付给自己费用。好歹也算电影,片酬总得有吧。
“另外还有一个事儿你得帮我和你表姐打个招呼,千万别把我当成什么有素质的人,我也不向往那种人,更没必在这方面费神去培养我。就像咱俩刚认识时一样,那样做只能适得其反。”
说不定靠着这不片子自己还能去AV界发展发展,混个洪老师啥的当当,对于那个只闻名不见影的行业,自己真的挺感兴趣,没接触过的东西自己就好奇、就有兴趣去试试。
至于说她会不会拍下自己和齐睿鬼混的照片以后来威胁自己,洪涛觉得她要是乐意费这个力气也无妨。对别人来讲可能会在意一下这方面的事儿,但对自己而言,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和身边人的性命之外,就已经没有任何能威胁自己的人和事儿了。
这也是洪涛的一个习惯,只要是不清楚目的的事儿,他一概给归结到有意谋害的范畴里,这叫hetushu.com小心无大错。怀疑一切已经成了他的习惯,越是经历的事儿多,这种毛病就越重。
“那就要好看你表姐的身材怎么样了,如果能有你七成,让她像你这样欺负欺负,我也没意见。对了,听白姨说你表姐是个混血儿是吧?来来来,和我讲讲,她杂交的成功不成功?”
齐睿当然不知道这个外表大大咧咧的男人心思会这么敏感,很快就被洪涛抓到了更大的疑点,然后得出了一个基本靠谱的结论,有人在偷听或者偷看。这是她们给自己做的一个局,目的可能不是要害自己,而是要了解自己,以便以后可以随时害自己。
“要这么说的话,我必须要喜新厌旧了,以后你先靠边站,等我把你表姐追到手,咱们三个大被同眠,你们俩亲上加亲,多好!”
她刚才不是也说了嘛,从小就和这位表姐接触很多,话里话外还有点崇拜的意思。现在洪涛有点明白她这一身奇思怪想和古怪的嗜好是从哪儿来的了,原本还怀疑白女士是不是也有这种毛病,现在有另一个可能性了,还是她这位表姐,搞不好都是和她学的。
“睿睿啊,我这个人你还不和-图-书知道,脾气出奇的好,但非常有原则。在个人习惯上我愿意尊重任何人,在原则问题上必须要以我为准。不管对方是你父母还是你表姐,谁也不能改变我的原则。”
其实就算发现了也没关系,门后的人只需要转动一下钥匙,这扇门就会被锁死,照样发现不了偷听偷看的踪迹。
看来这位王妃不止是齐睿的表姐那么简单,搞不好她和齐睿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推理也很简单,她们三个从小就在一起摸爬滚打,她又比齐睿和凡凡大,这种癖好说不定就是她传染给齐睿和凡凡的。
一旦让洪涛起了疑心,他那双小眯缝眼就和预警雷达差不多了,每个细节都会被扫描到,然后经过那个见多识广的大脑一分析,没用的信息扔掉、有用的信息留下重新排列组合,最终就会得出他想要的答案。
这次齐睿看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对面的墙壁,准确的说是对面那个挂衣服的衣架。虽然是飞快瞟上两眼,但还是没逃过洪涛的小眼睛。
齐睿可能没觉察出来自己这番话有点反常,对于一个不经常撒谎的人来讲,这方面会很迟钝。可洪涛不同,他整天就没几句纯粹的真话hetushu.com,就算再不乐意勾心斗角,可好几辈子遇上的都不是怂人,脑子里早就有了各种预案,立刻就觉察出齐睿有点不对劲儿,然后废话就喷涌而出。
这样很不好,自己已经把她划在了圈子里,决不允许她做这种事儿。这么一琢磨,洪涛对她那位表姐的兴趣突然浓了起来。
对方应该是个女人,很可能是她的表姐。要多近距离的接触才能蹭到这么多香味呢?凡事儿就怕认真,稍微一琢磨,齐睿今天的表现就太令人怀疑了,她很可能是带着某种目的来套自己话的啊,看来自己还没真的征服她,居然敢吃里扒外了!
能逼着齐睿联手做局蒙自己的人很少很少,目前看来只有白女士,没准还有那位从小就给她造成很大影响的表姐。既然是这样,那就顺势提醒一下对方吧。
“哈哈哈哈……你就胡说吧,和我表姐在一起的时候你千万要管住这张嘴,她最不喜欢男人和她随便开玩笑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要怎么和她相处呢,我是怕你不小心惹恼了她,给你们俩之间的相处增加难度。”对于洪涛的说法齐睿报以大笑,笑完了又把话题转了回来,好像真的很关心洪涛和她表姐的和-图-书合作关系。
“讨厌,你们家人才是杂交的呢!我表姐可比我漂亮多了,身材也很好啊,小时候我妈妈是先教的她跳舞,然后才是我,我们俩和凡凡都是在一起练功的。”
可现在她的身上、头发里有一股子淡淡的香味儿,绝对不是房间里的味道,也不是浴室里那些洗浴用品的味道,那她是从谁身上蹭到的这些香味儿呢?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齐睿总用眼睛望向衣架的表现就很好解释了。那里根本不是墙壁,而是套房之间的隔断门,被人故意用挂着衣服的衣架给掩饰了一下,再加上厚厚的窗帘和昏暗的灯光,只要不走过去仔细探查,真的很难发现。
注意到齐睿这个反常表现之后,洪涛用余光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马上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不是一间标准间,更像是套房的一部分。这种套房自己住过,还不止一次两次,虽然格局不太一样,但原理都差不多。
同样的事儿也发生在自己和小舅舅之间,当一个孩子把另一个人当做偶像时,很容易不加辨识的把目标身上很多习惯都学过来,这一点自己感同身受。
再综合一下齐睿身上的香味儿和这座饭店的档次,她被人绑架胁迫的http://www.hetushu.com可能性基本排除,那最终的答案就是她伙同了别人在故意给自己做局,甚至不惜拉着自己给别人当面表演,可见这个人和她的关系要多密切。除非白女士也和她女儿一样有怪癖,否则门后的人有很大可能是她的表姐。
洪涛依旧是废话连篇,刚才他疏忽了一个问题,现在有了点警觉,立刻就感觉到齐睿身上的味道不对。她平时不用任何香水,因为她对很多刺激类的化妆品都过敏,粘上之后就会浑身瘙痒。
“和我相处最简单办法就是有话直说,这一点你做得就很好。你说想包养我就没扭扭捏捏,也从了你。你看,现在咱俩相处的多和谐,连外面那层伪装都省了,这才叫赤诚相见呢。”
“不过我可提醒你,千万别以为她想我这么好欺负,她不光会跳舞,还学过很多年柔术,小心一脚把你废了。”对于洪涛得陇望蜀的龌龊思想,齐睿一点都不在意,还透露了点她表姐的实力,这哪儿是警告啊,整个就是指点呢。
那齐睿到底是什么地方露出马脚被洪涛看出破绽来了呢?其实她已经很努力去装了,可惜不习惯说谎的人一说谎就会心慌,眼睛会不由自主的看向一个地方,和平时的习惯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