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02章 白主席的野望

电话那头的白女士倒是不着急,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洪涛身边的女人有点多,一个未婚妻情况不明,但看上去感情挺深;还有个张媛媛也不是好对付的,如果光有一个齐睿恐怕争不过她们,黛安就是安排过去的第二个自己人。
“是你妈派人给我送来的,至于是不是凡凡她哥的手笔,我看很像。先不管是谁做的调查,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从里面给我找出一点我应该听他领导的理由来,只要有,我今天晚上马上陪你一起上他的床,让干什么就做什么,绝不食言!”
“……这是天钺哥给你的?”齐睿伸手打开档案袋,从里面抽出几份东西看了看,都是对洪涛的调查材料,很全面,就差把幼儿园里的事儿翻出来仔细描述了。不光是洪涛,还有一部分洪涛父母、舅舅、小姨的档案资料。这种规格的调查报告让齐睿想起了一个人,凡凡的哥哥。
“睿睿,黛安不是小孩子了,她的问题必须她自己处理。洪师傅如果也制服不了她她就真的得回澳洲了,你不想以后见她一面还得去那么远的地方吧?”
母亲说的也有点道理,但她知道这不是母亲的全部想法。自己这位母亲心思深的吓人,能以一个续弦的身份在好几家之间游刃有余,脑子稍微差一点都不成。
齐睿找到洪涛的时候洪涛正陪着大姨夫在院子东边的大楼里巡视呢,这座楼经过半年左http://www•hetushu.com右的扯皮,终于被魏老太太给拿下了,具体花了多少钱洪涛也不清楚,反正单位里的人撤得挺快,不到一周时间就人走楼空了。
“哦,这么说倒是没毛病。不过你干嘛非要在院子里弄个苏式园林,这玩意花起钱来就没谱了,还得从南方找工匠和原料。门口不就是后海嘛,这么大水面还不够看的?”
至于说男朋友,据齐睿所知,她这位表姐根本就没找过一个正正经经的男朋友,全都是把人家耍弄够了之后一脚踢开,摔的越狠她就越开心。而且自己和凡凡也深受她的影响,最初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亲热就是被这位表姐带的。
可黛安就麻烦了,本来就是女孩子,还长了一副中不中、洋不洋的相貌,不光是齐睿的奶奶不喜欢她,就连她的亲生母亲也不回护她。而张家现在是女人做主,两代人都是女人持家,她父亲即便是想做点什么也无能为力。
按照她对洪涛的了解,这位高人恐怕是个花和尚,从他看自己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黛安虽然脾气很怪,可她确实是个美女,说不定洪涛会喜欢的。
“他会放弃马上就要到手的上亿投资?别说上亿,就算一千万他恐怕也得忍着吧,据我所知他好像都没见过一千万是什么样子的。舅妈也是,干嘛这么看重他,不会是真想给你找个男朋友吧?不对不对,他和*图*书当你男朋友也不够格,你能告诉我他到底哪点好吗?除了在床上。”面对齐睿的再次警告,黛安依旧是提不起半点戒心,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个档案袋,重重的扔到了桌子上。
自己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戏码,可这些东西从小就陪着自己,想不喜欢都没机会。这也是自己不想陪在父母身边的主要原因,那种日子太让人郁闷了。
这不,大姨夫正带着人过来勘验场地,顺便听听甲方、也就是魏老太太的要求。但接待他的是洪涛,自己这个外甥就代替甲方了,他说怎么盖就怎么盖。
“哦,我知道了。”齐睿挂上电话,看了看身后那家饭店的大楼,无奈的摇了摇头。
“生意就是生意,谈完了生意,你可以带他来我这里鬼混,一切花销都我买单,但在生意上我谁的面子也不给。我不止一次的警告过你,可以和男人上床,但不能信任他们,看来你还是没记住!”黛安的回答很干脆,一点不给面子!
“哎,正好,人家本家的人来了。齐睿啊,这是给你姥姥盖院子的金经理,你和他讲讲你姥姥的院子里为什么非要有一个苏式的小花园。”洪涛刚想回答这个问题,一眼看到齐睿走了进来,于是就把解答权交了出去,这是为了更有说服力。
“小涛,你和姨夫交个底,这家到底是什么来头,你是怎么认识的?”大姨夫听完了洪涛对未来院http://m.hetushu.com子的描述,建筑层面的问题基本搞清楚了,可其它内容还有点含糊。
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她的容貌,齐睿那位奶奶就是个很强势的女人,还特别传统,虽然很早就去了国外,但在家中还是传统中国人的做派,喜欢男孩就不可避免。
这样一来自己这边也有两个女人陪在洪涛身边,数量上不算亏、质量上也不算次,再不能把他牢牢拴在自己家族这边就真没招儿了。一个女儿、一个外甥女都贡献出去了,怎么也得算诚心诚意了吧。
目前张家还不太了解洪涛的秘密,一旦她们也上了心,恐怕来的就不是黛安,而是好几个黛安的表姐表妹。与其让对张家言听计从的女人过来,不如让这个对张家成见很深的外甥女来试试。她说是张家的姑娘,却和自己更亲,到了关键时刻有很大可能会偏向自己这边。
“……你就不能看在我面子上让让他,就一点点。”齐睿没法回答表姐的问题,就算这笔投资谈崩了,有关洪涛的隐私她也不敢说。既然没法讲道理,那就只能赖皮赖脸的求人情了。
洪涛这番解释让大姨夫放下不少心,先付款后干活的方式可以说是非常非常优厚了,这么大工程就算不偷工减料也能挣个几百万,不让垫资绝对是美差。
至于说这笔投资的事儿,黛安不成还有黛安的哥哥呢。在这件事儿上自己确实有私心,不想让张家和*图*书和洪涛有太紧密的联系。原因很简单,张家那位老太太太难斗了。
“妈,黛安这边我说服不了,她那股子劲儿一上来姑姑也没办法,您看是不是回来一趟,我真担心洪涛会和她发生冲突。”自己没辙不代表所有人都没辙,就齐睿所知,有一个人的话这位表姐还是肯听的,那就是自己的母亲,打电话求救兵吧。
黛安用手指敲着档案袋,脸上全是讥笑。这些东西她已经看了几十遍,几乎每天睡醒了都要看,闭眼之前还得看,可依旧没找到她想找的答案。
这下齐睿是真没辙了,这位表姐就是这个德性。她从小被家里忽视,被一个人送到寄宿学校上学,放假的时候也没人会想起她,要不是有自己母亲把她接回家里,估计整年也见不到家人。
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长相。黛安的两个哥哥虽然也是混血儿,可他们继承母亲的基因更多,至少在外貌上看上去和中国人没什么区别。
“洪师傅是个大慈大悲的高人,你这么古怪的丫头他不是照样让你言听计从了嘛,想来黛安也不是难事儿,耐心点,只管做好你的事情,不要过多干涉。”
“人家一个老太太,家里人又都在国外,我好歹也是个邻居,远亲不如近邻嘛,就帮着跑跑腿儿呗,纯属尊老爱幼。您别担心我,更别担心钱,人家老太太有的是钱。您把预算弄出来,先付一半工程款,房屋主体建完就付另一半,http://www.hetushu.com绝对不让您垫资一分,外甥我还能跟着外人坑您吗?”
可他还是有点问题,因为按照洪涛画的草图,院子的后半截就是个小花园,里面还得有亭台水榭什么的,还得是纯苏式的。京城里很少有人家会这么盖院子,这不成不伦不类了嘛。
“归国华侨,挺有钱的那种华侨,身上还背着民主党派的盖子,挺硬的。她原本想买我和我小舅的这两个院子,那我哪儿能卖啊,就给她们出了个主意,把这座楼给拿下了。”
光买下楼还不算完,还得拆平了盖大院子。这么肥的活儿洪涛自然不能让它流到外人田里去,于是就拿自己家院子当样板,间接向魏老太太推荐了大姨夫。
其实这种事要是放在自己记忆恢复之前说,自己也不信,怎么看怎么像小舅舅那伙人耍的把戏,但现在自己却要去说服同样不太信的大姨夫了。
在二环内盖这么大院子,先不说钱的事儿,这家人的层次就有点高啊。而这么高的人家怎么会这么信任自己这个外甥呢,他说怎么盖就怎么盖,听着就不太靠谱,这个问题必须搞清楚。
这种遭遇造成了黛安强悍的作风,因为大部分事儿都没人给她出主意,更没人来安慰,只能靠自己。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毕业后,她浑身都长满了刺儿,再加上本身确实有能力,所以踩一踩男同事、男上司一直是她的癖好。甚至连她两个亲哥哥都不放过,能踩一脚的时候绝不脚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