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05章 成功产品

优良杂交品种!小吧台前和这位戴安娜面对面,洪涛的两只眼就开始扫描了,从头发到脚尖、再从指尖刀眉梢,最终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这个混血姑娘除了嘴唇上的唇纹有点深之外,相貌上几乎找不出什么瑕疵,至少按照自己的标准衡量很完美。
已经有好久没人这么命令自己了,洪涛觉得反倒挺有意思的。几年前张媛媛倒是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但这两年她越来越温顺。齐睿有时候会发飙,但她那种完全是女孩子的小脾气,没什么威力。
顺滑的丝质长裤下摆有些宽松,但大腿和腰臀的部位很贴身,翘、鼓、圆润,甚至能感觉到每块肌肉的弹动。既然人家给自己带来了快乐,自己就别太挑了,视觉享受也是享受嘛。
每个人都是有气场的,黛安的气场就很强大。和她在一起时,连洪涛这种老油条都有种拘束感,不由自主的就会注意很多个人小节。
“那我在游戏里欺负她可以吧?在单位我受了她的气,回家就在游戏里报仇,这样我就平衡多了。”这个消息确实让洪涛吃惊,这个女人真够狠的啊,玩个游戏还如此认真,确实精神不太正常。
欧美女人hetushu.com里酗酒的可不是少数,更不分年轻和年长,如果她也是其中之一,那这幅好皮囊就毁了。用不了几年,全身皮肉就会松弛。
身材嘛,进门握手的时候大概扫了扫,也很不错,上围、腰、下围的尺寸都非常标准,更具体的还看不出来,她穿了一条比较宽松的长裤,很影响自己的测量精度。
这份材料全是英文的,以她的脑子不会犯这种错误,那就是明摆着要让自己出丑,不过她的背影让洪涛的心情好了许多。
“我的英文没有你的中文好,简单对话还可以,长篇大论的看英文资料就不成了。这样吧,麻烦你给我简单讲一讲重点,细节方面就免了,我相信你的能力。”其实洪涛已经把这份材料大致的翻了翻,想当年自己连成集装箱的航母动力说明书都能凑合看懂,这点玩意算个屁。
但现在必须要低调点,她不是喜欢强势嘛,得,那就让她强,这点小委屈自己能忍。不管是看在齐睿面子上还是她这副好皮囊份上,绅士嘛,洪涛打算用绅士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了。
“谢谢,这是我和我团队这些天整理出来的谈判方案,你可以和_图_书先看看,如果没意见就可以通知对方公司进行正式接触了。”
洪涛的态度起作用了,黛安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但她没有投桃报李也把姿态放低一些,反倒变本加厉,全完主导了这次会面的节奏。就好像洪涛是她的一个高级下属,客气是客气,但语气全都是命令式的,没有征求洪涛意见的意思。
其实更翘的还不是臀部,而是这件新换上装的效果。它就是两片布条在脖子上一搭,从胸前交叉之后又在腰上打了一个很大的蝴蝶结。只把重要部位掩住了,整个肩膀、两肋和腰肉都暴露在外面,还有一条深深的沟壑。至于说后背嘛,除了后脖颈子上的一个布条之外啥也没有。
“你的中文真好,一点听不出来口音,标准的普通话,比我还标准。”为了防止那只热乎乎、骨感很强的小手太快从自己手里抽走,洪涛试图用废话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她就算把酒都泼自己脸上,再用那双高跟拖鞋给自己一脚,自己也会保持微笑,绝不恶言相向,这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称呼你洪涛,你称呼我黛安,这样比较简单。”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了足有和-图-书两三分钟,谁也没说话,都在用眼睛打量对方,而且还是不避讳那种直视,不像要合作,更像互相挑衅。最终还是黛安先张嘴了,同时再一次伸出右手。
“我约了我的团队在楼上开会,顺便也让你们认识一下。对了,如果你要是有团队,也可以让他们一起过来。大家以后就都是同事了,多熟悉熟悉对沟通有好处。”
突然碰到黛安这么一位气场强大的女强人,洪涛打算尝尝美女上司是个什么滋味。还真别说,想来想去,自己好像还真没尝过这种滋味儿,值得试试。
如果是齐睿穿这种长裤,会显得很飘逸,她虽然个头很高,但臀部并没那么浑圆,亚洲女性通常也不会有这么挺翘的臀峰。
可惜这一招不太好使,黛安的手只和自己沾了一下就走了,接着从吧台上拿起一沓子打印纸递了过来,然后下了吧凳,挺胸昂头的走向了里间。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黛安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合算她是去换衣服了,这次还是长裤,材质像是棉麻,也更宽松,但大腿以上的地方依旧很贴身,这倒不是裁剪手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是她的身材就如此。
“真是不省心啊…m.hetushu.com…我和你有仇吗!唉,看在屁股的份上我忍了!”洪涛只翻开一页就把眼光从纸上挪开了,盯着黛安的背影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看完了?感觉怎么样?”把两个酒杯都倒上酒,黛安看到那份资料就放在吧台上,抬起眼皮盯着洪涛问。
“……好吧,拿上资料,我们边走边说。时间快到了,我非常讨厌迟到。”面对一个毫无脾气、软柿子般的洪涛,黛安好像有点失神。
会面的房间也不是九楼,真的在十楼一个套间里,不过洪涛并不认为那天在隔壁偷看的不是齐睿这位表姐,因为房间里的香水味和那天齐睿身上的一模一样。
“嘻嘻嘻,当然可以,还得使劲儿虐她,她老欺负我,正好替我报仇。你要是能用游戏把她弄哭,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什么要求都可以!”不得不说的是,齐家、张家、冯家包括魏家的女人都不太正常,一个比一个怪异,只是表现形式不同。齐睿现在的表情说明她真想看到表姐被人欺负哭,光是说说就特别过瘾。
穿这种类似礼服的上装,必须对身材有足够的信心,皮肤还得过硬,最主要的是胸前得有料。这两根布条如果不能被完全撑起来和图书,那就等着出丑吧。稍微一弯腰或者一转身,里面就全曝光了,因为这种上装是无法穿内衣的,撑的越高反倒越保险。
再次来到王府饭店时,洪涛还是打扮了打扮,西服肯定是不穿,但穿了一条西裤和一件素色衬衫,鞋也换成了休闲皮鞋。
他平时的穿着是很随意,但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在某些场合还懂得基本礼仪。太随意的着装去见一个人,要不就是熟人,要不就是无关紧要的人。这两种人都和黛安沾不上边,她又很看重这种礼仪,所以还得讲究讲究。
黛安现在就很保险,在洪涛身前还敢垫着脚伸手到吧台里拿酒瓶子,虽然露出一片白花花,但重要部位一点都没显。纯纯的诱惑,让你以为啥都能看见,却啥也看不见!
“我哪儿有什么团队啊,只有一个技术方面的顾问,但他现在还没辞职,恐怕过不来。没关系,以后的工作大部分都是你和你的团队来做,我只是配合你的工作,给你提供足够的支持,只要我们俩沟通好就够了。”
端起酒杯和对方轻轻碰了一下,刚送到嘴边,洪涛觉得这个女人确实很暴力,同时还有点担忧。大早上的就喝威士忌,千万别是个酒腻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