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06章 地主之谊

“我这个人没什么脾气,也不喜欢干涉专业人士的工作,其实是很好相处的,这一点你可以去问问齐睿。她在公司里任总经理,我只挂名总经理助理,大部分公司事务都是齐睿说了算,只有在大方向才由我定夺。”
“不不不,咱俩不是上下级,应该是一种合作关系。我需要你的专业知识和管理能力,你需要我的眼光。如果咱们俩合作得很融洽,你就可以收获成功和荣誉,并为家族投资赢得利润,我获得另一部分盈利,是双赢的局面,何乐而不为呢?”
“就因为你是张家的人,所以你才不会和我作对的,这要是换个外人我还不放心呢。这样吧,我给你一次算计我的机会,你大可踢我一次试试,不管输赢我都赦你无罪。”
看到黛安笑了,洪涛笑得更灿烂。即便知道她不是好笑,那也没关系,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自己哪儿有工作要聊,外面晴空万里、微风拂面,如果不能携美同游,岂不是极大的浪费。
好人必须有好报,更何况是个很有能力、很有工作经验的美女经理人,这个总经理就是你了!我就这么仗义,感动不?感动就赶紧跟大爷走,大爷带你嗨皮去!
“要不这样吧,我这个新任助理就先带你随便走走如何?京城的春天虽然有点干燥,但气温还不算太高,是个出行的好天气。远的地方先不考虑,故宫如何?还可以去景山上看m.hetushu.com看全城风貌,顺便去吃吃烤鸭什么的,这也算是我应尽的地主之谊嘛。”
“怎么样,我释放出来的善意足够多了吧?可以初步达成谅解的话,咱们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这座大楼?相比室内我更喜欢室外的环境。”
但没辙啊,自己从来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生意人,说是赌徒到更贴切,还是个喜欢作弊的赌徒。赌注就是时间,作弊手段就是脑子里那些记忆,百试不爽,全胜没负过。
“你们先回去吧,先把对方公司的材料准备好,我和洪涛先生谈一谈。”不知道是怒极而笑还是确实有忍功,黛安听完了洪涛絮絮叨叨的废话,不光遣散了两名属下,还冲着洪涛笑了笑。
“至于说谁领导谁的问题嘛,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这位总经理职权范围内的事儿只要不影响公司的长期规划,我就不干涉。”
但黛安并不气馁,她决定先退一步,只要洪涛还是人,自己就能找到他的弱点。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假如自己在她的位置上,也不会轻易信任别人的。这尼玛不叫做生意,这叫押宝呢,违反了很多常识。
“所以呢,咱们还是老规矩,专业问题由诸位做主,我绝不干涉,需要我帮助时喊一声就可以;大方向上我自己来,假如我搞不定,我会主动向各位提出请求。”
这是一种天然的亲近感,至于说她以后会不和图书会和自己对着干,其实不用太操心,只要能在七月份之前与讯通公司达成入股协议,以后她就更没资格和自己掰手腕了。自己不用使用任何特殊手段,就能让她心服口服。毕竟是每年上亿的收入,再能说、能算计,也不如能干出成绩来让人信服。
“董事会的组建才是她们的权利,但其中不包括总经理的职位。你还没听明白……好吧,我就再说得明白一些。你家的这笔投资只有分红的权利,没有参与公司人事管理和财务管理的权利。所以吧,董事会基本就是个摆设,是为了应付其他股东用的。那么咱们可以出发了吗?”
充其量算个投资监理人,不光没有决策权,还得受到洪涛的制约。不管这次投资成功与否,她的未来都不是很明确。会不会像之前几次一样,自己把荒地弄成了良田,然后家里一句话,良田就归了两位哥哥,自己还是一无所有,很可能啊。
“你平时就是这么和下属沟通的?”看到洪涛搬着椅子凑到了自己身边,黛安很想飞起一脚把这个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花花肠子的混蛋从十层踢下去。合算他心里啥都明白,就是嘴上不说,成心看自己表演。
“这件事儿你可能还不知道内情,涉及到商业秘密我也不能和你详细讲。但有一个事情我能确定,就是未来总经理的任命,必须、也只能我一个人说了算。不管是你的和_图_书舅妈还是家里人,她们无权过问。”
要说张家人也是够狠的,不就是个长得像外国人的女儿嘛,你们有那么多钱,随便给她拿点就当是嫁妆不成嘛。这事搁谁身上也得生气,光让马儿跑不让马吃草,这种活儿如果不是自己家里的,谁他妈乐意干啊。
“这时候我就有点霸道了,谁也不许和我抢。你说那么多工作别人都干了,就这么点事儿还不让我受受累,那我不就成废物啦。”
黛安到底怎么想洪涛其实并不关心,他此时只想和她肩并肩的出去走走转转,要是能手拉手就更好了。她和齐睿这一对儿姐妹让自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知道在哪辈子里,自己也认识一对儿姐妹。姐姐是个女强人,妹妹也和齐睿似的精灵古怪,虽然她们是美国人,但感觉差不多。
黛安显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小女人,她是职业经理人,如果连这点肚量都没有,恐怕早就被踢回澳洲放牛了,还有机会和她的两位哥哥斗得不可开交?现在她对自己的态度不过就是一种病态,她不信任自己,或者说她不信任任何人。
洪涛看出来了,黛安非常非常生气,自己左躲右躲还是惹美人生气了。如果就这么不欢而散,那她回去肯定越想越生气,对今后的合作很不利,所以还不能散会,必须多交流交流。不过那两位大老爷们就没必要旁听了,你们级别不够,没权限听。
和图书既然你定了三天后,那就三天后,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到时候我亲自过来接你。干脆这样吧,我再兼职一份总经理助理的职务,反正你以后也是讯通公司的总经理,身边不能没个跑腿的。”
就算是自己家的大部分人估计也不会干,从这点上讲黛安不管是从做人还是职业道德上都已经超出及格线了,算个好人啊。
“大可不必一口一个先生,还您啊您的,咱们大家是初次见面,可能还不太了解我,那我就再仔细介绍介绍自己。黛安你早上在房间里说的一句话我非常赞同,那就是沟通顺畅,这是合作的基础。”
“我就喜欢给有本事的人跑腿,反正每天也没什么事儿做,这不为了讯通公司我刚把工作也辞了,说起来真的很可惜啊,一个月三千多块工资就这么没了。哦,你们两位如果忙就先走吧,我和黛安小姐多沟通沟通,免得以后再出现这种误会。”
“但只有一次,我虽然心善,也不能毫无原则的当烂好人,毕竟还有很多人要跟着我吃饭,老这么折腾,我没事儿他们受不了。我第三次邀请你和我出去看看春天的京城,别让绅士等太久。”
现在洪涛终于明白了,黛安心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大怨气、为什么毫无缘由的就对自己这么敌视,合算张家派她来只是当临时工的。她这股子敌意不是特意冲着自己发,只是在借题发挥,要为她自己挣得应有的位置和尊和-图-书重。
“你就不怕我和董事会联合起来把你踢出局?毕竟是我张家的人,胳膊肘不会往外拐的。”黛安确实感动了,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但是没搭理洪涛伸出来的手,也没挪动脚步,看来感动的还不太够。
黛安拿这件事儿当成自己的软肋,打算对自己致命一击之后反败为胜,招儿是真狠,时机也对。可她还是漏算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自己的软肋下面根本就不软,里面也没重要器官,扎穿了都不太疼。相反,她却把底牌打了出来,现在手里没牌了。
“黛安,你来京城也有不少天了,齐睿有没有陪你四处走走?唉,这是我的失误,她工作也挺忙的,游戏公司那边也是离不开她啊。”
“我并没得到总经理的任命,这件事儿现在提恐怕还有点早。”黛安很敏锐的抓住了洪涛话里的一个关键点,她并不是来当什么总经理的,只是受家族委托带着钱过来投资的。
自己的招数到了这个男人面前就像给人家挠痒痒一样,他是既不怕损失钱也不怕失去生意,更不要脸皮。这还是人吗?如果连人都不是了,自己以前对付人的招数好像真的就不管用了。
“我很荣幸接受你的提议,但我要先回房间换衣服。”牙都快咬碎了,黛安感觉眼前直发黑。自己在香港好几家上市大公司里都拼杀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可今天却栽在一个京城二流子手里了,还输得这么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