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11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如果真碰上他也不知道或者说不清楚的事情,只需要叫声大爷,蹬车的老头就会帮着补充完整。而且老头还和黛安展现了一下他的英语基础,据说是和他上初中的小孙子学的,标准的美式英语,逗得黛安仰天大笑,洪涛则眯缝着眼斜楞着她胸前的波涛汹涌,至少有八级海况。
抓骑车的男人也没用,先不说追的上追不上的问题,旁边这几个男人也不会让自己痛痛快快的追。如果真和他们冲突起来,危险性还非常大。
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这个老头算是白活了,连这点道德底线都没有,抬杠还带急眼的,什么人性!
碰到有意思的情节她也会笑,碰到洪涛故意刺她的时候又咬牙切齿的恨。在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里,黛安就在这两种状态里不停的切换,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她已经让洪涛揉搓得没什么脾气了。
“我的鞋跟……我的包……她们、她们……”现在黛安也顾不上什么别扭不别扭了,主动搂住了洪涛的肩膀。
老碎嘴子碰上小碎嘴子,必然是一场看不到硝烟的战斗。别看洪涛年纪小,其实他比这个老头活的年头长多了,道行也深,火力更猛和-图-书,连民族英雄都弄出来了。
不过很快她就没时间后悔了,洪涛开始变身为一名合格的导游,随着三轮车的行进,介绍完左边介绍右边,不光说现在还得说以前,几乎每座建筑、每条街道他都能说出点故事来。
“报啥警啊,赶紧上来,我们得逃跑了!她们都是有同伙的,我打了她们的人,一会儿就该有人拿着刀子来找咱们算账了。你是要钱还是要命?要命就赶紧上来!”
作为一个本地人,还是混过街面的,洪涛深知今天这个亏算是吃定了,现在追上去你抓谁?抓中年妇女没用,因为她手里没赃物,警察来了也拿她没辙。
“老帮菜,你就缺德吧!……别理他,他是没挣到咱的钱故意污蔑我呢。”太可恨了,如果不是黛安在一边看着,洪涛都有心追上去把自己的三十块钱抢回来。
他知道今天栽了,这是碰上高手了,此地不能久留,再说下去自己就得成汉奸,不光挣不到三十块钱,搞不好还得免费拉这两位去北海吃仿膳。
“我去那边买个一次性相机,小心你自己的包,她们可不光会乞讨。”鉴于黛安身上也有功和_图_书夫,洪涛还是比较放心的,也就没陪着她一起,而是向另外一侧的小卖部走去。
“嗯,百分百是。带她们来的大人就在附近监督,每天要是完不成定额,回去轻则挨饿、重则挨打。给,一人一百,你去拿给她们。虽然咱救不了她们,也明知道这些钱是喂狼了,但至少能让她们今天过得稍微轻松点。”
“姑娘,大爷我好心提醒你一声,离这个小子远点,他不是个好东西!”老头一把抢过洪涛手里的钱,先蹬车再喊话。
“报警!报警!我的卡、电话都在里面!”黛安对洪涛无动于衷的态度很不理解,她想自己报警,可是两手空空,只能再求助洪涛。
“我操……你倒是动手啊!”把相机往柜台上一扔,洪涛撒腿就往那边跑,一边跑还一边喊。不是会柔术嘛,你倒是柔啊!
“大爷您就自足吧,要不是我媳妇穿着高跟鞋,我本来打算带她一路溜达过来的。能省就省,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报个屁的警,这种事警察来了也没辙,而且也不会来,一听事实陈述,肯定先让你和-图-书去故宫门口的警务室登记,啥用没有。
“她们也是你说的那种孩子吗?”黛安的注意力并没在洪涛和蹬车老头身上,她正盯着故宫门口那几个在人群里转来转去乞讨的小女孩看。
想知道一个人的母语到底是什么,不用听口音准不准、使用次数多不多,只看看她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哪种语言喊得最顺嘴,肯定就是母语。
周围是不是还有他们的同伙洪涛也不清楚,但他明白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走,自己没把我能无损的战胜他们,好汉不吃眼前亏。
“我说爷们,你没钱坐车却有钱吃仿膳,这也太鸡贼了吧!”黛安左边看看景山、右边看看故宫大门,没想好该先去哪儿。还没等她拿定主意,蹬车的大爷又插话了,洪涛和黛安说的安排他全听见了,很是不满。
洪涛回头一看,好嘛,黛安被四五个小女孩包围了起来。有拽衣服的、有抱腿的、有拉胳膊的,另外还有三四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中年妇女正在和她争夺手包。
洪涛话音刚落,筒子河边那三个男人也有了动作,一起向这边走来,看来他们已经摸清了自己和黛安时独自来的散客,没有旅行社带和*图*书队,打算过来看看能不能再敲一笔。
黛安已经被她们拉得东倒西歪,顾得了下面顾不了上面,顾得上脚下顾不了手里,显得非常狼狈。
看到黛安的表情,洪涛就知道她心里最想干什么。那也别等她张嘴了,自己主动点效果更好,当下拿出钱包抽了五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滚开,再不走我动手了啊!”可惜黛安始终也没柔起来,还是洪涛冲了过去,飞起一脚把那个抓着手包不放的中年妇女踹倒。然后揪着两个孩子的头发往旁边一甩,再大喝一声,总算是驱散了这些孩子和妇女。
“你现在饿吗?如果不饿咱们就先去爬景山,然后我带你去北海仿膳尝一尝过去皇帝吃的饭。今天时间不够,下次再去故宫吧。”下了车,洪涛一边掏钱付车费,一边征求黛安的意见。说是征求,其实都给安排好了,更像通知。
“算我借你的……”黛安没想到坐车都要和车夫算计的洪涛会这么大方,即便知道他是在故意讨好自己,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其实您都不该收我这三十块坐车钱,说不定她祖上还参加过八国联军呢。他们当年在咱们领土上祸害,现在我反过头祸害他们和-图-书的后代,怎么讲也得算是抗击外国侵略者的民族英雄吧,您好意思收民族英雄的车钱吗?”
“……晚了,追上她也没用,包已经转手了。”洪涛顺着黛安手指的方向一看,刚才被自己踹倒的中年妇女已经跑到了筒子河边上,那里站着三四个男人,其中一个正骑上一辆自行车准备离开。
这些人可不是街面上的混子,他们都不是本地人,又是捞偏门的团伙,除了钱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情面可讲,你提谁都没用,惹急了他们上来就是一攮子。扎了也是白扎,人家往老家一躲,你知道他们是从哪儿来的?
“洪涛……洪涛……help!help!”挑了一个相机刚付完钱,故宫门口就传来了女人的尖声惊叫,前面是中文,后面干脆就改英文了。
饶是黛安性格再狗怂,也没法对洪涛置之不理。毕竟她是真没来过京城,这些历史、人文小故事又讲得这么精彩,她不光喜欢听,还忍不住要提问,一来二去就又和洪涛交流上了。
她的高跟鞋已经掉了一只,另一只倒是在脚上穿着,可是鞋跟已经和鞋底分家了。刚稳住身形,她又发现手中的包不见了,左右看了看,指着远处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