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14章 合作条件

“这就需要你来想了,我已经开了价,而且是底价,在满足我的报价之前,我仅仅代表我家的利益,并不是你的合伙人。”黛安这番话说得很直截了当也很理智,她在明确告诉洪涛不会马上合作,自然也不会任由洪涛指点什么大方向。
“……齐睿和你说的吧?这个丫头越来越像个家庭妇女了,嘴上就没把门的。怎么着,现在你和她又站到同一个战壕里了?”张媛媛是怎么知道自己去见黛安了?这个问题很微妙啊,除了自己之外好像就只有齐睿知道。
“这是谁又惹你了?脸拉得比驴都长,那个洋婆子不好对付?哈哈哈哈,真是新鲜事儿,我真想见见她是何方神圣,居然能你把弄成这幅模样!”张媛媛今天回来的挺早,洪涛进门的时候她正抱着小马超在院子里转圈,看到洪涛黑着一张脸,她也跟了进来。
“你的家庭很幸福,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父母过世时你已经成年了,很多人还享受不到你父母一样的关心、照顾。比如说你父亲每天工作那么累,还会在周末带你出去玩、还会到学校帮你和老师理论,这些东西我从来都没享受m.hetushu.com过。”
“您看这样成不成,我也不找什么张家李家了,我就和您私人拆借一千万美元,打到黛安账上作为她的私人投资。当然了,这笔钱只能用于入股讯通公司,至于别人是否乐意投资,就让黛安去运作吧。我想她会珍惜这次机会的,她也有这个能力。”
烦了,洪涛这次是真烦了,带着你们挣钱你们还这么多屁事儿。想玩就一起玩,不想玩就一拍两散,大爷还不伺候了。
“看来你小时候很惨啊……你是打算接着去故宫还是在这里划划船?”洪涛还是没追问黛安的过去,又把话题引开了。
失去了尊严的黛安恐怕就不是现在的模样了,容貌身材不会变,但气质性格上肯定大相径庭,到时候自己会不会喜欢还很难说。亲手去摧毁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人,是件损人不利己的事儿,能避免就避免。
说完这一切,黛安就径直向南门走去,也不管洪涛是否跟着。出门之后先给洪涛叫了一辆车,很礼貌的感谢了这几个小时的导游,然后执意让洪涛上车先走。
“你不会还喜欢洋婆子吧?”张媛媛没有和-图-书承认也没有否认,把小马超塞到了洪涛怀里。
在仿膳吃完午饭,洪涛刚讲到小学一年级。黛安好像并不烦,有时候还会插嘴提一些她想象不到、理解不了的问题,并得出一个结论,洪涛比她幸福多了。
“我可有什么东西能和她交换呢?”可麻烦就麻烦在这里了,自己不想摧毁她,她却步步紧逼,非要进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状态,而自己又没法和她讲明白这一切她是毫无胜算的。面对一个自卑、自负、自恋的综合体,洪涛也有点麻爪了。
她要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也不光是钱,这个女人甚至比当初的江竹意野心还大、冲劲儿还足。当初之所以能收服江竹意,完全是因为自己有权势、有地位、有武力,现在自己屁也没有了,该怎么去让黛安心服口服呢?
“她的开价很高,我的时间又很紧,短时间内肯定谈不拢。您看能不能和张家沟通一下,把这家公司的管理权交给黛安,受到的损失以后我找机会给他们家补上。”实在想不出办法了,洪涛只能再给白女士打电话,把自己的想法和她说了说,打算替黛安从张家争取点权益。
白女士也听出来和*图*书洪涛这边要翻车,自然是赶紧安慰,一口答应马上去和张家交涉。不管结果如何明天肯定有答复,不会耽误洪涛这边的投资计划。
“这个小王八蛋的娘都能喜欢德国人,我凭什么不能喜欢洋婆子?再说了,她还有一半中国血统呢。”累了一天事情还没办好,洪涛对小马超就更没好气了,一伸手捏住了他的脸蛋,龇牙咧嘴的试图把孩子吓哭,这样自己就不用抱了。
对于黛安提出的条件,洪涛原本可以继续给她施压,让她把开价再调低一些。可是这次他对漂亮女人心软的老毛病又犯了,也不光是心软。通过这几个小时的接触,洪涛感受到那层坚硬的外壳下面藏着的是一个非常脆弱的灵魂。
既然她这么急,洪涛也就不客气了,白日宣淫,不光宣,还得有个小观众。早就警告过你们别把孩子往我屋里送你们非不听啊,那就别怪我不教好,来吧,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等着看肯定不成,自己没时间了。和她交底更不成,有一个齐睿已经很让自己为难了,再来一个更难斗的绝对不可以。和自己的小命相比,洪涛觉得再美的女人也是骷髅。一切享受必须建立hetushu•com在自己安全的前提上,否则免谈,连考虑都不予考虑。
“跟你娘一样,没心没肺的玩意!要孩子是吧?正好,今天我让那个洋婆子勾得全是火,也别等晚上了,就现在吧!”又来了,这些日子张媛媛已经有点走火入魔的趋势,每次亲热完都摆出一个四脚朝天小蛤蟆的姿势说是要增加怀孕几率。
“真是个敏感、固执的家伙!还敢和我提条件,你真不知道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洪涛也没坚持,上车返回了自己家。
她知道洪涛不喜欢小孩,可是一有机会就玩了命的让洪涛多接触小孩,想用这种方式改变洪涛的习惯,为她将来的孩子铺垫铺垫。自打看到丽丽成功生下一个孩子之后,她的信心就更足了。孙丽丽也流过两次产,和她情况差不多。
“白主席,您给我弄了一个大麻烦。对,就是黛安……不不不,我不是要撤换她。她本人我很满意,只是如何让她也对我满意就有点难度了。”
“我想还是回去吧,这几个小时我过得很快乐,但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干。我想我们俩能不能达成一个私下协议,我可以配合你把投资入股的事情尽量做好,就像你说的,大和图书方向由你来把握,具体工作我来做。但我需要足够的回报,不是随随便便的承诺,那没意义的。”
“你看,他对你不认生,你还挺有孩子缘的。喜欢不喜欢我不管,是洋婆子还是串儿我也不管,我只要求有个我们自己的孩子!”看着面前这张狰狞的怪脸,小马超还挺坚强,没有哭的意思,还咧开嘴笑了。
“我再说句多余的话,黛安就算再不受重视,张家也不能光使唤人却不给应有的待遇,养个姑娘合算还养成仇人啦!我不管她家内部有什么牵扯,反正这件事儿不能这么办。”
“你认为怎样才算是足够的回报?”谈工作洪涛也不介意,自己这么使劲儿接近她,并不全是为了私欲。
她这层硬壳就快扛不住了,有点内外交困的感觉。自己可以把她的外壳打碎,然后再把她里面的灵魂拉出来使劲儿鞭挞,直到屈服为止。可这样做太不人道,她和自己又没仇,还挺让自己喜欢的,干嘛为了点面子就这么狠呢。
黛安不愧是个工作狂,玩的时候脑子里也想着工作,很干脆的拒绝了洪涛接着游玩的提议,把话题转到了工作上。这次她没再和洪涛绕圈子,很直白的提出了一个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