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16章 怪人

“哼!我也不会因为一千万就把自己卖了!那他总有所图吧?我不信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这种入股的事儿也犯不着费这么大力气。有了这一千万美元,他只要花几百万人民币找个好点的事务所就能解决,干嘛非要选择我?”
“我妈说这笔钱他还会转借给你,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可能连利息都不会收。这下你有钱了,我也不是一点功劳没有,给我买辆车不亏吧?”
“他做事儿就这么怪,我这个总经理也是他逼着干的,还给我描绘了很远大的前景。我是不想信,可有时候仔细想想吧,还真有可能实现。”
齐睿身上有很多闪光点,比如诚实、善良、聪明、不势利、有正义感。也有不少致命缺点,任性、幼稚、理想主义、还有点变态。
“你也不用和我嘴硬,不喜欢你会和他去逛公园,还穿他的袜子?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你除了和我还有凡凡之间互穿过衣服,穿过一次别人的衣服吗?还是个男人,第一次见面的男人!”黛安这张冷脸能蒙别人,却瞒不了齐睿,她们之间的关系太密切,所有生活细节都清楚。
入股的事儿也不是换了别人就完不成,正相反,除了和-图-书时间稍微有点匆忙之外,这笔投资并没什么难度,自己那两个二世祖哥哥来了也照样没问题。理智告诉她,这个洪涛对自己图谋不轨,必须警惕,于是原本刚有点的好感又没了。
“胃口?表姐……以后你可得多照顾照顾我,你看我现在还开着我妈那辆旧车呢。前些天我看中了一辆大众甲壳虫,只要五十多万,咱俩一人来一辆吧。颜色都选好了,我要土星黄,石楠橘让给你。”齐睿还想挤兑挤兑表姐,可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双笑眼眯得成了两条缝,抱着黛安的胳膊,表情那叫一个腻啊。
“如果这也算喜欢的话,还是让他别喜欢我的好,我可没你那么宽的心。我的男人必须忠于我,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听到有别的女人嫉妒自己,刚开始黛安还露出一点得意的表情,但很快就被洪涛的表现给驱散了。此时洪涛正拉着卡娅的手看手相呢,在人家手上那顿摸啊,笑得那叫一个猥琐,看得黛安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
“那是情况特殊,我昨天晚上不是和你说了嘛,我的鞋……算了,不和你说了,反正我没喜欢他!说吧,你带他来找我有http://m•hetushu.com什么事儿,不会就是为了让我没胃口的吧?”黛安还想解释几句,可是说了半截,也明白齐睿不会听这些废话,干脆换了话题。
“虽然这点钱和这一千万美元没法比,但那可是他的全部身家,意义肯定不一样。所以我妈当时就和我说,不管是否喜欢他这个人,都不要和他对着干,他是有大智慧的!”
总共打了不到一个小时,那个人高马大、金发碧眼、棱角分明的大洋马洪涛就已经弄清楚了,甚至连她的家庭情况都摸到不少。
其实她最致命的弱点就是嘴快,心里藏不住事儿。当初发现洪涛有特异功能时,她就多了一次嘴,差点没把洪涛逼得对她下死手。可她依旧死不改悔,嘴越来越快了。
她来自吸血鬼的故乡、德拉古伯爵的领地、罗马尼亚中部的布拉索夫,德拉古城堡就离她家不到三十公里。那里是撒克逊人的聚居地,相貌身材特征和日耳曼人几乎一样,元首所说的纯种雅利安人就是她这样的。
“我还知道京城里比较有名的特色餐馆,这样吧,你当我的网球教练,我当你的导游怎么样?从明天开始,我早上来接你!”
和图书也不是,当初他见到我和凡凡时还算正常,也没准他更喜欢欧美女人,比如你。”齐睿早就已经对洪涛这种德性无视了,越是这样其实越安全,说明他心里没什么太重的想法,倒是不声不响就约了黛安出去玩的行为很让齐睿警觉。
“哎呀,表姐,以前呢你是没钱,但现在不一样了,一千万啊,美元!喏,你嘴中的大色狼帮你要来了一千万资金。这笔钱还和你家没关系,算是他的拆借款。”
“你放心吧,他的未婚妻在美国,至少现在还没有喜新厌旧的迹象,反正我是打动不了他,也没准表姐你能,但我觉得不太可能。”
说实话,元首的审美口味真的很重,纯日耳曼女人更像重型挽马,不管胖不胖骨架都很大,五官非常立体,真和雕塑差不多。
而她们的性格也和重型挽马很相似,看着吓人、其实温顺,大大咧咧、傻呵呵的没什么臭讲究是常态。比如这个卡娅,洪涛擦完汗的毛巾她拿起来就用,看得黛安直撇嘴。
“去去去,一身汗别往我身上蹭!你都是公司经理了,买车还用找我?再说了,就算找也得找他要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家底有多少,想蹭我?我还想和图书蹭你呢!”别提钱,一提钱黛安立马翻脸,揪着齐睿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挪开,就差下面再给一脚了。
“卡娅,你是第一次来京城吧?我可以当你的免费导游,比如说去看一看故宫、站在景山顶上一览全城、到颐和圆看看最大的皇家园林。”
“他一直都是这样?”黛安说是讨厌男人,但她毕竟是女人,还是个美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洪涛无视,也恨得牙根痒痒。
“……除了让我帮他处理入股的事情之外,他还想要什么,舅妈和你说了吗?”黛安很了解齐睿,她这个表妹不擅长说谎,既然是白女士告诉她的,那就很可能是事实。可是她不相信有人会付出这么大代价就为了换自己一个合作的态度,自己是很有能力,但还没金贵的那个程度。
更让黛安咧嘴的还是洪涛的表现,他几乎都没什么改动,就把昨天和自己说的那套话拿出来去忽悠卡娅了,把黛安和齐睿两个美女扔在一边不搭理。
黛安并不太认同齐睿的说法,她是觉得自己比别的女人都强,不过还没自恋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不打算和齐睿斗这个气,还在分析各种可能性。
假如洪涛知道自己舍脸讨来的一千万美元会换到和_图_书这么个结果,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舍一次脸。这可不是普通人的脸,好歹也是洪师傅了,舍一次脸神秘感就弱一分、崇拜感就少一丝,还是永久性的,不可逆。
“你知道他几乎把所有资金都投到这个游戏里去了,还和别人借了不少。可他就这么交给我了,在公司里一个职务都没有,如果不是我逼着,他连总经理助理的头衔都不会要。”
但在他身上唯一明确的一点,就是怪。从长相到想法再到行事风格,骨子就透着各种各样的怪。或者说这个人本身就怪,要是他那天不怪了,齐睿肯定会以为有人假扮。
怪?齐睿觉得表姐是有点少见多怪了。洪涛素质不高、教养也不咋滴、学问杂但不精、贪财谈不上好色绝对有、贪赃不够格枉法没少干、人品比流氓略高点而已、善良和邪恶说不清那个多那个少。
“我妈说过,他不是某个女人能掌握的,那个张媛媛不成、我也不成。为此我妈还特意去了次美国,见了见他那位未婚妻,结论还是不能。至于你嘛……你猜我妈怎么说?嘻嘻嘻,她说你更没希望。”齐睿还真不是只对洪涛的事儿嘴快,她对谁都是漏勺嘴,好在还分得清事情轻重,不会随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