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18章 新女朋友驾到!

“洪总好,女士早上好!客人们已经到了,欧阳总监正陪着他们在二楼会议室等您。”一进门,前台的小姑娘就献上了灿烂的笑容,一路小跑的迎上来,递给跟在洪涛身后的黛安一个小纸袋。
而且光早上做操还不成,下午上班前还有一遍,费林负责考勤,没有特别要紧的事儿,上到总经理、下到保洁员谁也不许缺勤,要是赶上刮风下雨就在门厅里做。
“是不是善于经营不靠嘴说,也不用看文凭、名气,最直观的数据就是业绩。这点瞒不住你这个行家里手,是不是成功我们暂且看看再做定论。别动!注意笑容和自然而然的亲昵感,我们俩是恋人,讯通公司的人就在会议室,从这儿开始你就要先把对我成见暂时抛开了。”
“怎么样,齐睿变化很大吧?现在她手下已经有五十名员工了,多一半都是专业技术人员。她和凡凡管理的不错,两款游戏也运营的不错,这个月差不多就能盈利了。”
洪涛在王府饭店大堂刚看到她时差点没认出来,一夜不见,光鲜亮丽、热辣火爆的异国女郎怎么就变成怨妇了?看来这一宿她想了很多,估计都没怎么睡,不和_图_书得不戴上太阳镜掩饰一下布满血丝的双眼。
“明早八点我在大堂等你,和讯通公司约好了九点见面,我带你过去。”洪涛拉着齐睿又往后退了几步,才开始和黛安约时间。他真有点怕这个疯女人扑过来,餐车上还有刀叉之类的器具,天知道她会不会抄家伙。
“这是螳螂虾公司的小礼品,里面有一个魔力宝贝、一个大海战游戏的免费试玩帐号、一个游戏鼠标垫、两根签字笔和印着游戏图案的记事簿。这都是咱们齐总经理的手笔,凡是来公司谈事的人都会有一份儿,算是变相广告和推广。”
“不是我替自己吹,她能有这种变化多一半的功劳都在我身上。而且这只是开始,到明年这时候她还会有更多变化,只要你仔细留意就能看到。”黛安今天的打扮有点像去参加葬礼,一身纯黑的套裙配上黑色太阳镜,连公文包和鞋都是黑的。
“其次呢,不要和讯通公司的高层闹得太僵,因为这个公司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公司,它在联通高层有很深的关系,我们以后很多事儿还得借助这层关系。所以你必须允许对方小小的占公司便宜以m.hetushu.com满足他们的私欲,如何把握分寸就是你的专业了,我不干涉,只要结果。”
“给我三到五年时间,你领导的讯通公司就会占据京城商业用户接入份额的三分之一左右,年收入、年利润我都算不清,反正是不少,你可以让你的团队进行仔细评估。到时候我还可以帮助你重新返回香港建立分公司,让你的两个哥哥和家族里的人看看,谁才是家族未来的希望。”最后洪涛还有一个杀手锏,就是利用黛安心中的怨念,给她报复的机会。
“你真坏,又把我表姐坑了,她的卡还没补回来,咖啡钱怎么办?”平白无故挨了表姐一顿骂,齐睿没什么反应,出了酒店大门之后还坏笑着提醒洪涛他又忘了结账。
“滚!都给我滚!”黛安眼珠子都红了,双手握着拳死死的盯着洪涛,好像随时都会扑上去。
“睿睿,你表姐情绪有点激动,我看咱俩还是先回避一下吧。我不喜欢打女人,更不喜欢被女人打。”洪涛也没想到黛安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公共场合就直接拍桌子了。
“首先呢,咱俩在公司里的关系是恋人,还得是热恋那种,具体火候http://m.hetushu.com你自己把握,反正合资完成之前不能露馅。这是前提,不管你乐意不乐意,现在都无法更改了。当初我就是这么和对方交待的,要不无法解释为什么你家会在我这个穷小子身上投资这么多钱。”
“她本来就很聪明,据我所知你对公司运营也没什么研究,怎么教她?”黛安虽然带着她那两位助手按时出现了,也没对昨天提出的条件有任何异议,可是她的态度依旧不太友好,甚至敌意更多了。
“……姐,那我先走了啊……”齐睿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愉快的谈话,没想到变成了这样,有点不知所措,习惯性的跟着洪涛站起身,小声和黛安告别。
在酒店咖啡厅里吵架很不明智,这里也不是开导说服她的场所。以目前这个状态,她恐怕也不会老老实实带着自己上楼去她房间,干脆还是撤吧。现在她也不需要别人开导,她的外壳被戳破了,疼是肯定的,这时最需要时间舔伤口。
“哎呀!那我亏了,刚才的午饭钱就是我结的账,她说她的卡丢了……”让洪涛这么一分析,齐睿对黛安的遭遇就没有一丁点同情心了,反倒和洪涛站到了一边。这也是只和_图_书白眼狼,胳膊肘往外拐的典范。
这是洪涛要求的,做操是为了让这些常年坐在电脑前面的员工多少活动活动身体,免得还没到中年就弄一身病。员工的身体好坏也是公司的运营成本,仔细算算还不少呢,保护他们的身体就是保护公司资产,必须认真执行。
这从她不忍心伤害那些小乞丐的行为上就能看出来,那不是心善,而是触景生情。她对那些失去父母关爱的孩子感同身受,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了她自己。
但这不碍事,现在一层和二层已经从饭店客房变成了写字楼,单独走一个门,和饭店不再有任何交集。螳螂虾娱乐软件有限公司的大招牌就挂在大玻璃门两边,大大的门廊上还戳着两根旗杆,每天员工上班前都会来这里做一套广播体操,然后目送一面国旗、一面螳螂虾旗慢慢升起。
“咣!你这是在利用我的困境胁迫我,我又被家人出卖了一次,这对我不公平!”能听洪涛说这么多已经是黛安忍耐的极限了,现在她也顾不上什么风度素质,一拳砸在咖啡桌上,咆哮着向洪涛提出了严重抗议。这下不光惊动了咖啡厅的客人,连大堂里的人也都向这边看来,以为要打和_图_书架呢。
洪涛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黛安多解释,在业绩和长远发展规划面前,一切话语都是苍白的。三个字儿,走着瞧!
越是聪明的人有时候越执着,像她这样从小就得不到家庭温暖、长大了又不受重视的聪明人,肚子里的怨气肯定不会少,最大的愿望就是向家人、向熟人展现她的能力,或者叫报复也成。
“最后就是职务问题了,五百万美金股份加一个资产几亿公司的总经理职务,这个代价显然不低了。但我觉得你的价值还远远不止这个数,所以我再多开出来点条件,不是现在的,而是未来。”
“这一千万美元算我们俩的共同投资,别瞪眼,这很公平。钱是我借来的,然后交给你运作升值,一人一半不合理吗?作为债权人,我还想和你本人提几个小建议。”
“你听她的呢,住得起一天二千多块钱的酒店,还会掏不起咖啡钱?”洪涛拍了拍齐睿的脑袋,这个丫头太实诚了,尤其是对熟人,基本没什么心眼儿。
洪涛选择的谈判地点就在新畅春园饭店,也就是小舅舅买下来的那座小饭店。这里的装修工作已经到了尾声,一层到四层全都焕然一新,只有五层还有些工程没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