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20章 两个边缘人

“股份?唉……没几个子儿,给了也是虚的,能看、能说、不能碰!她虽然没明说,但我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未来我估计就是一个部门主管,正副还不知道呢。人家心情好了流下点汤汤水水的给我尝尝,心情不好,毛也不会给我剩。”
“真不是我主动去的,是他非缠着我,和我没关系……”好歹费林也是当过混子头的主儿,吓唬人的本事一点不比洪涛次,高个姑娘的小脸都白了,连声否认。
“你能和我讲讲你们出去的大概花销吗?我和萍萍了解过了,你并不打算和他交往,说说对你也没坏处是吧?咱们洪总可最恨吃里扒外的人,你要非保着他,我照样可以查出来,到时候可就没法帮你开脱了。”
“哎,等会儿,我问你点事儿。”高个姑娘要走,可是费林还不答应,拉着人家袖子就拽到了墙脚。
“他买表是他的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啊!”高个姑娘不太愿意和费林谈私事。
“花总啊,这次入股还得多靠你支持。其实讯通公司的事儿马工也和我说过一些,这几年如果不是您殚精竭虑的撑着,公司恐怕也发展不到现在的规模。”
花总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上也不是光凭男人,和*图*书她的心眼并不少,就算洪涛装傻充愣的很像,她也没太快回应,而是打听起洪涛的成色来。她得摸清每个人在这件事儿里的重量,然后才能见风使舵,为她自己牟取最大利益。
刚才小舅舅的话他都听见了,但是他没敢露面,生怕这位舅舅提出什么要求自己没法答应。他跟着洪涛年头多了,多少也了解点这位小舅舅和洪涛的关系。所以必须警告一下公司里的同事,别在这件事儿上废话。又没吃你们家的,也没占你们便宜,你们管得着吗?
“这事儿我不能和她说,毕竟是她们家的钱,可是到底该怎么蹭油水我真不摸门。花总您经营公司这么多年了,能不能教我两招儿?”
要说编故事的能力,十个花总也比不上一个洪涛。他在来之前都没预案,只是临时起意,就把黛安、保罗,连同黛安的家人都给编进去了。说得那叫一个顺溜啊,没有任何破绽,把人性体现的淋漓尽致,怎么琢磨怎么像事实。
“我算想明白了,这次就是用我当桥用呢。她们再有钱可是内地没人脉,给我画个大饼,我就屁颠颠的把桥给人家搭好了。”
在这个公司里有两个人不能惹,这是全公司和*图*书的共识。一个就是洪总那位小舅舅,只要他不在公司里捣乱,齐睿都会装看不见,这种态度大家看在眼里自然心里就明白了。
“嘻嘻嘻……那可不是像,人家本身就是外国人,眼睛都是花的。她好像是洪总从国外聘来的专家,这件事儿齐总知道,还特意让食堂去饭店订了西餐,要不等中午齐总回来您问问她?”这位前台接待也是个碎嘴子,更没把小舅舅当外人,知道的不知道的全都说了。
“不怕您笑话,兄弟我真没您的本事,这么大公司交给我就是败家。可我命好,赶上有人乐意投资。我也没别的想法,就是想从这里蹭点油水,也不用多,千八百万的我就阿弥陀佛了。”
还有一位就是这个费林,别看他来的晚,但他的职务很特殊,是专门负责公司内部安全保卫工作的。说白了就是洪涛在公司里的一双眼睛、一把大砍刀,或者叫狗腿子。对于这样的工作性质的人,但凡是有点工作经历的人,都知道应该敬而远之,被咬上一口就是灭顶之灾。
对于花总的感受洪涛也理解,她挂着一个副总的名头,可是讯通公司里好像并没她多少股份,只是个高级打工的。而且她这和-图-书个名头还是傍着马总得来的,一旦男人有了新欢,她的地位岌岌可危啊。
“呸!下次别找我帮你看着!”这个前台接待就是以前洪涛调戏过的那个高个姑娘,她已经成了螳螂虾公司的正式员工,现在正在实习期,再等两个月就可以去欧阳凡凡的行政部上班了。
洪涛和齐睿的事他早看出来,只是不说,可现在洪涛又弄来一个女人,看背影还挺有料的,他怕洪涛玩得太花哨把齐睿惹急了。在他看来,自己的外甥和齐睿在一起还算不吃亏,毕竟人家是高干家庭,总有便宜可占。
“都请外国专家了?小子可以啊……你们公司肯定没少挣。以后跟着你们洪总好好干,我外甥亏待不了你们。等他开完会告诉他给我打个电话,别忘了啊!”小舅舅听了前台接待的话,稍微放了点心。这个外甥挺给自己长脸,那就别瞎操心了。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洪涛并不知道,现在他正认认真真的扮演一个废物点心的角色呢。自打带着黛安进屋,和马总、花总介绍完之后,他就基本没啥插话的余地了。黛安开始全盘掌控,技术方面有保罗在一边补充,业务方面黛安和她那两位助手全能搞定。
“当然有关和图书系了,洪总再厉害,也得管他叫舅舅!以后别在背后嚼舌头,小心让洪总听见又抱着你跳舞!”这时费林突然从消防梯里钻了出来,粗声粗气的在小姑娘身后说了一句。
还真别说,也不是所有人都忘了洪涛的存在,花总就和洪涛聊的不错。在她眼里洪涛和她自己同是天涯沦落人,一个二奶、一个吃软饭的,现在又都有被忘记的危险,自然要抱团取暖了。
这是洪涛私下给他的任务,只要发现有异常就可以采取一切手段进行调查,没事儿最好,有事儿就向洪涛汇报,不用通过任何人。
“嘘,我也没说你有问题,也没说他有问题,只是打听打听。你不用害怕,来,把细节和我讲讲,我帮你分析分析。”一看小姑娘被吓住了,费林又换上一副笑脸,开始套话。
“看见我那个外国房客了没?当初和我说的好好的,要两个人绑在一起和她们要权益。您再看看现在,人家见到正主儿之后就直接贴了过去,恐怕连我是谁都忘了。”
“洪总,不得不说你很聪明,这点事儿不用别人点就看出来了。我大你几岁,入行时间长点,看得比你也明白一些。这次合资你那边打算给你多少股份说了吗?”
“不和-图-书过我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知足!反正这里也没有我一分钱,能捞一点是一点吧。这年月啊,爹有娘有不如自己兜里有。您说她能真嫁给我?就算她肯,她家人能肯?”
应该说在这次合资入股中的各方中,她是最忐忑不安的。所以洪涛打算也为入股成功尽尽力,自己玩不了那些资本运作的高级玩意,忽悠忽悠人还是成的。
“我是为了你好,你可以不说,如果真出了事儿,那你就一样脱不了身,到时候再想说就晚了。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他这段日子新手机、新鞋、新手表买的有点勤快,还约你出去看过几次电影是吧?”
费林在螳螂虾公司里名义上是保安部的主管,但他的手伸的很长,上到齐睿下到客服部的接线员,所有人都在他和那两个内保的监视之下。
“切,和你有什么关系啊,洪总又不是你,就知道蹭吃蹭喝!”看着小舅舅消失在大门口,前台接待撇了撇嘴。
马总自打见到黛安之后,也就顾不上洪涛了,满脸的潮红,你一言我一语的和黛安聊得火热,还时不时卖弄一下他的小学水平英语,看得花总直翻白眼。
“运营部那个张新亮是不是买了一块好表?据说还是和你一起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