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23章 布局

“谢谢,开我的车吧,明天我们正好一起上班。”黛安这是听到第二个人说洪涛怪了,还都是他身边的人,而且自己也有这种感觉。现在她对洪涛的兴趣更浓了,把餐盘一推,迫不及待的要听听保罗怎么讲。
保罗可逮着一次给别人当老师的机会了,还是一个不太熟悉京城的外国人,不管是不是美女,他都乐意展现一下自己的中国通能力,顺便再揭一揭洪涛的黑历史。
“不想要……别和你姥姥说啊,让她舒舒服服再多活几年,一闭眼,我也就没什么牵挂了。孩子……要了干嘛用啊,指望他给我养老?我不给他擦一辈子屁股就阿弥陀佛了。你知道你小时候有多讨厌吗?有时候我都想帮我姐掐死你!”
这个功劳不全是小舅舅的,但他绝脱不了干系,所以洪涛必须拍拍小舅舅马屁,顺便给他也画张大饼,省得他为了点小钱出去瞎划拉,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
“我就纳闷这几年你怎么突然开窍了,一个接着一个的项目,你爹肯定没教过你玩这些东西,那你是和谁学的?”一听外甥又有大项目了,小舅舅不相信也得信。
这几辈子走下来,走正路的时候还真不多,不是不想走,而是老碰壁。古人说的好啊,人间正道是沧桑。都尼玛沧桑了,以洪涛这个看到困哪就躲的性格,自然要想辙绕路。
小舅舅正在他的总统套房里躺着看电视呢,他可真是以店http://www.hetushu.com为家了,借着装修的机会先给他自己弄了一个超标准套间,每周回姥姥家两三天,剩下的时间就都泡在这里,标准的损公肥私。
一听说外甥也要加入他这个前途无量的行业开始做局蒙人,小舅舅很是欣慰,他这一身本事总算有传承了,当下就拿过公文包,掏出一大堆红头文件、蓝图、合同,准备开喷。
“那也成,以后我有了活儿就不找你大姨夫了。咱让他挣钱吧,他还老和防贼一样防着咱们,受苦的脑袋!走,路上再细说。我正好又看上一座小楼,就在北面不远,也是街道办事处的产业。挺好的房子,他们丫挺的愣是租不出去价格。我琢磨着是不是也给拿下,再弄一个学生客房,这玩意好啊。”听了洪涛的打算,小舅舅稍微有点失望,没法施展他的一技之长了。不过他也想得开,东边不亮西边亮,还有项目呢。
“愿意效劳,走吧,路上我还可以给你讲讲和他当邻居很有必要了解的事儿。他是我见过最怪的人,有时候像天使,可很多时候又是魔鬼。不过有一样我可以保证,你绝不会感到无趣。”
“我在弄个大项目,有外资投入,她就是外方代表,也是齐睿的表姐。以后她可能要经常来这里,你千万别招惹她,我还没摸清楚她的秉性呢。而且她会功夫,真要把你揍了我是帮你还是帮她?”
http://m.hetushu.com打住!不光是做局,我还真想让她弄个建筑队,不是纯蒙她钱,只是利用她一下,算是逼着她帮我个忙,所以就别再坑人家了。多个朋友多条路,说不定哪天我还能用上她呢。”洪涛真是服了,国家重点工程到了小舅舅这里就和家里装修一样简单,张嘴闭嘴几百个亿,还真有人信,都邪门了。
这里是大姨夫项目部正在建设的一座大厦,三个多亿的造价,利润自然少不了,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大姨夫都会在这里盯着。
“你还别怪我,你省心了?我觉得这方面也是和你学的。我在幼儿园的时候你就抱着我去打架,还拿我当挡箭牌,有你这样的舅舅吗?”
洪涛现在已经是标准的成年人了,不是说年龄,而是社会经历。小舅舅也乐意和他说点正经事儿,舅舅外甥只是称呼,其实之间的关系更像同龄朋友。
在他眼里恐怕洪涛还是个孩子,而小舅舅干的那些事儿他也明白,只是管不了而已。现在舅舅要带着外甥入行了,他这个当姨夫的自然不能眼看着不管。
能和一个不算长辈的长辈聊一聊家常,其实是件很温馨的事儿,反正洪涛很享受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人生的电影,两个人再给演一遍,其中的苦涩变淡了,甜蜜更重了。以前不太明白、不太理解的东西也越来越清晰了。
“唉……这都是命啊。你为什么不着急结婚生孩子?是不和图书着急还是不想要?”对于小舅舅的感慨洪涛也给不出正确答案,其实他自己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想了好几辈子也没想明白。
这几年洪涛的变化都在他眼里看着,嘴上不说但心里有数,这个外甥抖起来了。可他就是想不通,自己折腾了这么多年也没混出来,怎么洪涛一上来就是一个成功接着另一个成功呢,难道说真有天才?
“还不是你教的好啊,我从小没见过别的,睁开眼就是一堆经理在你屋子里忧国忧民,不用教,光看就够了。等我这个项目拿下来,明年你就能考虑是买奔驰600还是卡迪拉克的事儿了,顺便再给我姥姥的房子翻盖翻盖。不用房管所出钱,咱自己掏,他们出个手续就成。”
“对了,你怎么又弄一个洋婆子来?别说什么外国专家啊,我都看见了。外国专家再不值钱,也不能搂着腰还和你说说笑笑的,不会是从雅宝路找的小毛子,特意来壮门面的吧?”听洪涛提到了钱的事儿,小舅舅又想起早上那一幕了。
“你先和他们谈着,能租就先租。这段时间我是罗锅上山,想买房子也得等年底了。”洪涛在这一点上很是佩服小舅舅,上到政府官员、下到街边骗子,他是什么人都交往。你只要给他指明一个确实能来钱的方向,剩下的事儿就不用管了,他比你折腾的欢实,这恐怕就是天赋吧。
洪涛不怕小舅舅看到自己和黛安亲热,以后还必须得看http://www.hetushu.com,在外人面前她要当自己女朋友好几个月呢。但是洪涛怕小舅舅这张嘴,他忽悠人忽悠惯了,逮着谁就喷谁。齐睿可以不搭理,可黛安就难讲了。
“然后你就提着一箱子钱沿着街走,看上谁的房子就拿箱子咋他脑袋上,钱归他、房子归咱。学院路这边咱们包了,为国家解决大学生住宿问题,也算为国为民了吧?”
一个不正经的舅舅,一个正经不起来的外甥,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互相揭发对方的不堪往事,不知不觉就钻进了西直门桥头的一个大工地。
小舅舅还挺谦虚,不敢当洪涛的老师。他以前在家里就怕两个人,一个是姥爷,一个就是洪涛的父亲。姥爷是武力值比较高,虽然很少打小舅舅,但急了也不手软。洪涛的父亲是理论丰富,抓着小舅舅能说半天不重样。你还别顶嘴,越顶嘴受教育时间就越长,不把你说服了不算完。
“小明啊,你能不能教小涛点好,怎么还拉着他干这些事儿呢?不成,我帮不了这个忙,你这不是害他嘛!”大姨夫在,可是听完小舅舅的要求,他连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了。
保罗叛变投敌的事儿洪涛肯定想不到,因为他根本就没回家,而是去找小舅舅了。他虽然和黛安说办事最好别走偏门,可心里却很重视,相对正路而言,他其实更看重偏门。
“这事儿好办,不用麻烦你大姨夫,我给你找个工地,分分钟让那个小娘们晕菜。想http://www.hetushu.com看项目我手里也有的是,三峡大坝的土方工程怎么样?明年开始,国家投资一百多个亿,一挖就是五六年,我给她找人聊聊呗。”
“好吧,这算是一个好消息,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我想现在就搬家,齐睿还没回来,我并不认识新地址。”黛安觉得保罗比较可信,反正早晚要搬,那不如早点动。
“别扯了,三岁看老。你第一天上幼儿园就能把老师腿打青了,这也是我教的?你就是那个玩意,谁也别赖,没我护着你连小学都上不完。”这个大黑锅小舅舅坚决不愿意背,说起洪涛的讨厌史他都不用想,罄竹难书啊。
“房子里有网络吗?我在酒店住的时候网络就很不好,经常断。”黛安和保罗在谈判桌上已经认识了,现在又要成为邻居,免不了要聊几句。其实她也不是天天板着脸,表面上看着还是挺好相处的,只是别有工作上的利益冲突。
“千万别这么说,你爹要是知道你是和我学的,从下面爬出来也得和我拼命。唉,他们俩真是没福气,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弄大,还没得计呢,人就没了。我有时候就琢磨,这个人怎么活着才算好呢?”
“你现在可以放心了,他家开了一个网吧,不仅可以上网,还可以玩网络游戏,而且是几十、上百人一起玩,非常有意思,你闲下赖的时候可以去试试。”保罗说话还是比较实事求是的,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太婉转、太心机的说话方式他一直都没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