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24章 拉姨夫下水

“这笔钱说是外方投资,其实里面有一半是我和他们的私人借款,人家不指望挣这点小钱能生出多少钱来,就是给我个面子。”
“唉,你说你爹是怎么教的你,数学老师愣能教出一个买卖人来,邪门了!成,你做的要是正事儿姨夫就支持你,挂靠的事儿我去总公司帮你跑。项目部的编制肯定没有,但弄个工程队还是没问题的。”
“得,我现在就给您拿材料去。舅舅,走吧,大姨夫不会留你吃饭的。”搞定!有了大姨夫的协助,明天花总来了之后就必须入套。
“可百分之四十也不能控股,我这儿又拿不出太多钱往里面砸,咋办呢?那就只能股权转换了。把一部分外资转化成建筑公司的股份,我再用这部分股份去换那家公司的股份。这么一倒腾,我手里的内资股份加上外资股份,不就够控股的了嘛。”
大姨夫没小舅舅说得那么笨,洪涛也没说什么太深奥的http://m•hetushu•com理论,深了他自己都不太懂。反正大姨夫是暂时信了,也愿意帮这个忙,前提是拿真凭实据来。
洪涛对大姨夫的不信任倒是理解,别说他了,换成自己也肯定不信。可小舅舅就没这么好说话了,他最烦别人拿他的事业说三道四,所以直接就急眼了。
当然了,想头包也是不太可能的。头包的人也不会亲自搞建设,就和当年倒腾批文是一个意思。能二包、三包就已经很不错了,就这也是打破脑袋的抢啊。
“姨夫,不是蒙人,我确实想弄个建筑队,也是真金白银的往里投钱。不过吧,这个事儿不能和对方明说,里面还有点别的问题,您听我慢慢解释。”
大姨夫还真不是土鳖,虽然他没啥文凭,可自打当上项目经理之后,接触到的层面就和以前不一样了,用句时髦的话讲,就是与时俱进了。
这几年他也确实把买和_图_书卖做得不错,网吧就不说了,还弄了个什么游戏公司和外国人做起了买卖,真要说认识外商也不是没可能。只是这笔钱数量太大,他有点被砸晕了。
想让大姨夫相信自己,光靠说是没用的,尤其是有小舅舅在一边,大姨夫只要看他一眼,原本还有的一点信任立刻荡然无存,这都成心病了。
“我这就回去给您拿外方的授权书和银行账单,现在这笔投资款已经进入中国了,有外汇占款证明。目前在我游戏公司的账上趴着呢,一亿多人民币。我要是有本事借一亿多人民币来做局,那我还弄什么建筑公司啊,直接空手套白狼多方便。”
大姨夫是个比较老派的人,谨慎小心了大半辈子,如果不让他放下心来,谁来说也没用。好在他不是外人,嘴也比较严实,原则上不会害自己,所以洪涛就把内情也和他大致讲了讲。
“哎哎哎,二位二位,别斗嘴别斗嘴。和_图_书大姨夫,这样吧,您先按照我的说法给我准备,明天我就带人来,晚了就来不及了。”
顺便也让她看看大姨夫的实力,不是什么三包、四包、耷拉孙包的野鸡公司咱都不惜去看,这是有国家一级资质的大型建筑集团。
“这事儿是真的?你真要弄建筑公司?”大姨夫仔细想了想,洪涛这个外甥讨厌是讨厌,前几年也不太让人省心,可还真没怎么骗过家里人,尤其是在钱的事儿上。
“我说姐夫,当着小涛你也不能这么恶心我吧!您看不起我我没意见,可小涛没招惹您。合算在您眼里,我们家就没好人了是吗?”
小舅舅被姐夫骂了一个灰头土脸,还当着外甥,很没面子,脸当时就耷拉了下来,准备和姐夫好好说道说道。洪涛可没功夫听他们俩拿自己当靶子互相射箭玩,赶紧抢在小舅舅张嘴之前把话茬接了过来。
“资质嘛,要是资质不够用你就来找我,用我的项目和*图*书部揽活,姨夫连管理费都不收你的!不过咱丑话先说在前面,见不到你说的那些手续我可什么都不帮。咱们三家都是老实本分人,你少和你舅舅学!”
小舅舅今天算是和大姨夫杠上了,在家里最看不惯他这些做派的就是洪涛的父亲和这位大姨夫,但他只服洪涛的父亲,因为人家确实有知识,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可他这位大姐夫就不成了,以前是房管所泥瓦匠出身,初小毕业,在他眼里就是个土鳖,挣多少钱也是土鳖。
“大姨夫,您可能不太清楚,咱们国家对某些行业是不允许外资控股的。我这次合资的公司属于电信行业,外资比例不能超过百分之四十,如果是电信基础行业,那根本就不允许外资进入。”
“那我就纳闷了,一亿多投资还拿不到控股权,你们要搞的这个合资企业得有多大啊?能投资这么的大企业,外方应该不在乎多拿出点钱来收购股份吧,用得着你这么玩命吗m.hetushu.com?”
“不是我弄建筑公司,是我帮朋友弄。这个朋友也不是白帮,她有退路了,我才能拿到她手里的公司股份,然后在合资公司里获得控股权。”这番话洪涛刚才已经和大姨夫讲了,现在还得讲一遍,让他加深印象。
还是自己说吧,反正这件事儿也没啥见不得人的,生意场上能不挖坑害人就不错了,耍一些小手段在所难免。大姨夫从事建筑行业一辈子了,这点道理他应该能明白。
“你!还引进外资!我说小涛啊,你可别和你小舅学满嘴跑火车。你以为大姨夫是你姥姥呢,说外资就外资啊!”大姨夫是没在生意手段上有什么异议,但他对洪涛引进外资的说法一点都不信,不光不信,还更坚定了原来的想法。
“姐夫,您就踏实的玩您的钢筋水泥吧,现在外面的大生意您也搞不懂。看到了没?小涛玩的这叫资本运作,都是高级货,既不违法、也不犯规。您说你打听了半天,听得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