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28章 考察和撮合

现在洪涛要开建筑公司,大姨夫怕他个生瓜蛋子出去被人蒙,到时候干了半天活儿工钱拖着拿不到,干脆就把自己项目部的一部分员工和项目转给了洪涛。
“为了这事儿我姥姥可没少和他着急,老太太眼巴巴的等着抱大孙子呢。对了,您认识的人多,要是有合适的可千万想着点他。”
洪涛说的随意,可听在她耳朵里味道就不一样了。你说你趁一千万不算啥,你说你有一座值一千万的楼房做买卖,就有点意思了。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前者是死钱,坐吃山空;后者是活钱,细水长流。
吃完了午饭,今天的考察活动算是告一段落,这种事儿不能一次性搞定,要时不常的来一次。一方面是给花蕾思考的时间,另一方面也是让花蕾对这件事儿真实性有个判断。
要说大姨夫对洪涛真是仁至义尽,宁可从嘴里吐出肥肉来养活洪涛的建筑公司,别说只是姨夫,亲兄弟能有几个这么大方的?这个年月万八千块钱大家还能守住底线,拍出来百十万、几百上千万的利益,一家人狗脑子打出狗脑子的一抓一大把。
“他比我大八岁,今年三十八,快四张啦。不过我和-图-书保证,他肯定是头茬,别说结婚,连正经女朋友也没谈过。我这舅舅就一个大缺点,太敬业!一心都扑在工作上,对他自己的个人问题关心太少。”
“呦,那座楼不得值个千八百万的啊!”听了洪涛看似随意的介绍,花蕾眼睛里的光芒更盛了。
“你姨夫和你舅舅可真疼你,不会是他们没儿子,把你当了儿子吧?”花蕾对今天的考察结果已经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以她的经验判定,洪涛和他这两位亲戚的关系基本没疑问,那种亲情靠装是装不了这么自然的。
而且大姨夫办公桌玻璃板下面还压着几张全家福,里面基本都有三个人露面,还不是一个时间段的,从洪涛三五岁到十多岁的都有。
“你小舅还没结婚,他有三十多了吧?”花蕾一听到小舅舅还没结婚,眼睛里立刻就闪出另类的光芒,忍不住追问了起来。
“哦,他现在经营着两个饭店,规模也不太大,加一起就一百多间客房,昨天咱们谈判的地方就是其中一个。小本买卖,每年也就挣个吃喝钱。不过好在房子都是他自己买的,没有租金压力,挣一分是一分,全归他自己hetushu.com。”
有专门管开槽的、专门搞装修的、专门建造主体、专门玩防水的等等,用到谁了谁就带着人来干活,干完了把工钱一结,和公司毛关系没有,顶多是留十几个常驻的工人。
说白了洪涛就成了大姨夫项目部下面的一个小包工头,只要项目部有工程,就会给洪涛的建筑公司留点活儿干,用来养着工人别散了。这样干上一年半年的,洪涛也就摸清这一行里面的门路,再出去自己蹦跶也就安全了许多。
“值多少估计他也不会卖的,折腾这么多年就攒下点家底,他也不想再四处乱跑了。有了这两座小楼,发家致富谈不上,过日子肯定够。他都快四十了,也该踏实踏实了,您说是不是?”人品、经济实力都帮小舅舅吹到了顶点,现在洪涛还得给花蕾介绍介绍小舅舅的思路历程。
“哈哈哈……看您说的,我大姨夫有五个孩子呢,最小的都比我大两岁。我小舅倒是没孩子,他还没结婚。”这些事儿洪涛没必要瞒着花蕾,她知道了也什么。
说到人员,大姨夫也给安排好了,就用他公司里的工人。其实各大建筑公司项目部里除了十几个管理http://www.hetushu.com人员之外,其他员工都是一堆小工程队。
花蕾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可小舅舅也不是青涩小男生啊。他们俩都不是啥老实人,要是能凑到一起过日子,也不是啥坏事儿。而且这两人一见面好像就挺谈得来的,这不就是缘分嘛,自己这个当外甥的必须替舅舅铺垫铺垫。
这个局小舅舅已经说了,以他为主、洪涛为辅、大姨夫打外围。不管这位花总有多难斗,一定要把她给拿下,因为这关系到他大外甥上亿元的投资问题,半点不能马虎。
在路上是小舅舅忽悠,到了工地大姨夫接手继续来。小舅舅说的都是宏观问题,一件儿实的都没有,大姨夫则正好相反,他全是微观的,一点虚的不玩。
这也是小舅舅的意思,他还是很重视花蕾这个对手的,宁可多费点力气,也要把细节弄精致,免得以后给洪涛留下什么不好擦的屁股。
通过刚才一个多小时的接触,她已经确定了,曾经两次把自己舰队蹂躏得生不如死的大绿豆蝇很可能就是大癞蛤蟆,也就是洪涛!虽然她没听到过洪涛在TS里指挥,但他那种猥琐的战术风格在这一个多小时里表现得淋漓尽致和图书
想花蕾这样的女人,找男人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开拓型的,指望着一起去拼杀;一种就是张媛媛那种类型的,拼杀累了,想找个港湾停船靠岸休息休息。
说到最后,他连洪涛未来建筑公司的第一单生意都给安排好了,也别出去揽什么活儿了,这座大厦的一部分门窗安装工程就交给这个新公司来干。用大姨夫的话讲,先弄个三四百万的小活儿干干,顺便磨合磨合人员。
新仇旧恨此时一起涌上了心头,这个家伙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里给了自己双重打击,如果自己还没有点表示那就太惯着他了。现实世界里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但在虚拟世界中黛安觉得可以和他掰一掰手腕,看看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第二天这两位一见面,没聊几句就有点想见恨晚的意思,一路上光听他们在后座上互相盘道,自己这个正牌合伙人反倒插不上话了。插不上就插不上吧,自己的目的、花总的背景已经和小舅舅交待过了,以他的专业素质应该不会说漏嘴的。
小舅舅和花蕾好像挺聊得来。哦,就是花总,她真名叫花蕾,挺不错的名字。
“男人就该在外面跑,养家糊口不能总指望女人,和*图*书你舅舅是干什么工作的?”花蕾还真上心了,越是这种抛头露面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吃尽了人间疾苦的女人,越倾向选择小鸟依人的生活。她们不是喜欢出来,这不是逼得没辙了才自己出来折腾,要是能依靠个男人,干嘛不呢。
做局是有时限性的,这一点花蕾应该明白,时间拖得越长她就越安心。因为做局只是蒙一时,不能蒙一世,抽不冷子弄一次好弄,难就难在好几次都这么圆满,这样的话基本就是真的了。
刚才是在人格魅力上替小舅舅玩命扇呼,现在又该在经济实力上把小舅舅往高处烘托烘托了。女人找男人,一个是投脾气,另一个就是经济实力。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古人都这么说了,必然有一定道理。门当户对很重要,男女双方谁太强势了都不好。
花蕾一眼就认出照片里的人绝对是洪涛本人,哪儿都不用看,只需要看眼睛就够了。要说从二十年前就做局准备骗人,说出去谁信啊,那不成三个能预知未来的骗子了,能预知未来还用费这个劲儿。
洪涛没有当媒婆的爱好,不过碰到自己真正关心的人也不介意临时充当一次,比如说孙丽丽和保罗,现在又开始给小舅舅张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