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31章 该来的总会来

“对了,你想想办法,能不能帮小马超上个户口。今天丽丽和我说了,她和保罗暂时不想去国外,要是没户口,以后上幼儿园是不是就有点麻烦了?”
“舅,先挂了啊,我这儿有点急事儿,花总的事过两天我再告诉你。”分局网监处来人了,还不是袁科长带队,洪涛大概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嘿嘿嘿……别说话,赶紧睡,下次我注意。”洪涛这边更不敢多嘴,本来就理亏。
“没事没事,还是工作重要,你别和我比,我就是个闲人,啥都缺就是不缺时间。”别人对自己通情达理,洪涛嘴里那些尖酸刻薄的话也少了。
“哈哈哈哈……你这是变相打探别人的隐私!好吧,我这么光明磊落的人也不怕把自己暴晒在阳光下,那就简单给你讲讲。”
“今天别去战场了,我有点累,想和你聊聊天,你给我讲讲故事吧。什么都成,听你说话挺有意思的。”逆戟鲸今天说话的腔调确实有点慵懒。
虽然一直都是在讲自己的事情,对方并没有表露出她太多的身份信息,但从只言片语里洪涛还是能判断出一些基本情况。
“讲故事?成,这可难不住我。想听什么故事?http://www.hetushu.com探案的、闹鬼的、战争的、历史的?”洪涛觉得屏幕后面这个女人很可能是个白领小资,工作忙、智商高、情感压抑但丰富,很符合这类人的特征。
“她好像不是本地人,年纪可能也不会比自己大。”看着好友栏里变成灰色的名字,洪涛点上一根烟,开始在脑子里回想刚才聊天的过程。
“直接上孩子户口就别想了,除非你姥爷是革命先辈,否则花钱也没人给你办。要想给孩子上京城户口,他父母之一必须是京城户口。买一个户口去吧,反正小孙也不缺钱,几十万的事儿,这是最简单也最可行的办法。”
给孩子上京城户口的办法不多,尤其是像马超这样父母双方都没有京城户口的情况就更难了。要是按照正规程序办理,基本就是不可能。
洪涛说话算话,第二天吃完早饭就开始给小舅舅打电话。小舅舅好像还没睡醒,但脑子很清楚,给洪涛指了一条明路。
年初李兵接手了江竹意的网吧监管工作,算起来已经过了三个多月,才想起自己这个需要镇压的异己,这位李副处长的动作有点慢啊。
张媛媛睡觉很轻http://m.hetushu.com,醒了之后很难马上睡着。索性就不睡了,把洪涛的胳膊一枕、往男人怀里一缩,正好有事儿需要念叨念叨。
“嗯,不管花多少钱一定帮马超上上户口,我的可以缓一缓,你用心点,这是大事儿。”虽然是在说小马超的事儿,但张媛媛的口气明显是在埋怨洪涛玩物丧志,有这么多正经事儿不干,整天和游戏较劲儿。
小舅舅说的办法洪涛也认可,其实户口不户口的对于张媛媛和自己来说真的不太重要,可别人不见得像自己这么想得开。正好,一事不烦二主,顺便也给她弄一个吧。
她刚才问到的很多事情证明她对京诚不太熟悉,还对7、80年代的事情了解的不多。除非她是故意装的或者年纪太小,否则就只能是这种解释。这个可能性洪涛暂时记下,留着以后慢慢去证实。
挂上电话看了看手表,差五分钟九点。还真勤劳,来的真够早,这是刚上班就出发,一点都没耽误的节奏,估计头一天就已经计划好了。
“你小子还是真有钱了,一个户口少说也得五六十万,一下就买两个!成吧,我这就给你扫听去,等我电话。哎哎哎,先别m.hetushu.com挂呢,我正好有事儿要问你呢。你们那位花总到底靠谱不靠谱?她以前是干嘛的,家里还有啥人啊?”除了感叹之外,小舅舅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事儿,他对花蕾还真上心了,也开始打听起人家的底细了。
讲故事自己真不发愁,比起玩游戏自己更擅长耍嘴皮子,都不用借助什么回忆作弊就能秒杀一大片人。
“户口!对啊,我怎么把这件事儿给忘了。哎呀,我现在还没法答复你,这种事儿需要凑巧,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名额的。你和丽丽说一下,让她放心,明天我就去扫听,一旦有卖户口的我就给她办。对了,不光她需要户口,你也得来一个,否则以后你的孩子也麻烦。”
化名逆戟鲸的黛安此时也没睡,洪涛刚才讲的故事很生动,完全不是她见识过的童年。但这些故事里到底有多少水分还不清楚,怎么办呢?可怜齐睿谁也没招惹,大半夜的就被电话叫醒,还得屁颠颠的过来给表姐当证人。
“怪不得现在这么难斗,原来你小时候就不是好孩子!……睿睿,洪涛和你讲过他小时候的故事吗?那好,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详细讲讲。困什么困!现在就过来,和我一起睡!和图书
但有多少事儿是按照正规程序办理的呢?其实很少,就算表面上看程序是正规的,背后的弯弯绕也是一个套一个,让人眼花缭乱。洪涛在这方面不能说是专家,也算得上业余高手,而且他还有一个高参,小舅舅。
张媛媛说的这件事儿确实是正经事儿,洪涛是不喜欢小孩儿,但那是本能的抵触,并不是真讨厌。而且这是孙丽丽的孩子,和自己亲人差不多,必须要管,可这种事自己真搞不定,还得去求人。
有女人对自己的情况感兴趣,这让洪涛心里一动,难道传说中的网恋降落到自己身上了?还真别说,过了好几辈子,真没尝试过这种事情,那就试试吧。
袁科长没有带队来就更说明问题了,分局网监处孟津临走的时候已经帮自己托好了人,除非市局有什么明确的指示,否则分局没人会来自己这里检查什么的。现在来了,还不是袁科长带队,那就说明他也扛不住了。
这一讲就搂不住了,从幼儿园开始说,四个小时之后小学还没毕业呢。这倒不是洪涛讲得太啰嗦,而是逆戟鲸时不时会提问。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讨论,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讨厌,又玩那么晚。”这时洪涛和_图_书已经回到了卧室,洗漱完毕之后轻手轻脚的爬上炕,可惜还是把张媛媛吵醒了。玩游戏熬夜的事儿是洪涛身上的痼疾,和抽烟一样都改不了,张媛媛也不去过分逼迫。
“你的意思是先给大人买个户口,然后孩子就顺理成章是京城户口了?成,那就买,我去分局那边问问路子,你也给我扫听扫听,看看有没有靠谱的。钱不是问题,主要是得麻烦少。这样吧,最好能买两个,我那位张总也得要一个。反正早晚得办,索性就一起了吧。”
“嗯……那就讲讲你自己吧,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认识你这么长时间,还没听你详细介绍过自己呢。”逆戟鲸沉吟了片刻,提出了她想听的题材。
“放心吧,我保证不忘!不光不忘了丽丽的孩子,还得想着我们自己的孩子。造小人运动开始喽……”如何让张媛媛闭嘴不唠叨自己,最好用的办法就是孩子,凡是有关她孩子的事儿就是世界第一要务,别的都可以暂时放下。
“洪哥!洪哥!分局网监处来人了,这次带队的不是袁科长,是个李科长,看样子不太好说话啊。”洪涛脸上的笑容还没完全绽放开,办公室的门被猛的推开了,唐晶出现在门口,脸上略微有点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