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33章 多事之夏

更何况洪涛身后还有个孟津,他人是不在国内,但不意味就永远不会来了。人家是为国争光去了,一旦回来还得加官晋爵,到时候一个副局级的领导整天琢磨着报复自己,还在一个分局里上班,怎么躲?躲得过去吗?
“真是多事之秋啊……不对,是多事之夏。”揉了揉太阳穴愣了几分钟,洪涛又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但没关系,早来晚来都是来,按部就班该咋办咋办。现在一动不如一静,自己什么关系也不用去找,再忍一个多月,全市网吧就都和自己一样了。
李立是草包不假,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法律条文到底赋予没赋予他罚没的权利。但是看到三个同事不支持自己,他确实有点孤掌难鸣。
“揍性……”碰上这么一块料洪涛也没辙,好在已经习惯了,不会太生气。
这些招数对付对付街边小贩管用,可是放到洪涛这个坐地户加滚刀肉身上根本不好使,这位可是大学生,小法律条文一说就一大套,进了派出所能把法制科的人说没词儿了,执法程序正常他还挑刺儿呢,明目张胆的违规执法,他能认头?
“你这是暴力抗法!你等着,我就不信还没王法了!”hetushu.com但当着同事的面儿嘴上还不能认怂,狠话一定要说。不过他的脚步已经走向了门口,而且越走越快,生怕洪涛真犯了混把他揍一顿。事后再怎么处理,这顿揍也是挨上了,不值啊。
处里不光有他这么一个科长,还有另外两个呢。对于查封洪涛这家网吧的事儿那两位科长都是一推六二五,谁也不愿意带队来。这一方面是不愿意得罪洪涛,另一方面也是在向自己示威。
“来啊,咱们一家网吧停业,其它网吧里的活儿你们还得接。现在有这么多电脑可以随便用,你们还得多接。分成几个班次,一班练三四个小时,人歇帐号不能歇。”
“唐晶,让兄弟们抄家伙,谁敢动咱们设备一下就把谁的手打断!老高,你是处里的老人了,应该知道轻重。我这儿是消防手续不合格,既不违法也不违规,又不牵扯刑事案件,你们拿着一个行政处罚单就想罚没我的设备,真以为是街边抄混沌摊位呢?”
“确定了吗?”听了好几分钟,洪涛的眉头皱了起来,看样子费林说的事儿要比网吧停业还严重。
“对对,还是让费哥回来的好,那样我就有时http://www.hetushu.com间请小鸟看电影去了。要不这帮小子总拉着我出去喝酒,每个月的工资小一半都让他们给喝了,我自己还不够花呢!”
他到分局网监处时间太短,虽然有黄处的关系,可是在同事眼里根本没啥威望,更别提交情了。要是现在镇不住场面,以后在处里更不好混。
“老费,把你手头工作先交代给别人,然后赶紧回来一趟。网吧出了点事儿,唐晶搞不定,你说……”回到办公室洪涛马上拨通了费林的手机,想让他先回来协助,可在电话里费林反倒有事儿要告诉自己。
“哦,知道了……哥,那新找的兄弟还用来吗?我本来和他们说好明天来上班的……”都到这个时候了唐晶还没忘扩编队伍的事儿,更不愿意说出去的话这么快反悔,麻烦又扔给了洪涛。
要不说傻人快乐多呢,唐晶就是个不知道发愁的主儿。每天有伙伴一起、干活不要太累、管得不要太严、时不时再喝顿小酒就满足了,要是再能有个女朋友,嘿,给个局长都不换!
就算没有唐晶和那几个代练的小伙子手拿木棍站在对面,三个警察也不打算没收洪涛的设备,这尼玛不是胡www•hetushu•com来嘛。倒不是他们有秉公执法的意识,而是知道洪涛的斤两。
“这位李科长脑子不好使,你们不会也打算跟着他一起趟混水吧?事情闹大了他有黄处长和市局的李副处长帮着顶雷,谁给你们几个抗事儿?”
“卡里还有钱的就退,一分钱不许少;人没来的卡就给人家留着,一张也不许少,什么时候来了什么时候退。算了,你这个嘴也说不清,去让收银写个东西贴外面去,顺便把灯箱收进来。从现在起关门歇业,半个人也不许放进来!”洪涛是不打算和唐晶讲道理了,讲了他也理解不了,直接下命令吧,这样还效率点。
“赶紧滚蛋,我这里可有摄像头,你一个人进屋执法本身就违反了纪律,再和我废话,我拿着录像找分局督查告你去!就你这个脑子还想学着别人强取豪夺?”
老大嘛,就是干这个的。有好处的时候拿大份儿,兄弟有难了也得扛得住。要是吃喝不拉空,一有事儿就溜肩膀,多傻的小弟才会跟着你混?
“那、那、那……”唐晶这时候才明白,合算洪涛是这没辙了。他想给老大出个主意,可是张着嘴那了半天,半个主意也没想出来。
“洪哥和*图*书,真关张啊?”警察走了,唐晶才把从衣架上拔下来的棍子又装了回去,一脸茫然。原本以为洪涛能有什么好办呢,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认怂,不是老大的风格啊。
停业可以,但没收自己设备那是想也别想。要是工商局来了,打着罚没非法所得的名号还稍微能说得通点,公安局什么时候也能插手企业经营管理了?只要自己不违法,他们啥也别想拿走。
“别那那那的了,去把你们十兄弟的人都叫回来,以后就在这儿做代练的活儿,免得再去占其它网吧里的机器。顺便帮着前台和顾客解释一下,让他们去别的网吧玩。”
“不关张下次他们就真有理由抄咱们的机器了,你不会是打算拿着棒子去和枪对抗吧?”唐晶的问题很傻,在国家机器面前,一切人和事儿都是蝼蚁。
看到李立手里也没什么值得自己关注的底牌,洪涛立马就烦了,起身拉开门,已经不是往外请,而是轰,一边轰还一边用话挤兑着。
“……把、把他的集线器和收款主机都搬走!”李立就是再傻也知道刚才洪涛是故意耍着他玩呢,现在又当着同事让自己下不来台,真没法忍了。
“嗯,我明白了,你去把这件事儿原原本本hetushu•com的告诉齐总,只和她一个人说。然后帮我带句话给齐总,就说这件事儿必须要公安部门介入调查,证据确凿之后两边谁也不能放过。”
“得了吧,我还是让老费回来盯几天吧,你这个脑子里面全是豆腐脑!”洪涛还真不是硬着头皮给兄弟抗事儿,网吧停业是意料之中的,只是来的有点晚,让自己给忘了。
“洪老板,你别着急,让他们先把家伙收了。李科长,通知书签了也就算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只要网吧不继续营业,咱们的工作就全部完成了,没必要再节外生枝了吧?”
“千万不能为了维护公司名声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件事没什么可丢脸的,应该大张旗鼓的宣传,这是我们的骄傲。你就先别回来了,配合齐总把这件事儿办好。”最终洪涛放弃了让费林回来的决定,又叮嘱了几句这才把电话放下。
“真邪门了,癞蛤蟆永远是癞蛤蟆,穿上啥也是癞蛤蟆!怎么着,你还想和我动手?别以为我不敢打警察,你碰我一个试试!”
“洪涛,这是处长签了的,我们也改不了,袁科长也扛不住,还是关几天吧。”看到三位同事都上了楼,那位姓高的老警察凑到洪涛身边小声的说了两句,然后也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