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35章 赔钱的开发商

去年魏老太太要买自己家后面的这两个院子,结果被自己拦了下来,原因是不想强迫街坊邻居搬家。当时自己也是好意,怕他们有不愿意走的,可一旦政策下来,愿意不愿意就不是他们说了算,想不想走也得走。
“你信不信我摔死他!”洪涛站在胡同里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种招数都是平时自己对付别人,今天居然被别人用样的办法给坑了,真难受啊。
老两口只有半间房,前些年又在院子里接出来一间,两个人住着还不算太挤,但中午小孙子一回家就有点转不开了,睡午觉还得排班。好在比这更艰苦的日子老两口也过过,忍耐力超强,也不觉得太难受。
“……得,您也别水边长椅上打盹去了,来我家歇歇脚吧,我陪您唠唠。”让一个老太太大中午的躲到长椅上打瞌睡,如果洪涛没看见还不觉得什么,撞上了必须管,要不咋说远亲不如近邻呢。另外洪涛还有点事儿想和老太太扫听扫听,就是有关房子的问题。
“哎呀,你小点声!他刚睡着再给弄哭了还让不让人活啊。你先帮我带着,他就和你不爱哭,我早上起得太早,先补补觉,和*图*书睡醒了再接替你。”孙丽丽还挺不耐烦的,根本没有把小马超抱走的意思,紧走几步进了她的院子,翻身把院门一插,不管了。
“小涛啊,这事儿可不能干,伤天害理!”孙丽丽的回答就是一声摔门响,她进屋了。另外还有一个人也回答了洪涛的威胁,后院的王老太太正好吃饱饭出来消化消化食儿,把洪涛这番话听得真真的,忍不住要说句公道话。
“有这好事儿?现在国家拆迁还得掏钱买房呢,私人能白给咱?”王老太太浑浊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亮光,洪涛这番话她听出点画外音来。别看老太太也没啥文化,可活了七十多年也不是白活的,听话听音嘛。
但洪涛的搞法明显不是正路子,他要自己买房补偿拆迁户,拆迁之后的地块也不起高楼,是盖院子。其实盖院子也不是不成,只要地段好、院子规矩,照样能卖出好价格。可洪涛不打算这么干,他要把盖好的院子继续租给街坊们住。
后面两个院子是大杂院,分别住着六户和八户人家,虽然院子面积比自己家稍大,房间也多一点,可具体分到每家头上,也就一www•hetushu•com间半间的,加上后来各家自建的房子,居住条件也紧巴巴的。
没错,就是赔钱!初期规划赔个两千万左右,如果赔的舒坦,还有第二期、第三期。具体办法就是改造后面两个院子,把它们也建成和自己家院子差不多规制的正经大院子,里面的住户愿意走的,自己买商品房让他们搬家,不愿意走的找房子周转,等院子盖好了再搬回来。
“嗨,小孙子回来了,家里就那么大点儿地方,你大爷和孩子先睡会儿,我在水边长椅上忍着,等小孙子上学了再回去。”
这个老太太姓王,家里只有老两口,儿子不住在本区,却把孩子送过来上学,不图别的,就图老两口能上学送、下学接。
和王老太太聊了一会儿,洪涛觉得这个事儿挺有意思,值得试试,第一个听他计划的就是张媛媛。可惜刚听了一个开头,她就抱着洪涛的脑袋左摸右摸,觉得自己男人精神有点问题。
两大碗炸酱面下肚,大斧子抹着嘴拿着花蕾的身份证复印件走了。二万块钱他没拿,说是给洪涛三个月时间,把黛安痛哭流涕的照片拿来,这两万块钱他就不要了。
m.hetushu.com搞房地产开发是个好事儿,还是非常非常挣钱的好事儿,只要能有关系搞到市政规划和住宅用地,一个项目下来就是亿万富翁,还能认识一大帮业内人士。
但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一厢情愿的认为别人有可能和自己一样想法,愿意住平房,不愿意住楼房。现在听了王老太太的话,洪涛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好心办了一件坏事!
今天的炸酱味儿很正,但洪涛一点胃口都没有,脑子总是浮现出自己被人塞进冰窟窿的情景,然后浑身就一阵阵的起鸡皮疙瘩。
而且院子里只有上下水,没有厕所,无冬历夏、刮风下雨、年老年幼都只能去胡同口外的公共厕所解决问题。在这种居住条件下,他们还会眷恋这块地方和邻居舍不得搬进新楼房吗?很难讲啊。
纵使张媛媛很了解洪涛的性格,这次也按捺不住了。攒下这么点家底不容易啊,如果洪涛真要这么搞她肯定拦不住,必须在他还没下手之前玩了命的劝,否则用不了几个院子,自己和丽丽就得被他带着重新回到解放前。
这尼玛里外里全是赔钱,就没一个地方是挣钱的,而且一赔就不是少数,一千万和-图-书能拿下一个院子都是理论上算,再把跑手续、请客送礼、打通关节的公关费用算上,估计还得上浮十个百分点。
“国家手里有枪,啥都不给您能咋滴?私人没枪,那就只能拿钱换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我认识几个有钱人,咱院子里住得太紧巴,我就想和他们提一提,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把咱这两个院子也开发开发。”
“没没没,咱们这边拆不了。您说要是有私人来和院子里的人换房他们会不会乐意?比如您家吧,给您个三居室楼房,新房子不用花钱买,接着向房管所交租金,您愿意不?”但王老太太不乐意搬不意味别人也不乐意搬,这个问题自己还没法挨家挨户去问,先和老太太讨论讨论倒是个好办法。她在院子里住了一辈子,谁家是什么情况都门清。
“带着你儿子一起走啊!”看到小马超挂在洪涛胸口已经睡着了,孙丽丽二话没说,端起一碗面就吃,吃完了把碗一放,拍拍屁股回屋睡午觉去。洪涛忙活了半天,炸酱面没吃饱,还得继续当奶爸外加刷碗工,真是不能忍了,追在孙丽丽后面不依不饶。
“给楼房换?不成喽,老了,爬不动楼啦。小涛啊,是不和-图-书是咱们这片有信儿拆迁了?要是有你可得和大妈打个招呼,我和你大爷就回顺义老家,他家里还有兄弟呢,租个院子住。”王老太太的回答让洪涛心里多少踏实了点,还真有人不乐意住新楼,看来自己也没把街坊邻居全害了。
“您出来的可真是时候,再晚一分钟我就是杀人犯了!我说您大中午的不睡会儿顶着老阳儿瞎溜达什么呢?”在邻居面前洪涛还是乐意表现得伟岸光正一些,人家信不信另说。
“愿意住新楼房的就去住新楼房,不愿意走的就自己找房子等一年半载,等这里的新院子盖好了之后再回来。但回来的房子还是租住,得交租金,而且比现在贵点。”一边和王老太太聊天,洪涛脑子里一边转,很快转出来一个投资项目。这次是玩房地产开发了,不过他这个开发商不是以赚钱为目的的,正相反,是要去赔钱。
“你疯了吧!是不是网吧停业受刺激了?要不我陪你去水库边上住几天散散心吧。现在丽丽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让她在家盯着。”
还没等他缓过劲儿来,孙丽丽风风火火的回来了,说是去健身结果半路上和别人发生了剐蹭,去交通队解决问题,所以才回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