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40章 想到一块儿去了

既然她也找到了花蕾,自己也就没必要瞒着她了。其实这个办法本来就是给她做备份的,一旦她在股权谈判上受阻,这个备份就是自己最后的底牌。
来到客厅之后,洪涛对小马超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作风更是咬着牙根的恨。他坐在黛安胸前的雄伟之间,脚都顺着衣襟蹬进去了,居然还不满意,还有脸哭!
“你先用这个冷敷,顺便帮我看着他,我去冲冲,太味儿了!”好不容易走回客厅,洪涛把黛安往沙发上一放,又把小马超解下来放到单人沙发上,开始给他戴尿不湿,再弄从厨房冰柜里拿出一袋子冰块用毛巾包了包,这是给黛安用的。
“嘶……”黛安倒吸一口冷气是因为脚上疼,洪涛跟着倒吸一口冷气是因为黛安这么一起一倒,浴袍下摆完全张开了。
“吃吧,一边吃一边说。”从工作间拿了一瓶酒精和一瓶红花油,又去厨房洗了一盘水果,洪涛重新回到了客厅。
“别和我玩这一套,美人计咱爷们见过,你就算光着爬我被窝里,我也把你踢下去!”今天的黛安到底想干什么洪涛还是不清楚,所以就得更加提高警惕,事物反常必有妖,古人的警句不可忽视。
http://www.hetushu.com得了吧,不光是你,在他妈妈怀里也照哭不误,别试了,让他赶紧睡吧!”洪涛不想孩子大人一起哄,没搭理黛安的要求,转身把小马超放进了婴儿车,又拿了一顶自己钓鱼时候戴的软帽盖在他脸上,这才转身回到了沙发前面。
“你他娘就是成心的,成心不让大爷我闲着。哭什么哭,我抱你有什么好的,你看看这位阿姨身上多软和,别人想让她抱还没机会呢,傻吧你就!”
“你在调查花蕾!?”洪涛不明就里,拿起纸卷,原来是几张装订好的打印纸,再一翻开,真傻眼了。里面是花蕾的所有资料,从小到现在都有,不光是文字,还有很多照片资料。
“我不看电视,你赶紧回来,我还有正事儿要和你商量,是关于讯通公司的股权谈判。”黛安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可是一句话就把洪涛想借故溜走的念头给打消了。
“你和花蕾办了一家建筑公司!他是你舅舅!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嘶……”听了洪涛的介绍黛安终于躺不住了,忘了脚上还是有伤,一翻身就要站起来,结果上身刚起来,嘴一咧,又躺回去了。
看没和*图*书看清无关紧要,现在已经无所谓细节了,这是洪涛头一次完完整整的看到了黛安一双腿的全貌,然后就又把上身往下弯了弯,屁股向椅子里缩了缩。
“嗨,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和她还真有点关系,看来必须和你先说说了。看到照片上这个男人了吧?他是我舅舅,亲舅舅!”
翻到最后两页,洪涛真不能忍了,里面居然还有花蕾和小舅舅挽着手逛大街、靠在一起在酒吧喝酒的照片影印图,黛安这是要干嘛?
刚把身上冲了一遍,客厅就传来了小孩哇哇的哭声,嘹亮的很。洪涛凑合擦了擦穿上衣服就往客厅赶,这大晚上的弄个孩子号丧,自己不嫌烦街坊邻居也腻歪。
太性感了,大腿很圆,几乎看不到骨骼和筋脉的形状,虽然有点略粗,但在膝盖处逐渐变细,连带着整条小腿也很纤细。和齐睿、江竹意那种腿比例较长的亚洲女性完全不是一种感觉,更有力度、更狂野。
“……黛安,咱俩能不能商量点事儿,把衣襟稍微整理一下。我不是真大夫,定力不够。”黛安到底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洪涛已经没法猜了,这个女人阅历够、心机也够,不会这么容易让自己猜m.hetushu.com到的。
“当然了,她是我选定的突破口……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说你和她私下里也有关系?”黛安是真不认识小舅舅,更想不到洪涛已经把花蕾搞定了,对洪涛此时的表现很纳闷,进而又联想到了另外一个事儿。
不光是浴袍的下摆,她的衣襟也让小马超踢腾开了,而她又把双手枕在头下,这个姿势让衣襟张得更开,只要自己一蹲下,里面就啥都看到了。
“我已经和花蕾私下办了一家建筑公司,并且和她约定好,股份一旦确定下来,就由她找人把我们俩手里的股份都卖出去,然后拿着这笔钱一起去经营建筑公司。我舅舅就是建筑公司的合伙人,代表我的利益与花蕾具体经营这家公司。”
而她的皮肤也不像普通女人那样有明显的内外衣痕迹,基本都是淡淡的小麦色。这说明她不仅热衷户外运动,肯定经常晒日光浴,还是不穿衣服的晒,这才能让肤色保持基本一致。
她里面穿了一条纯白色的内衣前面的布料也不多,甚至可以看到小腹下面纹了一个鲜红色的纹身,像是一个图案又像一行字,没太看清楚。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或者说你早就在讯通公司内部埋下m.hetushu.com了内鬼?”刚才洪涛说出来的内情信息量有点大,饶是黛安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一时半会也猜不透他的最终用意。
洪涛真有点佩服黛安了,她人生地不熟的刚到京城一个多月,就能准确的找到讯通公司最大的命门,不得不说她在商业运作上面功力很高、经验很丰富。
“哪儿有那么方便,我也是从谈判第一天才想到花蕾身上的。本来我是打算防备不测,没想到你也找到了她的头上,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是这么打算的……”这个牛皮不能吹,事关上亿资本和自己策划了好几年的计划,要想获得黛安百分百的支持,就必须如实告诉她自己的打算。
刚刚被冷水浇灭的冲动就在这一转身后又重新冲了出来,此时的黛安半躺在沙发上,一条光溜溜的腿平放着,一条还穿着半截黑丝袜的腿蜷曲着,浴袍的下摆多一半全滑到了大腿根,太容易引人侧目了。
黛安稍微换了一个姿势躺着,可浴袍还是不太严密,逼得洪涛只好拉过一把转椅坐在了茶几对面。两边的沙发都没法坐了,一头是从下上往看、一头是从上往下看,就算心里已经有了警惕,可本能反应是不听大脑控制的,至少自己还控制不了。
“你先和图书看看这个。”黛安倒是不客气,拿起一根香蕉开始剥皮,同时把她手里攥着的那根哭丧棒递了过来。哦,不对,不是哭丧棒,而是一卷纸。
“小宝贝,认识阿姨吗?”黛安接过冰袋往自己脚踝上一放,也没搭理洪涛,而是把小马超抱到了肚子上,靠着沙发背开始逗弄小孩玩。
“……”黛安连一个小指头都没动,只用眼神瞄了瞄了那只受伤的脚踝。
“把冰袋敷好……我猜你是盯上花蕾手中的股份了吧?你想用这些照片胁迫她把股份卖给我们对不对?”这次黛安没再故意诱惑洪涛,半遮半掩叫诱惑,全露出来就是卖弄了。她的底线最多到诱惑,玩不了卖弄。等她把衣襟整理好,洪涛才开始回答她刚才的问题。
“嗨!真怪了,你把他放回来!”看到小马超一到了洪涛手里就不哭了,黛安很是意外,更多的还是不服气,非要再试试。
“现在还不能动手,要等淤青发出来才可以热敷按摩,再等等吧。你先看看电视,我去找点药。”洪涛拿开冰袋看了看黛安脚踝上的伤势,冷敷效果不错,但是时间还短,还得等等。可自己不能在这里陪着,她那身衣服根本没法正视,现在自己都不敢站直走路了,再待下去会憋出内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