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41章 谈谈心

“我不是狗,我是人!”让洪涛这么一顿劈头盖脸的反问,黛安的气势也不太足了。
黛安越的吼声越大洪涛心里越踏实,她自知理亏,吼两句完全是为了面子,不必搭理。现在可以松一松了,不能总指责她的错误,那样即便她想认错也会因为挂不住脸和自己顶到底。有松有驰嘛,现在就是松的时候。
那半截香蕉最终也没被黛安吃下去,而是一甩手飞到了洪涛脑门上。由于距离太近、事发太突然,洪涛躲都没法躲,被砸了一个满脸花。
“人和人之间没有无缘无故的信任,这个玩意是靠一次又一次的共同经历积累出来的。我们俩是初次合作,双方的性格又很固执,一上来就完全信任根本不现实。所以我想采用的方式不是整天拍着胸脯指天发誓忽悠你,而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事情让你可以慢慢相信我。”
“对对对,你是人,还是个很有能力、很有工作热情的好经理人。来来来,别站着,坐下说。如果你不想明天脚脖子肿的比小腿还粗,就赶紧把冰袋敷上。”
“你真是误会了,我压根也没考虑你刚才说的那些问题。我这么做确实有不太信任你能力的意思,可是你也得理解我啊。这个公司对我的计划很重要,http://m.hetushu.com咱俩是第一次合作,你又看我不太顺眼,我总不能啥都不做干等着吧。”
“你信任过我吗?从咱俩还没见面开始,你就耍手段在饭店隔壁偷听我和齐睿的谈话,这不是我杜撰的吧?然后你又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怂恿你团队里的人当面给我难堪!”
紧跟着黛安就扶着茶几跳了起来,一条腿蹦到自己面前,指着鼻子就是一顿数落,吐沫星子喷了自己一脸,最后简直是在嘶吼,眼珠子里都充血了。
“黛安啊,我一直想找你好好谈谈,但你一直也没给我这个机会,见到我就和见了仇人一样。正好咱们利用今天的机会把话说开了吧,我是男人,我先来,不管说得对不对,让我把话说完。”
“你就不同了,我听齐睿和白女士讲过你的一些事情,知道你需要这个机会。我给你创造机会,帮助你从家庭的束缚里解脱出来,这总算是一份情谊吧?所以我觉得你相对来说还是值得相信的。”
“合算我只是你的一粒棋子,表面上在前面冲锋陷阵,背地里你还留着后手,是专门让我去吸引对方注意力的是吗!你知不知道?为了满足你的时间期限,我得忍受马总色迷迷的眼神,故意hetushu.com用身体引诱他,前两天差点让他用高度酒把我灌醉!”
既然洪涛把这件事儿说开了,黛安也愿意放低一点姿态,毕竟把这件事儿搞砸了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该理智的时候还得理智,否则她也不会这么用心去和马总周旋。
成了,只要她的理智还在,洪涛就有把握说服她。这件事儿确实是自己有理,啥叫有理走遍天下?这就是!当然了,光有理还不成,你还得会说。现在自己这两条都占了,她必须遭到迎头痛击!
“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这些资料肯定不是你从香港弄来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给你提供的?”洪涛觉得今天受到的这些惊吓值了,能把这位姑奶奶说服,让她有个基本的合作态度,哪怕换成自己崴脚也不亏。
“我确实很欣赏你,不仅仅是外表,还有你的能力和家庭背景。我有一个庞大的计划,但身边缺少你这样的专业人才帮忙。是,我可以花钱去请,但我这个人多疑惯了,还特别重情谊,花钱请来的人我用着不放心。”
“而你却躲在后面不声不响的布局,如果我今天不拿出这份东西,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你说,你是不是打算股权谈判完成之后就把我一脚踢开m.hetushu.com!”
“……我还能信任你吗!”插着腰瞪着眼喘了半天气,黛安总算把理智留在了脑袋里,但她问的问题有点蠢。
洪涛说的没错,自己不相信他远多于他不相信自己。假如自己要是知道有个男人在隔壁偷看自己和情人亲热,还利用情人打探自己的虚实,就不用后面的事儿了,百分百不会再相信这个人。
“你这是什么表情!”从建筑公司的设想、到大姨夫的项目工程部、再到小舅舅的加入、以及如何做局把花蕾一步步引进来,洪涛都原原本本的和黛安叙述了一遍。还把最终怎么利用花蕾、又不能太伤害这个女人的办法也告诉了黛安。这一套说完足足用了五六分钟时间,黛安都听愣了,伸着脑袋、半张着嘴、还咬着半截香蕉,又把洪涛刺激到了。
“嘘……小点声,把他吵醒了又得号丧!”洪涛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抹脸上的烂香蕉,而是一把抱起了小马超。
“……好吧,我对之前的态度向你道歉,也愿意相信你这次。”洪涛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黛安想不正视也不成。其实她对洪涛并没有什么太深的芥蒂,更谈不上仇恨。之所以一直和洪涛作对,完全是两个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不习惯。
再加上洪涛和图书的行事风格太与众不同,而黛安的性格又太硬,误解越来越深也在情理之中。说白了吧,就是洪涛脑袋上没有成功的光环,压不住黛安这种见过大世面、有过大成绩的人。
这是要拿孩子当挡箭牌,茶几上还有一把水果刀,要是她真和自己玩命,即便是瘸了一条腿也很危险。从这一点上讲,洪涛觉得自己是挺坏的,居然打算拿一个小婴儿给自己挡刀。
“同样道理,你也得相应的向我表示一点合作的意愿,否则光我付出你不领情,我哪儿有那么大耐心整天去讨好你呢?这也不太公平对不对?”有了小马超护驾,洪涛就敢离黛安近一点了,现在也不是看大白腿的时候,干脆就坐在一起说吧。距离越近越显得自己真诚,其实自己说的就是实话。
“怪不得齐睿说你是个怪人,你不仅仅是怪,还坏,坏到骨子里了!为了一个讯通公司居然算计进去这么多人,连我家都被你牵连了进来,好手段!”
其实她内心还是想与洪涛合作的,更想和洪涛多接触接触然后搞明白这个人的想法,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台阶下。现在终于有了,那就赶紧下吧。
但这件事儿还不算完,始作俑者自己必须知道是谁,花蕾的那份资料自己怎么看怎么眼熟,能搞来那种东m•hetushu.com西的人自己很可能也认识。
这样说起来洪涛还算大度,可就这么认输不是她的风格,她也不习惯说认输的话,好歹抓到洪涛话里的一点瑕疵,赶紧吼出来鼓鼓气势。
试想让一个生长在商业世家、在香港商界里辗转腾挪的职业经理人,到内地去给一个任嘛不是的商业棒槌当副手,大多数人心里都会不平衡的。
有小马超挡在前面洪涛稍微安心了点,仰着脸用最快的语速、挑最重要的核心问题给自己洗了洗,到底白不白还得看黛安失没失去理智,大脑还能不能正常思考。
“但我真没有用你当炮灰、完事之后一脚踢开的想法,我只是想多一张底牌。假如你这边进展顺利,我就不再去琢磨花蕾的股份了;万一你搞不定,咱们不是还有办法嘛。”
“我好心好意背着你跑了那么远,还帮你要来了一部分自主权,又借给你五百万美元启动资金。结果你呢?还是把我当敌人防着。你自己拍着胸口告诉我,你让我怎么信任你?我就算这么用心去喂一只狗,它也得念我的好吧?”
“OK,这次的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花蕾那边的进展动向我随时向你通报。既然你也要用她这条线,那我们俩就配合配合,把这场戏继续演下去,先把她手里的股份弄过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