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42章 自编自导自演

黛安半躺在沙发上模样很惨,眼线已经花了、口红也蹭的东一块西一块、左脸上还有一个红印,看上去就和挨了一个大嘴巴差不多。更惨的还是她的右腿,脚踝青紫、膝盖淤青、大腿还有两道划痕。
“我怎么觉得最吃亏的不是欧阳天钺而是我呢!”剧情很简单,黛安也听明白了,可她有点摸不准自己到底是占便宜了还是吃亏。
“……你们应该见过……”黛安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又觉得洪涛已经知道了,自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还补充上一句。
“嘿嘿嘿……真成啊,我算是服了。你知道吗,中午我请他帮我查一查花蕾的资料,他还和我开价两万!好买卖啊,一份资料卖咱们两个人。”一听黛安报出来的价格,洪涛直接气乐了,这尼玛钱赚的也太容易了。
“用得着这么认真嘛?”黛安有点不耐烦了,不就是几张照片嘛,凑合拍拍得了。洪涛简直都快赶上电影导演了,折腾这么半天还没开始拍摄,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就是你的脚,不用装,一会儿我帮你用红花油按揉的时候比现在可疼多了,你顺便再想点伤心的事儿,还哭不出来?”洪涛非但没把身体挪开和*图*书,还又往后挤了挤,冲着黛安坏笑起来。
“他一直都这样,就算是我外婆找他要资料也是明码标价,一分钱都不便宜。而且他不太喜欢和我们接触,这份东西还是让凡凡帮着要的。如果是我出面,给钱他都不见得会帮忙。”黛安倒是不奇怪大斧子的做派,还替他解释了一番。
“我不是在欺负你嘛,男人怎么欺负女人?用两根手指掐你?那不成小女孩之间闹着玩了!我这是对你图谋不轨,你经过激烈反抗之后被我制服,还受了伤,最后被我祸害了!咱们刚才商量好的剧本不就是这个流程吗?”洪涛不光把上衣脱了,一弯腰睡裤也到了脚面,就穿着一条平角裤坐在黛安身边开始讲剧情。
“你要利用我的照片骗他钱!”不愧是商场女强人,黛安瞬间就想到洪涛要干什么,不光没害怕,眼睛里还闪出了兴奋的光芒。
“是我的一个亲戚,他在京城,名字不方便和你说。”黛安还是很谨慎,不肯说出人名。
“嘶……你小心点,我的脚!”洪涛突然把身体往后一靠,黛安现在的姿势是坐在沙发上,那条伤腿得平放还得敷冰袋,只能横陈在沙发和-图-书上。洪涛等于是坐在她的两腿中间,往后一靠自然压到了她的伤腿,疼得黛安直瞪眼。
“这有什么可难的,就说我来找你谈工作,张姐正好不在,院子里也没人,然后你就见色起意,把我欺负了,事后还拍了照片,威胁我不许报警,电影里不都这么演的嘛!”在编故事方面黛安也不弱,洪涛还没构思好呢她先弄出一个剧情,说得还挺利落,就好像经历过一般。
半个多小时之后,客厅里就大变样了。沙发被蒙上了一张饭店的白床单,还被推到了靠墙的位置,周围空出一块地方什么都不放,连墙上挂着的相框都摘了下来。
“……收了十万……”黛安也搞不清洪涛为什么这么了解欧阳天钺,又点了点头,选择了实话实说。
“他是不是叫欧阳天钺,凡凡的堂哥?我不需要你出卖他,只需要点头和摇头就可以。”一听黛安的回答,洪涛就有种拿起电话给那个猥琐的孙子打电话的冲动。等他来了,自己和唐晶非把丫挺的扔后海里去不可。
“必须啊!环境、衣着都得符合剧本,这样才能统一。其实也不是剧本,就是一个合理的逻辑。万一大斧子询问细节,很容和图书易露馅的。”洪涛再次强调了做事认真的重要性,然后咬着下嘴唇、斜楞着小眼睛开始构思。
“还得编剧本?”黛安对洪涛的提议有点纳闷,不就是拍几张照片嘛,用得着搞这么正式不?
“……成倒是成,我也不喜欢他。可是、可是我很少哭,不知道能不能装得像……”黛安太同意洪涛的计划了,十万块啊,够自己买好几件衣服和鞋的,能要回来干嘛不呢?可是有一个问题令她很为难,哭!自己很少哭,装哭就更难了。
哦,合算你手里已经有了花蕾的详细资料,还假模假样的和自己装,蒙了一顿炸酱面不说,还要两万块钱!你就不该叫欧阳天钺,你应该叫欧阳黑刀!你不是能劈开天的大斧子,你是一把专门杀熟的大砍刀!
“哎,你脱衣服干嘛!”见到洪涛一边往沙发上走,一边把上衣给脱了,黛安又不淡定了,胳膊腿一缩,来了个标准的女子防御式。
“当然了,我肯定不会再给他两万块钱,如果你愿意,我还能把你给他的十万块钱拿回来一部分。要是你能哭得惨一点,说不定十万块钱我全能拿回来,你觉得怎么样?”看到黛安这幅表情洪涛不由得一阵腹诽和-图-书,这位显然也不是啥好人,和自己一样,看到别人倒霉就高兴!
太尼玛坑人了,这叫什么?这叫一个姑娘许两家人,还收两分彩礼钱!
“你猜他还和我说了什么?他说如果我要是能把你气哭,就免了这两万块钱;要是我能打你一顿,他倒找我两万。想不想挽回一点损失?我有个办法能让他把你的钱吐出来一部分。”
“何止是见过啊,他中午还在我这里吃面条呢!我再问你个比较私人的问题,这份资料他是不是收你钱了?”洪涛赶紧把小马超放到了旁边沙发上,生怕自己再听到什么不能忍的事儿顺手把他扔出去。
“唉,这就差不多了!”片刻之后,洪涛拿着一双透明丝袜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用牙齿撕咬着,直到把丝袜撕扯出来几个破洞,这才扔到了沙发旁边的地上,又对着取景器看了看,笑了。
“你真是太坏了,合算受疼的是我、吃亏的是欧阳天钺、占便宜全是你的!”黛安直接把脸给捂上了,没法再看洪涛这张脸了,每多看一眼都有左右开弓玩命抽的冲动。
黛安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洪涛刚开始确实没起啥歪心思,但衣带半解、玉体横陈的黛安实在太和_图_书诱人,下面即将要发生的剧情想一想也太刺激,不趁机沾点便宜真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当然了,凡凡她哥可不是普通人,国际通行的叫法他就是特务,骗特务必须不露出一丁点痕迹。现在差不多了,但凡是能认出我家的痕迹都弄干净了,咱们开拍了啊!”洪涛严肃的批评了黛安的不专业,想蒙钱还不舍得下功夫,这种态度很危险!
这都什么人啊,想出来的招儿全是害人的玩意。可是吧,仔细想一想又没法拒绝,这个提议极具诱惑性。一想起欧阳天钺不得不免了自己十万块钱的倒霉德性,眼前这张脸又显得很可爱了。
“我又不是真的那啥你,就是摆个样子照相!想一想,十万块照张相,这都赶上世界名模了吧?模特走台的时候经常真空穿成半透明上阵,不也没事儿嘛。”
“好像还差一点……你等等啊!”洪涛则站在旁边的三脚架旁,从相机的取景器里观察着沙发上的黛安,怎么看怎么不满意,然后一拍脑门,急匆匆的又跑进了卧室。
把大斧子说得再龌龊洪涛也不解气,打他是真不敢,骂他估计也没什么用。但从他那里坑点钱还是可以减轻愤怒的,不过这件事儿得黛安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