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43章 三件宝

两个人在洪涛家的客厅里折腾到半夜一点多,终于算是拍好了几张黛安被洪涛蹂躏得痛哭流涕的照片。当然了,实际上这些事儿都没发生,所有动作都是虚的,只要求表情到位,手不许真摸。
可是现在这位黛安就完全不是一个风格了,她在人前比齐睿和凡凡还讲究,可是私下里的做派就让洪涛有点皱眉。换下来的衣服扔了一地,外衣内衣都有,桌子上就和摆摊一样,文件、书籍、零食、各种钥匙、手机、笔记本电脑堆得满满的。
“你宁可和这个东西较劲儿也不说主动向我投怀送抱,这是歧视啊!不成,我得警告警告你!”一想起黛安自己在垫子上用这个玩意解决问题,洪涛就非常非常惋惜,这不是浪费资源嘛!
“……这是别人穿过的,你去我房间帮我拿一件回来吧。”衣服有的是,黛安的个头比张媛媛稍高有限,身体是粗壮了一些,但也凑合能穿。
黛安的痛哭流涕也是假的,流不出眼泪没关系,做出痛哭的样子,然后用葡萄糖水代替眼泪。
“拿两只保险套套在鞋上?天啊,你真是天才,这个办法非常好!”要不说黛安和常人不一样呢,她非但和图书没觉得洪涛是瞎说,反倒觉得很有道理。
这就是小门小户家的孩子和富人家孩子根源上的区别,节省这个观念已经深深烙印在心里了,遇到花钱的时候,第一个考虑的不是合适不合适,而是去看价格。
这里要说一个小窍门,冒充眼泪不能用清水,因为清水的浓度不够,没有泪痕的感觉,必须用含杂质高一些的透明液体代替。没有葡萄糖水白糖水也可以,至于说眼药水,有的成有的不成,还得看具体成分。
“剧情倒是可以,但还有瑕疵。你来找我谈工作,直接穿浴袍来有点不合适,不管你张姐在不在家都说不通,先得换换衣服才成。你等等啊,我去给你找一身。”既然黛安提出了剧情,听着也算合理,洪涛就不打算另起炉灶了,帮着她一起把剧情完善完善就可以。
即便已经不缺钱了,照样会有这个习惯,估计一辈子都改不过来。这也就是常说的格局,一个人的格局是由家庭出身、成长环境、受教育程度决定的,成年之后再想重新塑造非常非常难。
反正枕头也让自己挪动了,归回原位有点难度,因为自己也不知道原位是啥样和*图*书,刚才没注意。索性就不躲躲闪闪了,来个小恶作剧逗逗她。
“第三样其实更常见,就是保险套!别瞪眼,我不是在调戏你,这是真的,保险套在野外是个神器。如果赶上下雨,很多重要的设备都可以用它防水,多套几层效果更佳;假如你有一瓶果酱没吃完,还可以用它密封瓶口,绝对卫生。”
这玩意有点像后世的C型内裤,但是多了一个小叉。洪涛认识它,日本Ms店里卖的那些玩意呗,齐睿也有好几个,只是形状没这个复杂而已。
黛安刚开始还不信,当洪涛用自己的脸给她做完示范之后,她真是不得不服了。这尼玛都是从哪儿学来的知识啊,也太偏门了,谁没事儿闲的去研究假眼泪玩?
洪涛翻箱倒柜把张媛媛前几年的旧衣服找了出来,统统都搬到客厅里让黛安试穿,哪件合适就穿哪件。可是黛安又犯老毛病了,不愿意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摄制组有三件宝贝你知道是啥不?嘿嘿嘿,另一样东西你很熟悉,就是卫生巾。它可以当纱布包扎伤口,还可以当鞋垫防止鞋里太潮,把里面的填充物撕碎是很好的引火材料,要是赶上水源被http://m.hetushu.com轻微污染,可以用几层卫生巾当过滤器,滤出来的水人就能喝……”黛安虚心请教,洪涛也不瞒着掖着,把他肚子里这点杂碎倾囊传授。不光是简单说说,还得比划着教授具体用法。
盛唐古艺里还和原来一个样子,洪涛直接上了阁楼,因为上面亮着灯。黛安的这个习惯太不好了,进屋就把灯全打开,走了还不关。
现在看到这么乱糟糟的房间他又犯病了,桌子上的东西不方便乱动,怕搞乱了顺序,那就帮着把床铺整理整理吧。看样子黛安也不是个脸皮薄的人,内衣都四处乱扔了,动动她的铺盖应该也没事儿。
“我靠!这是高科技啊!看来齐睿那一身毛病弄不好就是和你学的。”可是事儿还真来了,枕头下面有个蓝色的东西让洪涛直咧嘴,想了半天也没敢用手去拿,四下看了看,正好边上有个内衣,他就把肩带卸了下来,系了一个活扣,套住这个东西提了起来。
“术业有专攻!我上大学的时候接触过音乐圈子里的人,里面也有搞影视的。这就是一种道具,每次出去拍摄都会带好几瓶葡萄糖水。如果有人生病就拿它当药用,有人哭不出来它还能和-图-书代替眼泪,身体虚的可以喝了提提神,还能预防低血糖。”
“齐睿说你这里有我房间的钥匙,还让我晚上从里面插好门,防备着你钻进来。”黛安放钥匙的地方很特别,她是从胸口沟壑中间拿出来的。看得洪涛直咽唾沫,这不等于随身带着一个小皮包嘛,有什么小物件直接往里一塞。钥匙都能夹住不掉,别的东西必须稳稳的!
“得,你先把感情再酝酿酝酿,越是细节越要严谨,给我钥匙,我去帮你拿衣服。”既然黛安不怕损失,洪涛也不怕跑腿。
“另外它还能灌上水当容器用,放到太阳下面就是放大镜。要是你不小心把火柴打火机什么的弄丢了,它可以利用太阳引火,说不定能救你一命呢。就算到了城市里它也不光一种作用,比如你出门遇上下雨,脚上的鞋怕淋湿怎么办?”说到第三样神器,洪涛脸上的笑容立马就龌龊了起来,而他说的东西更龌龊。
“衣柜里有一身白色的裙装我不喜欢了,就拿它吧,不撕我也不想穿。”黛安歪着脑袋想了想,决定还是穿自己衣服比较舒服。
和齐睿一样,黛安也不睡床,就在软垫上打地铺,不知道这个毛病是怎么养成的。和图书此时地铺上也是一堆凌乱,枕头都跑到垫子中间去了。
“……快别说了,让你这么一讲我好几天都不想喝水,太恶心了。那还有一样宝贝是什么,你刚说了两样。”黛安越听表情越难看,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了,不等洪涛说完就给打断了,打算跳过这一项。
洪涛不光有轻微洁癖,还有点强迫症,就看不得房间乱糟糟。一团鱼饵钓几个小时鱼,保证只有一个缺口,从来不在上面乱扣。只要多一个手印,他心里就别扭,不管下面有多少鱼,先得把鱼饵重新揉一揉,保持外形完美才能安心钓鱼。
“别听她瞎说,我是那种人吗?备用钥匙都让你张姐收起来了,我手里肯定没有,放心吧!”接过那把还带着体温的钥匙,洪涛扭头就走。齐睿这个小丫头皮肉又痒痒了,怎么什么都和她表姐说,这不是抹黑自己的形象嘛。
“一会要把衣服撕破的,你不心疼?”洪涛本身也是有点洁癖的人,能理解黛安的感受,也不反对用黛安自己的衣服。但丑话还得说到前头,免得自己白跑一趟。
“这就是猪窝啊!”以前齐睿和凡凡住在这里时洪涛也上来过,她们俩不光人干净利落,屋子里也收拾的和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