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45章 杀鸡儆猴

“可是他给我们公司造成的损失不止三万多,十倍都不止!在这个问题上,运营部的曲经理负有领导责任、技术安全部门的林主管也同样负有监察责任。”
为此他已经让江竹意的市局网监处介入了此事,务必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光不能了,还得当成典型案件来大办特办、从重从快,能折腾多大动静就折腾多大动静。
“你们说是我洪扒皮也好,说我是洪世仁也罢,我都无所谓,但我要为我自己的投资和很多员工的生计负责。如果今天出现一个张新亮我高抬贵手放过去,让他再去别的公司害人,明天说不定就会有李新亮、王新亮从别的公司跳槽到咱们这里!”
“嗡嗡嗡……”此言一出,会议室里立马就开锅了,几乎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互相打听着是谁这么大胆子、干了什么事儿让洪涛如此愤怒,顺便也交流一下对这件事儿的看法,再看看洪涛到底会如何处理。
“我再次表个态,大家回去在各部门转达一下我的原话。谁敢伸手就别让我抓到,抓到了就是我的敌人,我对待敌人从来不手软,怎么狠怎么来。好了,我说完了,下面是大家最热爱的齐和图书总发言,鼓掌!”
“那好,现在我宣布一下对张新亮的处理决定。开除是肯定的了,还得追究他的民事和刑事责任,并且要把这件事儿曝光到相关媒体上去。”
半个多月之前费林就已经和洪涛汇报了张新亮的情况,当时洪涛让费林会同齐睿两个人去查。调查的结果并不太严重,张新亮总共也就卖了两次内部数据,金额不过几千块钱。
凡凡这个情可算捅到洪涛命门上了,居然还有人敢为内鬼求情?这让洪涛很愤怒,于是他往起一站,开始对这种绥靖态度开炮,都快上升到阶级矛盾层面了。如果不是齐睿一个劲儿的用脚在桌子下面踢他,他估计还收不住呢。
“欧阳总监的态度恐怕也是公司有些人的态度,觉得不就是一些数据嘛,教育教育就得了。但我不是这么算的,我倾家荡产组建了这家游戏公司,在座的许多人都是辞掉了铁饭碗跟着我一起创业的,任何损害公司的行为都是在挖我家的祖坟!”
齐睿则是人见人爱的公司老总,她出现的时候除了发奖金就是组织员工春游,要不就是请大家吃饭。所以洪扒皮这个称号也慢慢的在公司http://m.hetushu•com里传开了,来源肯定就在客服部。因为大部分客服都是从网吧抽调过来的,这些小姑娘肯定没在背后说洪涛好话。
“昨天早上,运营部的张新亮就已经被海淀分局带走了,经过一天的询问,他已经如实交待了犯罪经过。在四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四次盗取游戏关键数据卖给不法分子并参与、组织、制作游戏外挂程序,个人涉案金额达到三万多元,后续调查还在进行中。”
这件事儿欧阳凡凡事先并不知情,齐睿得到了洪涛的警告,一个字也没敢透露,所以她并不知道洪涛要干嘛。按照她那个软软糯糯的性格,肯定是能不伤人就不伤人。
“我也没意见……”林强和曲小川差不多,洪涛找他谈的时间更早。
当然了,这一个月的工资是真罚,不是做样子。但洪涛说了,以后如果在工作上有贡献,该奖励的还得奖励。这话的意思曲小川听懂了,这是在提醒自己别和他顶着干,钱的事儿好说,以后他会找机会补给自己。
这个公司是林强从无到有眼睁睁看着洪涛建起来的,就算有点意见也得忍着。而且这件事儿确实有他的责任,监和_图_书管不严格,居然能被人利用下班时间私配钥匙把关键数据拷贝走,还把监控录像也删除了,挨罚也不冤枉。
“在这里各位需要做的就是去评估一下公司的损失,能高的就别低,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数额越高越好。我希望能多判张新亮和他那些同伙几年,能重判就别轻判!”两位公司高管已经服软了,洪涛杀鸡给猴看的计划还差最后一步,就是怎么把这只鸡杀得鲜血四溅!
搞软件开发的人最喜欢什么?那必须是大金主。开发软件就是烧钱,谁烧的多、烧的旺、烧的效率,谁就有可能最终出成果。公司最终能不能成功还不好说,但有充足的资金投入对公司高层来讲确实是一件令人振奋的好事儿。
“没意见……”曲小川有意见也不能提,这番话昨天晚上洪涛和齐睿就找他单独谈过了,今天早上只不过是再重演一次。对此他也理解,洪涛和齐睿不是在打压自己,而是在利用这件事儿给全公司立规矩呢。
但千万别以为洪扒皮这就算狠了,要是公司员工们知道了这件事儿的真相,估计明天就得有一多半递交辞呈。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讯通公司的控制权要和*图*书争夺,螳螂虾公司的管理工作洪涛也没放松。六月初,每月一次的总结会又开始了,公司所有主管以上级别的人员都在座,洪涛依旧是第一个发言。而他一上来,就扔出一颗重磅炸弹。
“别忘了,我们是软件公司,数据就是我们的产品。我们不生产钢铁煤炭和机械设备,我们只有数据,数据就是我们的命根子!”
现在他这个名义上的总经理助理在螳螂虾公司里就是倒霉的代名词,平时他也不掺和公司的运营,可一旦他出现还第一个发言就准没什么好事。
“今天我就说一件事儿,咱们公司出内鬼了!虽然我再三强调过我不会对这种行为视而不见,但还是有人在干着吃里扒外、损害大家利益、中饱私囊的事儿。”
等屋子里的噪杂声慢慢降低之后洪涛才开始接着说,这次就不光是通报了,直接对公司里两个部门大佬做出了很重的处罚,而且还是当着各部门同事的面儿,连罚钱带打脸,一样不落。
高工资高待遇只是一方面,工作上得到的支持和理解也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外资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啊。这不,螳螂虾公司刚成为中美合资企业没多久,据说又来了一位手里攥着上亿和_图_书资金的大金主,正在谈入股通讯公司的事情呢。
“假如因为这些数据影响了游戏运营,我赔钱了怎么办?公司倒闭了怎么办?如果我一无所有想不开跳河了,这算是自杀还是他杀呢?”
“洪总,这样是不是太严厉了?这个张新亮我记得,他是工商所介绍来的,工作态度也不错,是不是让他退赔一部分经济损失就算了,这样各方面都好沟通……”
“别小看这些事儿啊,只要我在一天,螳螂虾公司就不允许出现对张新亮这种人高抬贵手的情况。他这是在谋财害命!要是我能制定法律,他就该被枪毙!这种人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社会里这种人越少就越和谐。”
以前光是嘴上说说,威慑力不足,现在动真格的了,而且一出手就这么狠。一位员工被抓,两名高层被处分,估计就是再有人心里想着什么也得收敛点了。
那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这几个月下来曲小川已经对当初的选择感到庆幸了,跟着这位洪总干确实像是有前途的样子。
“对此我和齐总商量过了,通报全公司,对你们俩给予警告处分,并扣发一个月工资。如果没有异议的话,正式通知散会之后就会发到各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