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47章 现场勘查

当时国家为了集中精力搞研究,就从全国各地抽调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全都弄到这里当大学老师兼研究员。前面所说的八大院校就是在一九五二年同时成立的,前后相差不到一年时间。
洪涛在这种时候真笑不出来,也不希望江竹意变成一个毫无人性的政客。她和自己的情况不一样,并不真的了解这个时代,骨子里还是那个无法无天的女人。自己必须时刻提醒她收敛,否则早晚有一天会闯祸的。
你总不能和组织上说我大半夜睡不着,从亚运村开车溜达到学院路,还这么巧就停在网吧门口,结果偶然碰上了火灾吧。只要有点脑子的人就不会信,搞不好江竹意当不了英雄还得被当做纵火嫌疑人调查。
换句话讲,这里应该叫做大学城,只不过离城市太近了,就在二环和四环中间,完全融入了城市里。这里院校云集的局面并不是自发的,也不是什么风水好,而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一种战略布局。
其实京城本身就是一座移民城市,真正的土著少之又少。不信你出去随便找个本地人问问他家祖上三代之前在哪儿,百分之九十九都不在这里,全是从四面八方因为各种原因迁移过来的。
除此之外,清华大学、京城大学、体育学院、电影学院也在附近。这么说吧,以学院路南口为中心、三公里半径画一个圆,基本全中国顶尖学府的多一半就都在这个圈里了和-图-书
“在你眼里我就那么怂,一两个女人都应付不过来?”男人最烦女人说自己不成,真不成也不能说,况且自己不是真不成,而是心里有事儿。
“我又想起当年你带着我去抓飞贼的事儿了,那时候你是故意要占我便宜的对吧?”一说要去勘验现场,江竹意不禁怪笑了起来。如果洪涛的办法可行,那她时隔三年之后就又要立一个大功了,而且情形和上一次差不多。
其实这个问题一直都困扰着自己,越是临近就越强烈。自己没少杀人,不管是给别人下令还是亲自动手,数量都能在历史上排进前十名。
一说京城文化,必然会提及两个概念,胡同文化和大院文化。自己家和姥姥家就是很传统的胡同文化,学院路这一片则是很典型的大院文化。
学院路,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这条南北长不过三公里长的道路两边云集着一大堆高等学府。
当时这里都是荒地,基本没什么居民,所以每个单位都会自己建造家属区。而且还不能凑合,从幼儿园到高中都要建立,这也就是后世里那些清华附中、北大附中、石油附中、师大附中的由来。家属区是啥?就是大院!
从这里出去的皮包公司经理名片都非常唬人,拿起来一看不是清华大学南门二号楼,就是地质大学东门一号楼。不明白这里弯弯绕的人瞬间就会觉得这些经理有知识、有本事www.hetushu.com。人家公司都开到这些名声在外的著名大学里去了,这就和国营单位差别不大了,还能是假的?
最具代表性的是八大院,既矿院(中国矿业大学)、石油学院(中国石油大学)、地质学院(中国地质大学)、林学院(京城林业大学)、农业机械工程学院(中国农业大学)、医学院(京城医科大学)、航天学院(京城航空航天大学)、钢铁学院(京城科技大学)。
“放弃……问题就在这儿呢,我想放弃都放不掉。李兵可能已经知道了张媛媛、孙丽丽网吧和我有关,昨天他弟弟就去新街口店里转了一圈,估计是在摸底呢。离他们动手的日子不远啦,我怎么退?往哪儿退?再说我退了你怎么办?”洪涛愁就愁在这里,现在已经走到了死胡同里,既不能退也不想进。
有这么多院校云集,再加上这里还是很多科研单位的聚集地,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作人员也带来了居住生活问题。
已经六月初了,再过一周那场大火就会燃起,二十多条年轻的生命就将被浓烟吞噬,自己到底该不该利用他们的生命为自己牟利呢,这是个大问题。
就是因为这种情况,学院路在八九十年代是非常乱的。各路人等云集、三教九流聚会,再加上大家正一切都向钱看,科研单位的实验室都能租出去改饭馆挣钱,这些大院里的房子就更不在话下。能倒腾出来的门和-图-书脸房早就租出去了,实在当不了门脸的也没关系,租给各种皮包公司当办公室。
“今天你是不是累了?张媛媛不是怀孕进医院了嘛,你不会把她那个闺蜜也搞上了吧?”洪涛的反常能瞒过齐睿,可是瞒不过江竹意。她已经结束了学习回到单位上班了,洪涛一烦就愿意到她这里待会儿。
这都是后话,现在洪涛正在等一场风暴的来临,同时也在等一场对自己灵魂的拷问。
之所以把开会的时间定在七月份,这就和自己的时间安排有关了。七月份讯通公司的股权谈判应该已经全部结束,网吧那边该关停的也关停了,自己正好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可以稍微闲一闲,有时间去仔细运作运作这件麻烦事儿。
“严肃点,这是要去害人,别嬉皮笑脸的!就算我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对生命多少也得有点敬畏,不能一点底线都没有。”
“那你打算放弃了?”江竹意肯定是不高兴,这是筹划了好几年的事儿,说放弃就放弃确实可惜。
“那就是你心里有事儿……还是因为着火的事儿?”不愧是陪伴了自己两辈子的女人,江竹意稍微转了转眼珠就猜到了点子上。
他们就像是住在一个城中城里,身边的同学基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没有什么固定的文化。慢慢的,他们就自己形成了一种文化,也就是大院文化。说白了吧,就是移民文化,只不过这些移民不是主动的,和图书而是被动来的。
“嘻嘻嘻,我不是怕你为难嘛……那你有主意啦?”被洪涛说破了小心思江竹意也不觉得难受,痛痛快快的就承认了。
“我不要紧,你不是说要安排我去国外嘛,既然早晚都得走,不如就早点走吧,免得让你犯难。”见到洪涛真发愁了,江竹意又开始劝,还打算主动放弃。这就是她聪明的地方,知道和洪涛在一起什么时候可以进一步,什么时候该退一步。
家属区的孩子从小就在一个半封闭的环境里生活,生在大院、吃大院、喝大院、在大院里上学、很多还进入父辈的大院里工作。
“我现在不是手握生杀大权、杀完人回来还能得到掌声的皇帝了,作孽的事儿能少干就少干,你说呢?”洪涛和江竹意不用绕着圈子说话,之所以来她这里,也是想放松放松脑子,有什么说什么很省心。
“冒点风险吧!火还是要烧的,不烧事儿就闹不大,不死人更引不起高层关注。但你得去救人,只要自己不受伤,能救出几个就救几个。毕竟不是咱们布的局,这是意外,黑锅我来背,你去当英雄,好不好?”主意一直都有,只是洪涛不确定用不用这么冒险。现在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洪涛对这一片不能说很熟但也不算陌生,因为他的大学生涯就是在科技大学里度过的,而且他父亲任教的单位也是这里,从小就会时不常过来转转。
这些日和*图*书子已经两次被噩梦惊醒了,内容都差不多,全是屋子里着火,自己怎么跑也跑不动,腿上就和灌铅了一样。这次可不是什么怪梦了,而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尽量掩饰吧……走,穿上便服,我们去现场看看,到底该弄个什么借口能让你大半夜的出现在那个地方是个关键。”江竹意的担心也正是洪涛的担心,救人不难、阻止放火也不难,难就难在既要让火烧起来,又不能伤人太多,还得有很合理的借口让江竹意出现在现场完成救人的英雄举动。
不用远,能从民国时期开始就住在京城这片地界上的人,就已经是纯的不能再纯的京城土著了,根本不可能有沪、广那种从几代、十几代人之前就定居于此的情况。
“你这就有点口不对心了,就算走也得以胜利者的姿态走,真甘心灰溜溜的败下阵来?”江竹意说的话洪涛有时候都不用过脑子,她熟悉自己,自己更熟悉她。
“……那会不会太明显了!”洪涛这个主意让江竹意瞬间就笑了起来,不过也仅仅是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么做不光有危险,还很可能被人抓到把柄。
可那些人和网吧里的孩子不一样,那是为了自己的族群、是国与国之间的角力。虽然也是杀人,有了这层光环笼罩着,自己心里就没什么内疚感了。但现在自己要眼睁睁看着他们被烧死不光不去救,还不通知别人去救,怎么想怎么有点丧心病狂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