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50章 让不让看?

她可是有备而来的,这次不是浴袍而是换上了一身短睡衣。上衣到还规规矩矩,就是没袖子,下身就有点过分了,丝绸短裤,还是两边开缝那种,站着都不显长,一坐下就更短了。
“我在上海也做过公司并购,明白你说的这些事儿,会和马董事长相处好的,这点你放心。只是有一个问题我还没搞懂,你打算在公司里担任什么职务?”白女士推荐黛安来帮洪涛,也不是随口那么一说,她确实有一套,中外都成,光就这一点就很难得了。
“大苍蝇,今天你的情绪有点低,家里出事儿了还是生意上不顺利?”自打这天之后洪涛就很少出门了,一个人窝在家里,除了哄孩子就是玩游戏,连最后一次股份分配会议都没去参加,全权委托给黛安办理。
“对了,和你的人强调一下,只要马总不太干涉总经理的权限,就不要对他有什么敌意。不光不能有敌意,还要和他尽量相处好,他并不是对公司毫无用处的人。这里是内陆,不是香港,很多事情不能全按照你们原来的习惯做。”
“你要是不乐意让我看就别穿这么暴露,真是怪人!”洪涛也想不通黛安这和-图-书是图什么,大晚上的穿这么少跑到一个男人屋子里,还明知道这个男人独自在家,又不想让男人看,这尼玛不是相互矛盾嘛!
“谁啊!”洪涛刚回到家里把小马超哄睡了,院子里就闪起了红灯。这是他改造过的门铃,由光控管控制一个电路,白天响铃、晚上发光。
“你是个很讨厌的人!”黛安也觉察到洪涛在看什么了,在这双小眼睛的注视下她觉得自己就和没穿衣服一样,非常别扭,连自己来的目的都忘了,站起身快步走了出去,就和逃跑差不多。
“通过你啊!公司未来的走向当然要由我们两个来决定。就像是我和齐睿一样,她是公司总经理,但有大事的时候必须经过我的同意。这个规定不用写在公司章程里,甚至都不用落在字面上,只需要我们两个互相达成一致就可以。”这时洪涛好像刚注意到黛安的衣着,然后两只小眼睛立马就活泛了起来,身体还不住的左晃右晃,像是在找一个合适的角度。
“股权的事儿我已经办好了,价格比之前的便宜了百分之二十左右。”门一开,黛安抬脚就进了院子,一边说一边把手里www.hetushu.com的一个档案袋拍到了洪涛怀里,也不等人家请,就径直走向了客厅。
“没什么变动,董事长暂时还是给马总吧,总不能什么都不给他,等年底增资之后再改选不迟。现在股东都是我们的人,他一个光杆司令也翻不出浪花。”
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只能和江竹意无忧无虑的聊天,说什么都可不动脑子,至于其他人,哪怕是张媛媛,自己也得防着。
“那你打算怎么把你的意图贯彻到公司里,我不相信你会白白弄一个公司然后不闻不问!”此时黛安已经忘了她来此的目的,真是一心一意和洪涛谈起了正事儿。
“如果让我选的话我还是乐意自己做出选择,今天就到这儿吧,我有点累,想先休息了,明天见。”逆戟鲸这番话让洪涛感觉非常别扭,这不应该是江竹意的说辞嘛,怎么会从她嘴里说出来了。现在只要一想起江竹意这三个字,洪涛就咬着牙根的恨,干脆连继续聊下去的兴致都没了。
“讯通公司和螳螂虾公司一样,我又没打算在背后遥控你,你总经理的权利一分一毫我都没剥夺,整个公司的事情你只需要征得我的同意,和_图_书这难道不比你去面对整个董事会容易的多?难道在你眼里我是个很难沟通的人?”
不过有一件事儿他倒是没耽误,就是每天晚上和逆戟鲸在游戏里碰面。现在两个人一半时间用来玩游戏,另一半时间基本都是闲聊。
“……我不太喜欢这种方式,但你是我的债权人,你说了算。”现在屋子里的情形很有意思,原本黛安是兴冲冲过来,准备趁着洪涛情绪不高再踩上一脚的。
“我,黛安。”门外响起了一个女声。
可是聊着聊着两个人换位了,她成了情绪不高的一方,洪涛反倒神采奕奕了起来。还特意换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从正面仔细欣赏着黛安的全貌。
“唉,你这是又去找大斧子送钱了吧,何必呢。”但令黛安意外的是今天洪涛的眼神并没在自己身上转悠,粗略的翻了翻那些文件顺手往桌上一扔,示意他看完了,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不要太早下结论,尤其是对我,你都没试过怎么会知道喜欢不喜欢呢?齐睿那边我不是也不干涉嘛,她自己管理得不是也很好嘛。”
“我不就是股东嘛,举手的权利我全权委托给你代表了,改天你弄个www.hetushu.com委托书来,我签给你。如果你需要一个贴身男助理我也可以胜任,其它的职务就算了。我并不擅长公司经营管理,那些位置还是留给专业人士去干吧。”还是那一套,洪涛不打算干活,只想捡现成的。但说起来好像他多么风轻云淡、视钱财如粪土一般。
洪涛之所以换了一个座位,不光是要正面观察黛安,还和灯光位置有关系。黛安的身后就是落地灯,她的上衣在背光里几乎就是透明的,不看白不看。
“下周就是新公司的第一次董事会,你还有什么安排没有?”洪涛这么一淡定黛安反倒不好张嘴了,只能继续说工作。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洪涛有点意外,这个女人大半夜的找自己干嘛?张媛媛不在家这些日子她除了脚受伤那次,平时基本不会来自己院子,更别说晚上了。
心里再烦讯通公司的事儿也得认认真真安排,洪涛倒是不担心马总会翻脸,他的股份并没损失,还挂这个董事长的头衔,对于他而言并不太吃亏。
自己并没按照他所说的高价收购花蕾手中的股份,而是花钱请欧阳天钺调查了花蕾近期的行踪,还录下了她和中间人的通话,然后用这些和_图_书东西作为谈判筹码,把她和洪涛的股权全都平价拿了过来。
“我干了一件坏事儿,非常非常坏,毁了很多人的生活。其实不是我的本意,可是代替我出头的那个人没有听我的。”其实洪涛这么喜欢和逆戟鲸在一起玩游戏,并不光是为了玩,主要还是一种宣泄。
“你越生气我越要让你不得安宁!”楼上的黛安和洪涛完全是两个表情,她脸上全都是笑容,非常非常开心的那种笑,一边哼哼着小曲,一边打开衣柜开始换衣服。
“……没准她是为了你好呢,有时候正确的选择看上去却很残酷,但该选择还是要选择。”洪涛这番话一出口,楼上的黛安吓得捂住嘴半天没敢吱声。她以为洪涛是在说自己处理股权时过于苛刻,今天的会议结果自己还没和他说,估计说了之后又得吵架。
这样过日子有点累,而逆戟鲸正好成了江竹意的替代品。自己虽然和她也不能全说真话,但很多事儿都不用刻意隐瞒了,即便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倒是黛安有点让自己摸不准,要是她再步步紧逼打算完全架空马总,这件事儿恐怕就不那么美妙了。再废物的人也有脾气,更何况马总也不是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