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53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看样子这个女人应该是个官员,可她和洪涛是什么关系?怎么会这么言听计从,就好像是洪涛的奴仆一样,让跪着就不敢起来。另外他们还说到了死人,难道说他们在一起同谋害人?
“……”黛安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会是张媛媛吧?”江竹意此时也不和洪涛耍滑头了,一边把脚上的高跟凉鞋脱掉一边小声询问着。
“唔……”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黛安准备往后倒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然后两条腿就夹在了黛安脖子上,同时一只大手也捂在了她的嘴上,不光嘴,连鼻子都被捏住了。
黛安的反击方式很简单,她根本没去管脖子上的胳膊,而是用左腿向后勾住了身后那个人的脚,然后右腿用力向墙壁上一蹬。两个人就一起倒在了地面上,黛安在上、江竹意在下。
如果是前者就没什么大问题,她已经知道自己不少事儿了,再多点也无所谓;可要是后者就真麻烦了,丽丽的性格太暴躁,要是她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恐怕以后自己又得多一个姑奶奶。
这两种技能研究的如何在地面制服对手的招数,当然还有如何反制的措施。如果江竹意和*图*书和黛安拉开距离利用散打技能搏斗,黛安会非常吃亏,可惜慌乱之间江竹意恰恰选择了最适合黛安的缠斗方式。
“她练过柔术,我刚才忘了说,以后你再碰到她最好别倒地,否则就玄了。”来的人必然是洪涛,他正低着头盯着黛安的眼睛,话却是对着江竹意说的。
“呀!”不过黛安也没占到便宜,她的脚是蹬到了身后的那个人,可是并没用上全力,因为对方离自己太近了。而且就在自己出腿的同时,对方的胳膊也缠住了自己的脖子,力道很大。
身上压着一百多斤摔倒在地,就算江竹意再强悍手臂也难免会松一下。这是人体的本能反应,要去保护自身落地时不受伤害。
黛安就是利用这一瞬间,在江竹意怀里翻了一个身,两个人变成了面对面。然后她的后背一拱,利用全身的力量撑开了江竹意的手臂,头一缩就脱离了江竹意的控制,顺势还抱住了江竹意的右臂。
只是一瞬间,江竹意就已经控制不住怀里的女人了,她本能的想抬膝去撞击对方,可是连抬了两下都被对方的腿压住,再挥动左拳准备击打对方面门时和*图*书,身上的女人突然原地转了个身,变成了横着压在自己胸腹上。
黛安如果不这么问洪涛反倒更担心,这说明她并不是刻意跟着江竹意来的,只是偶遇,那就好办了。编吧,避重就轻,先糊弄过去再说。
“臭流氓!奸夫淫妇!”很快,屋里就响起了一个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听不太清楚在说什么。
“咔吧……”突然,黛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很轻微的响动,像是树叶被碾压碎裂。身后有人!这是黛安的第一个想法,然后她的一条腿就毫无征兆的向后蹬了出去。
这时江竹意慌了,她认识这个招式,横十字固,要是被她用双腿压住自己脖子和胸口,再抱着自己胳膊往后一仰身躺倒,自己这条右胳膊就会被掰断。
不管是洪涛练的柔道还是黛安练的柔术,都不是中远距离攻击的搏击技能,它们最大的威胁就是近身,越近越好,要是能都倒在地上缠斗最好。
“不管是谁,都要先抓住再说!鞋柜里有运动鞋,先换上。”洪涛也没看清楚外面是谁,按说不应该是张媛媛,最大可能就是齐睿和孙丽丽。
“你们俩之间有阴谋,www•hetushu•com先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和你什么关系?否则明天我就去医院问张小姐!”黛安倒是很守信用,答应不再折腾就真不再折腾了,气哼哼的跟着洪涛回了屋。还没坐稳问题就来了,而且两只眼还死死的盯着江竹意,刚才那一拳把她惹毛了。
“别动手,她是我请来的总经理!黛安,这是个误会,如果你答应我不再有过激反应我就放开你,咱们去屋里谈。”洪涛没想到江竹意会打黛安,赶紧用眼神制止了她再动手,这才和怀里的黛安商量起来。
“至于说阴谋什么的可能是你理解错了,我们俩是有些生意上的往来,那是工作需要。她的工作是管理网吧,我是开网吧的,之间肯定会有一些交集,这并不意外。”
“有点小……”江竹意换上张媛媛的鞋之后表示不太合脚,可是看到洪涛脸上凝重的表情没敢再多废话,捏手捏脚的去了厨房。
“我帮你们俩介绍一下吧,她我的一位朋友,叫江竹意,是个警察。这是黛安,目前是讯通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我的合作伙伴。”
但这种声音黛安并不陌生,她能够想象出来那个光头女人此时正和洪涛在屋里干什么。和-图-书可惜窗帘拉得很严实,黛安找不到缝隙偷看,只能在窗根下面继续忍着,即便老有小蚊子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此时黛安已经离开了影壁墙,悄悄溜到了正房的窗户下面,正躲在黑影里支楞着耳朵听屋里的动静。刚才江竹意和洪涛的对话她听到了,但是没太听明白。
“啊……”这一腿蹬到了一个东西,是个人没错,因为身后传来了一声闷哼。
“唔……”这一拳打得黛安浑身直打挺儿,可惜有两个人控制着她的身体,既无法挣脱也不能喊叫,连呼吸都很困难,只能使劲儿瞪着眼,希望能出来一道激光把面前这个男人扎两个透明窟窿。
现在的局面太出乎洪涛预料了,没想到偷听的人居然是黛安。这个女人可不是孙丽丽和齐睿,应该说比她们俩麻烦多了。如果不能让她闭嘴,很快大斧子就会盯上江竹意,一旦让大斧子插手,自己和江竹意时时刻刻都会陷入危险。
“你从哪儿又找来一个洋婆子,劲儿还真大,我让你害我!”江竹意刚才吃了亏,心里肯定对黛安没什么好感,现在又被洪涛说了一顿,更生气了,抡起右拳照着黛安的肚子就是一hetushu.com下。
这时黛安就很麻烦了,她的脑袋被人控制住,双臂又被那个人的双腿卡主,浑身上下只有两条腿还能动。但很快也动不了了,刚才差点被自己制住的光头女人已经把胳膊抽了回去,此时正死死抱着自己的双腿。
“先别说得这么轻松,你们俩不仅仅是生意上的往来,她为什么会给你下跪?我都看见了。她还在说死人什么的,你们俩到底有什么阴谋?我不希望和罪犯合作!”黛安可没江竹意这么能忍,根本没去看江竹意的手,头一扭,继续审问洪涛,很有点不说清楚就散伙的意思。
“你好,我是江竹意,刚才很抱歉,不过你也把我弄疼了。”江竹意很配合,跟着洪涛的话把手伸了出来,主动向黛安示好。
江竹意也没想到这个外国女人会功夫,那一脚正蹬在自己大腿上,疼的很。可是为了不让她叫出声来,光打击是不成的,所以她选择了近身缠斗,打算不让对方有喊叫的机会,可就这么一念之差差点要了她的小命。
可是怎么让黛安闭嘴,还得顺便了解一下她到底知道了些什么呢?光靠忽悠肯定很难,弄死她更不可能,现在能做的就是先安抚安抚,然后再见机行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