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55章 老鼠过街

当然了,洪涛要求派出所的人必须便装来,否则设备立马就坏,一分钟录像资料也没有。别我无私警民共建了,结果我还得自己担负损失。
有的说网吧扰民、有的说网吧教坏了孩子、有的说网吧里藏污纳垢,还有说洪涛利用网吧组织犯罪团伙的,最操蛋的是有人匿名举报洪涛网吧里涉黄和涉毒。
敢说一个不字儿,满脸横肉的唐晶们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再敢叫板就直接把你扔出去,揍了也是白揍。你去派出所告状人家都不搭理你,还得送你两个字儿:活该!
只有周末两天未成年人才可以在家长带领下进入网吧玩一玩,如果这也算教坏孩子那应该骂这些家长去,谁让他们主动带孩子来的,和网吧有毛关系。
扰民问题肯定不存在,网吧在地下室,只要里面没有煤气罐爆炸,外面啥也听不见。
你乐意吃饭的时候桌边站着个警察用很职业的眼光扫视着你和你女朋友吗?更不用说还有像孙丽丽那样本身就烦警察的人,这种人也不是一个半个的,洪涛凭什么要为此担负损失呢?哪怕是因此少了一个客人也不乐意啊。
有人问了,警察进来转几圈你会有啥损失呢?这就叫标准的站www.hetushu•com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你们家里有歌厅、台球厅、游戏厅、洗浴中心包括饭馆之类的买卖,你就不这么说了。
可惜啊,人就是这样,你干了多少件好事大家都很容易忽略,可你要干了一件大家认为不好的事儿就能记你一辈子。
这两年盛唐古艺门口这片地方已经成了大家绕着走的禁区了,不是怕洪涛找麻烦,而是这里每天都有一群半大小子聚集。
合算有功夫查封这种网站就没精力去屏蔽涉黄网站?网络监管是政府的责任,什么时候轮到网吧老板负责了?想让网吧负责也成,你倒是把权利赋予给人家啊,世界上有光承担责任不给权利的事儿吗?能这么想问题的人都是耍流氓。
藏污纳垢倒是稍微沾点边,因为洪涛规定只要有身份证,其它一概不问都可以进,你到底是杀人犯还是站街女,洪涛管不着。
这玩意洪涛管不住,他也没权利检查顾客都在看什么网页,更没权利阻止人家。这些东西都是国家允许的,不允许怎么会出现在网络上呢?既然出现了,那有人看就很正常嘛。
弄了这么大动静,附近的邻居怎能看不到,大部分人只是伸头看看,m•hetushu.com然后三三两两凑到一起议论议论,不太敢过来询问。
“万一你输了呢?”江竹意还不太放心,她和黛安刚才交过手,对自己的能力也很自信,不认为洪涛能轻易取胜。
组织犯罪团伙就太不靠谱了。正相反,洪涛这家网吧每年都帮派出所破案,他的视频监控系统都快成派出所的取证点了,有事儿没事儿就会有派出所的人过来拷贝一份走。
这个问题其实对洪涛的影响最大,他的名声原本就不太好,现在就更完蛋了。你要说干坏事儿他真冤枉,不光没干坏事儿,每天还让网吧里的保洁员把大门口附近的地面、路面、花坛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早就超出了门前三包的范围。
教坏孩子的问题也不存在,不光是洪涛的网吧,张媛媛和孙丽丽的网吧里也有明文规定,上机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不够十八岁您就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
在网吧营业的这几年时间里,从居委会到街道办事处都接到了无数举报,有实名的有匿名的,无一例外都是讨伐洪涛这家网吧的,理由五花八门、有真有假。
洪涛更狡猾,他这个赌注本身就是个圈套,输赢对他而言其实都是赢。至于说被两和图书个女人打一顿会不会丢人的问题,这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二皮脸根本不知道啥叫丢人,只要达到目的就够了。
不是他不想管,而是国家并没赋予他这个权利,你管多了反倒算违法。干一行吆喝一行,这么高精端的问题都要商家管了,还要各级政府和强力机关毛用?安心干好本职工作就是对国家、人民最大的贡献!
你又说了,这种网站太多管不过来。这纯属瞎扯淡!不信你上网搜一搜邪教的网站,看看多不多?保证不多或者根本搜不到,除非你爬墙出去看外网。
他们倒不是什么混子,只是到网吧里玩的,可是随着网吧名声越来越臭,尤其是着火之后,简直就被媒体描述成了解放前黑社会的堂口外加大烟馆,来这里玩的人自然也被大家贴上了坏人的标签。谁乐意靠近这么多坏人呢,能躲着就躲着呗。
至于说涉黄和涉毒的事儿,没一个敢实名举报的,全是一张邮票八分钱、让你小子恶心半年的胡说八道。
七月初,洪涛的小院里又热闹了起来,门口停着一大溜豪车,车牌五花八门,有挂黑牌子的、有挂外交牌照的、还有挂警备军牌的。而且这些车里大多坐着专职司机,即便和_图_书在外面停一天,他们也不会离开车走远,顶多是在后海岸边溜达溜达。
可惜她这个办法用在黛安身上不管用,齐睿和自己说过,黛安可不是小女孩,她在这方面也不像国内的女人那么看重。睡了就睡了,该翻脸立马翻脸,绝不会有丝毫迟疑,这就是文化的差异。
关于这些问题办事处和派出所也派人来查过,一次都没找到证据,不是洪涛隐藏的太深,而是真没有。
“她和我们不一样,睡了就睡了,没有丝毫作用,对她不能用这个办法,需要慢慢来。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自己来处理。对了,这几天你抽时间约她一起去健身房练一练,大度点,她对我很有用,我也挺喜欢她的。”洪涛这才明白江竹意刚才是什么意思,她想让自己趁机睡了黛安,有了这层关系之后就等于多了一层保险。
“我压根也没想着赢,放心吧,她敌视的不是你而是我,只要能把我打倒她就舒服多了,也不会再和你叫板。而且你们俩配合一段时间之后,还会像现在这样互相敌视吗?到时候就算我让你们俩继续打你们恐怕也不会打了。她是个不错的人,就是脾气不太好,你会喜欢她的。”
“刚才你为什么不趁机将她一和图书下,如果把她睡了我们会安全点。”把黛安送回盛唐古艺,洪涛接着又把江竹意送到车边,上车之前,她还念念不忘刚才的事儿。
哦,你说网吧对网络上的内容没尽到监察义务,非要把这个责任推到网吧经营者和使用者脑袋上,这不是不讲理嘛。你把这些网站该封的封、该屏蔽的屏蔽,那我们还从哪儿去看这些内容呢?
毒肯定是没有,别说毒了,洪涛都不让在网吧里抽烟,要过瘾得去楼道间。黄倒是真有,但不是洪涛提供的,而是网络上带的。
从车里下来钻进洪涛家小院的人就更有意思了,大部分都是女人,上到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下到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中间还是三四十岁的妇女。个个还都是一身富贵相,就算不穿金戴银,也能从她们身上感觉出异于常人的气场。
而且这一片自打有了网吧之后小混子几乎就不来了,小偷小摸都很少,因为这里不光有费林唐晶他们镇着,还有两只摄像头全天监控,但凡心里有点鬼的人基本都会绕着走。
这就叫干好事的成本,如果在一个社会里,干好事的成本比干坏事还高,那这个社会就得病了,还不是小病,是像白血病这样免疫系统失灵的绝症,很难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