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57章 基金会成员

第二位刘女士年纪稍小,和白女士岁数差不多,是白女士的娘家嫂子,一个身材娇小、满嘴粤语的地道香港女人。
这才是老成持重的做事顺序,前面三步都还没影儿呢,就先把最后一步办了,很容易落下一个办事不靠谱外加喜欢吹牛的坏名声。
阴盛阳衰!不是一家这样,而是五家人都这样,这让洪涛表示很看不懂。
白女士派来招呼自己回去的是黛安,她今天格外懂事儿,看到自己在和王老太太说话,连招呼都没敢打,就在十步远以外静静的站着。洪涛也是贱骨头,人家不惹你你就老实点吧,他偏不,还要痛打落水狗,居然奚落起黛安来了。
最后一个人在这群人里显得很特别,因为他是个男的,如果没有他洪涛就真成洪常青了,整个一个娘子军。
四十岁左右,胖胖的圆乎脸,也是一嘴的粤语,标准不标准洪涛听不出来,反正说得挺利落,脸上还老带着灿烂的笑容。
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基金会成员的意见,然后需要做的就是从政策层面获得认可,最后再聊钱从哪儿来,最最后才是街坊邻居们乐意不乐意。
“你还不够格儿听,知道听我说话要花多少钱吗?有时间去和_图_书和你舅妈打听打听,没有几百万我都不让进门的。你就偷着乐吧,这些日子我和你说的话按照这个标准都上亿了。”
第三位洪涛听着有点耳熟,因为她也姓欧阳,而且从面相上看,凡凡和她真有几分相似的地方,尤其是那个软软绵绵的劲儿。
“赶紧和齐睿回去吧,别在这儿晒着了,一会儿吃午饭的时候乖乖给我当司机,再老老实实坐我身边,我说不定会和你讲讲我们开会都说什么了!”
“太好了!尤其是后面的花园,和我小时候的一模一样。当时光看到图纸我还没觉得什么,现在这么一看,比图纸上的漂亮多了!洪师傅您多费心了。”
这时候洪涛才明白,合算黛安她们家只是张家的一个分支,还不是最大的那个,只能代表她们自己。
这位叫胡常健,五十岁左右,还不是外国籍,是个土生土长的京城土著。为什么他也加入了基金会,白女士当着众人没明说,她应该有她自己的考量,洪涛既然把这个权利交给她了,也就别再干涉,还是选择了信任。
“为什么不让我参加你们的会议?”黛安这个脾气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大部分时间都狗怂的很http://m.hetushu.com,但是遇到比较强大的人时她立马就没什么脾气了,标准的欺软怕硬。
“大家觉得我们是不是该做点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或者叫兼济一下天下呢?毕竟各位都已经算是拥有财富的人了。”
“大家好,请坐请坐,我这里稍微简陋了一点,也不太宽敞,委屈大家了。不过咱们还是关起门来在家里说比较好,去外面我觉得太扎眼。等老人家的院子盖好之后,我想这个问题就应该不是问题了。老太太,隔壁的院子您也看了,还满意吗?”
这次来的人里除了齐睿的姥姥魏老太太、小姨冯女士、亲妈白女士之外,另外四女一男五个人洪涛一概不认识,她们是谁呢?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看到黛安怂了洪涛更加变本加厉,当着齐睿就开始调情,还伸手捏了捏黛安的脸蛋,这才背着手进了院子。白女士其实就在院门里看着,愣是什么表示都没有,还当起了打杂的,亲手关上了院门。
可千万不能被她的外表蒙住,这位才代表张家的真正势力,是那位老太太特意派来的家族律师,全权代表张家。
“我听说过一句话,好像是个外国人说的,他对财富的定义和*图*书听起来很令人向往,他说对社会有益的财富才是正当的。我想了想,其实我们的古人也说过类似的话,比如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意思都差不多。”
什么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们就是,不管什么主义、什么政权得势,她们家族里都会有一两家能获利,可以继续维持这个大家族的生存,不会一蹶不振。
第四位就有点意思了,她叫康莉,是个洋人,比黛安纯粹多了,祖籍英国诺丁汉郡,现在是香港护照,身份是律师。
“大家别误会,这个利不光是钱财,那就太庸俗了,各位在挣钱的问题上都比我强。我所说的利是另一个层面上的意思,用我师父的话讲应该叫果,结果的果。”
她本来应该和齐睿的父亲一样姓齐,可却跟了母姓张,五十多岁的样子,保养得很好,但脸蛋子上有两团横肉,一看就是个很强势的女人,否则也不会把自己亲生女儿逼得满肚子怨恨。
在外面说得眉飞色舞,到了屋里洪涛就老实多了,尽量放慢语速,还得尽量保持不笑。那位出租车司机说得还真有道理,自己也照着镜子练习过很多次,确实是不笑的时候感觉比笑更像好人。
白女士从岁数m•hetushu.com大的开始介绍,第一位就是黛安的母亲齐女士,也就是齐睿的姑姑。
这不,欧阳凡凡和欧阳天钺家就算在这边押中了,不过另外那几家也没全输,现在分散在世界各地依旧还是富人。互相之间明着没什么接触,暗地里不知道怎么算计呢。
她家好像是做珠宝生意的,在香港和东南亚都有店铺。至于说为什么白女士的哥哥不来,洪涛觉得不是不想来,而是做不了媳妇的主,他很可能是个气管炎。
“您太客气了,就是举手之劳。白主席,下面还得您来主持,大家我还都不太熟悉呢。”自打进屋之后洪涛就没主动询问其他人,只是点了点头,先和魏老太太寒暄了几句,这才让白女士进行介绍。
在他眼里这些人都还不太够档次,比起那些犹太财团的主席、董事什么的气场差远了。当着那些人自己都敢呲牙瞪眼拍桌子,现在这点事儿算个屁。
“你别冲我瞪眼!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以后你要是不听话,我让你连家都回不去!你们家所有亲戚都让我一网打尽了,你怕不怕?”
“咱们基金会的性质想必各位也都清楚,它并不是个公开的组织,只是一个小圈子。成立基金会的目的非常简和-图-书单,就是要资源共享、信息共享。那共享了来干嘛呢?我的初衷只有一点,就是获利!”
虽然在座的都是有身份的人,随便找出来一个手指头都比自己腰粗,可洪涛一点都不怯场。
事实上她和欧阳凡凡也确实有血缘关系,不过不是直系的,都不算一枝上的。但她们是个大家族,往上倒四代都是亲兄弟,哥们十几个,解放前都在沪上经营,有当官的、经商的、当兵的,还是国共两边都当,标准的四处押宝型。
张家老太太才是家族扛把子,只是年纪太大不方便远行,结果居然派了一个家族律师而不是她的姑娘儿子来代表,这也是够各色的。
“今天是大家头一次聚会,本来应该聊点轻松的话题,不过大家时间也都有限,那我就不多废话了,直接说主题吧。”
但具体到洪涛身上又是另外一个结局了,他的名声早就比这个坏多了,所以根本不用顾忌,先痛快痛快嘴,剩下的事儿回去慢慢商量。
魏老太太过完春节就去了香港,洪涛原本以为她就不会再折腾回来了,没想到这个老太太还挺爱凑热闹的,跟着白女士又跑回来了。她对旁边那座刚建成一多半的院子很满意,说话也更客气,对洪涛都用上了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