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60章 不靠谱的老丈人

这次吃饭的地方又是仿膳,还是洪涛安排的。倒不是这里的饭菜好吃,也不是这里最高档最豪华,之所以接二连三的把这里当做宴请场所,最主要的原因是离自己家近,装修还比较有特色。
“你还真懂得不少呢,不过我很知足,他好歹也是我名义上的老丈人,我都没送他东西,他到先送我了,做人不能太刻薄。”
现在洪涛带着客人来了,刘叔都没问是来干嘛的,一顿忙活,把他砸的那点窑都搬出来了,好烟好茶摆了一茶几。
“那成,大家先商量着,我们就先走了,这几位下了飞机都还没休息呢,咱不能把财神爷先给累坏了是吧。”
“切,我父亲给你的吧?别高兴的太早,这是历峰集团给股东派送的礼品,一分钱不用花,他有一柜子呢,这盒恐怕还是最次的。”黛安只向盒子里瞥了一眼,就露出了很不屑的神情,说的是她父亲,但体现出来的则是洪涛没啥品味。
“张家人也赌球?”齐睿的父亲送自己礼物是应该的,但张家人也跟着送就有点让洪涛意外了。自己和他们没私人交往,除非他们也跟着齐改之一起赌球。
“您还说呢,她可真让我头疼死了,到现在看到我依旧和看到敌人差不多。”洪涛也没掩饰什么,黛安是白女士弄来的,她们俩之间肯定也不是没有联络,再加上齐睿那个小特务,想瞒也瞒不住。
一提起自己丈夫赌球的事儿,hetushu.com白女士显然是不太支持的,可还是得给丈夫找个借口,最终黑锅居然扣到了黛安父亲头上。
没别的意思,完全是因为她对自己的了解和信任。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她还有公职在身,别说常驻京城了,就算回来次数多了都很麻烦。
“……”黛安本能的想反抗,可是咬了半天牙也没忍住好奇心,她实在是想象不出来这些家族里的头面人物为何会巴巴的跑到这里来见这个人。要不说好奇害死猫呢,她愣是一句话没说,乖乖的去开车了。
本来洪涛就是熟人,小时候他在这个院子里没少折腾,刘家的姑娘虽然比他大三岁,他也没少骚扰人家。
“别送了、别送了,回吧!”进院的时候是七八个人,出来时翻了两倍还多。时间已近中午,正好上车去吃午饭。
洪涛还真有点佩服这个女人了,她对服装首饰和各种奢侈品的鉴赏能力真的很全面,连男士用品都懂,看一眼就能知道这盒登喜路烟具不是顶级品。但佩服归佩服,在自己面前丝毫不能让她有自豪感,必须冒头就打。
这件事儿确实不急,拖个一年两年的自己也无所谓,现在就算她们都同意,政府也支持,自己也没时间去张罗这些事儿,网吧和讯通公司的计划就够自己忙几个月的了。
“习惯是慢慢养成的,这件事儿不急,我们可以慢慢商量。如果谁有更好的慈善项和_图_书目也可以提出来一起讨论。”
当听说洪涛带来的这些人是要免费给大家翻盖院子的时候,刘叔就更热情了,不光他两口子忙活,还去院子里喊了两嗓子,凡是家里有人的都给喊了过来,准备开个现场会,一起听听这个好消息。
你们跟着我干了,以后我就带着你们一起玩;不干,那就撒由那拉吧。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满街都是,就不信全是目光短浅的铁公鸡!
白女士身后的齐睿手里一直提着两个纸袋子,这时洪涛才知道是自己的礼物。一盒是Savinelli的烟斗套装,盒子里放着三款不同样式的烟斗,另一盒是Dunhill的雪茄工具。
“要我说啊,大刘说的对,一个人去没用,咱们大伙儿一起去。刚子她媳妇,你腿脚利落,赶紧去六十号院喊一声,让他们也每家出个人,赶早不赶晚,明天就去!不给咱们一个明确答复,我就住他们办公室不走了!”
“但有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就是这两个院子都是公房,手续上还得和房管局商量,最终如何理顺这个关系,光靠我们去做工作还不太够,大家不妨也去跑跑,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齐活,洪涛今天想要做的事儿已经完成一半儿了,剩下的事儿就和这些邻居们无关了,在这里待着也是浪费时间。趁着人还不多赶紧撤吧,要不一会儿就不好走了,这些邻居要是聚http://www.hetushu.com在一起发起来牢骚,谁也扛不住。
“无聊!”黛安在这个问题上没法和洪涛掰扯,她名义上可不就是洪涛的女朋友嘛,干脆把脸偏向了另一侧。
如果能换新房或者翻盖一下,这里的住户就没有不乐意的。洪涛家的院子后身就在他们这个院子的北墙,天天看着洪涛家高大的北房后山墙,大家嘴上不说,可心里都是羡慕啊,有没有嫉妒和恨,不好说。
“我明天就去找房管所,先和他们说说。老几位,这可是大事儿,谁家也不能缩啊,有没有和我一起去的!”刘家虽然住的比较宽敞,但是院子里的环境照样不太好。各家都在自己家房子前面接出来一个小房子,早就没有什么院子了,就留了一条不到两米宽的通道,还七拐八拐的。先不说里面着了火能不能跑出去,就算你买件大家具、大家电什么的,都不好往里搬。
王老太太在这个院子里算是年纪最大、居住时间最长的,平时也好管个闲事,还是有点号召力的。
至于说饭菜好不好吃,洪涛才不管呢,谁是来这儿真品尝饭菜的,反正自己不是,别人是不是就管不着了,爱吃不吃。
“大家先别太认真,但也别不当回事,这件事儿最终能不能办成,还得靠我们大家一起努力。翻盖的钱肯定是我们出,如果想要房子搬走也不用花钱,楼房有的是。”
“正好您也抽烟,这套烟具是他托人专门从http://www•hetushu•com意大利买回来的,说是用科西嘉岛和撒丁岛上最好的石楠根做的。我是不懂这些,这一盒是黛安他父亲送的。”
“这是改之让我带给您的,他和我哥哥可算高兴了一次,您告诉他的比赛结果不光让他们俩大发了一笔横财,还让他在俱乐部里成了足球预测专家,很是风光。”
这时洪涛就不再征求别人的意见了,直接说出了他的打算,还安排上了初期的准备工作。至于说这几家人会怎么想,她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这就是投名状。
“看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啊……”白女士也故意走在了后面,没听见洪涛和黛安说什么,但看到了两个人的表情,小声的说了一句。
“投资不是问题,可政策层面的事儿就有点麻烦了。她们对内地并不是太了解,尤其是张家那位老太太,很忌讳和内地做买卖。在这方面她们是不会出太大力的,恐怕还得靠您自己想办法,我们只能协助。”
“还说呢,改之这个毛病就是让黛安他父亲带出来的。幸好他们家里是女人做主,如果他要是来的话你最好离他远点,那可是个黄赌毒一样不落的人,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干。”
白女士现在大概已经明白洪涛想让基金会做什么了,虽然没明说,但多少有点畏难情绪。但又不能劝洪涛收手,毕竟大师这么做是什么目的她还不是特别清楚,万一还有深意自己没悟透呢。
“看,你家送我的礼物,怎么样,和图书服气了吧?”提着两盒子礼物钻进了那辆火红色的甲壳虫,洪涛拆开包装,故意透露了这是谁送的。
顺便也把他自己身上的担子卸下来,省得以后真翻盖院子的时候谁家多了少了的他落埋怨。这就是住大杂院里养成的为人处世习惯,只要不是情商太低的人,基本都是面面俱到的人物。
“你傻看什么呢?开车去!想不想知道我的秘密了,再瞪眼我就让你看家,你看她们会不会同意!”
“还是您了解我,这次的项目您觉得他们会同意吗?”如果让洪涛选的话,他最希望由白女士在自己身边帮忙。
这时洪涛用眼角瞟见黛安站在墙脚抱着胳膊正在冥思苦想着什么,恶作剧的感觉又来了,照着她腰眼上一捅,然后用很不客气的口气命令她去给自己当司机。
“这件事儿现在只是一个想法,这几位呢都是爱国华侨,致富了也不忘祖国,想为国家建设出点力。大的方面也不轮不到咱老百姓伸手,我就琢磨着还是从小处来吧,这不才带着人家过来实地考察考察。”
这两个牌子洪涛前几世里用过,前者叫莎芬,是个意大利烟斗品牌,历史很悠久;后者名气更大,叫登喜路,专注于男士用品,都不是便宜货。
“她的脾气是怪了一些,可越是这样她就越适合跟在你身边,如果让张家换一个听话的人来,恐怕你头疼的地方更多。”白女士白了洪涛一眼,对他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行为微微表示了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