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66章 天衣无缝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有两把刷子,工作能力比局里大部分处长都强出不止一星半点,魄力更足,副局长不敢干的事儿她连眼睛都不眨。可越是这样她就越出彩儿,真不知道她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不太可能,据我了解她是个孤儿,除了干妈以前在十三处有点名之外,在系统里没什么根基。而且她干妈那拨人现在大多也退了,情份倒是在,实权肯定没什么了。”
“这娘们在事发前几天把家门钥匙给弄丢了,就从刑警队借了一套破拆工具回家撬门,正好还在后备箱里没还。我说她也够有劲儿的,让我拿着撬棍撬防盗窗我都不一定成,她愣是顶着火苗子三下两下就给撬开了。”
“就因为白天他们三个在网吧门口劫小孩钱的时候被网吧员工看到了,晚上再去人家就不让他们进门,然后脑子一热,买了一瓶汽油就把网吧给点了。现在的孩子也真狠,下手都不考虑后果,唉……”
“会不会是洪涛在背后给她出主意?那个孙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和王八一样,咬上就不撒嘴,还特别能装,我他妈就差点让他给蒙了!”
李兵现在一点都提不起和江竹意继续斗下去的http://www.hetushu.com精神头了,古人云,人比人得死、货比货要扔。以前没在同一个平台上较量过,自己还有点勇气,现在通过网吧这件事儿他真算服了。
“很难啊……我花了四个多月才勉强把网吧这块儿的业务捋清楚,结果她一回来就大刀阔斧的开始改革了,一招接着一招。”
“但我觉得不太像,我停职的这段日子她也没动我带来的那两位科长,依旧还是让他们负责我那摊儿活。要是想动我的话,怎么也得先往我这边掺沙子吧。”
“除了重新主抓网吧工作之外,其它方面倒是没什么举动。前几天她还代表局里、处里找我谈了次话,说是让我别太灰心,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好什么的,没说其它的。”
“这么说你原来负责的软件安全审核工作她没拿走?”听完李兵的描述,周川紧锁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一些。
李兵也不是傻子,这件事儿对他影响最大,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能打听的早就打听清楚了,同时心里也就凉透了。
“嗨,刚开始我也纳闷,后来才知道原因。她前年给我们局法制处一个人介绍了个对象,结婚的时候我还帮hetushu.com着借了一辆车呢。”
“老二,你就别瞎联系了,不就是没占到便宜嘛,看你那点出息。洪涛不是混官场的,他的行事风格和你倒是有点像,属于没皮没脸、软的欺负硬的怕,标准的京城小顽主。你这回算是碰到同行了,看来你这个老顽主没占到什么便宜啊……”周京和李立显得比较熟,说话也很随意,还拿李立打起了镲。
“这是个聪明的女人,可惜了,太死板……”此时周川的眉头算是全松开了,还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好像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李兵对江竹意的做派也有点想不通,按说自己来网监处的目的她应该知道,不趁机踩自己一脚就算很仁义了,怎么还有可能帮自己维持现状的可能呢?
“那姓江的女人怎么就会出现在着火现场呢?她家也不在那边住,大半夜的去人家大院里干嘛?”周京也是个犟种,不撞南墙不回头那种,还是不死心,非要在江竹意身上找到突破口。
“这还不算巧呢,假如她当时是空着手的,看到放火了也没用,网吧的所有门窗都是被防盗窗、防盗门封死了,徒手根本打不开,你们猜她怎么弄的?”
“你和-图-书们说会不会又是那个小子在背后捣鬼呢?他以前不是给姓江的跑腿嘛,还弄了一个网吧管理办法,这次网吧着火的事情我怎么想怎么觉得蹊跷,万一是他故意弄的呢?那小子可不是个善茬,我吃过他的亏。”
“她肯定是衡量过你李哥背后的能量,觉得犯不着拼个鱼死网破,所以才会主动示好。这是在提醒你李哥,她不想赶尽杀绝,但也不想永远这么斗下去。具体以后处里会是什么局面,就看你李哥怎么回应了。”
“据说当时她的头发都给烧糊了,现在剃了一个大秃瓢,哈哈哈……要说这娘们也真够味儿,那身材、那小屁股、那……”
不管是从工作能力、工作魄力、还有运气上,自己都差江竹意太远。而且这一切不光是自己知道,局领导全都看在眼里,孰胜孰劣显而易见。
周京倒是没有周川和李兵那么悲观,他想问题的思路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喜欢走偏门,这一点和洪涛倒是有点相似。
李立这时候又有感触了,江竹意他接触的不太多,也不了解,但对洪涛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说话的时候都是咬着后槽牙发音。
“至少现在还没这个意思,网吧管理工作和*图*书目前是重中之重,她别的事儿基本也顾不上,不知道等她腾出手来会不会重新安排处里的工作。”
李兵现在反正也没有升职的希望了,反到成了最看得开的,拿江竹意这件事儿当成酒桌上的故事,讲得还挺过瘾,不光讲,还提问。
李兵还是对江竹意做过功课的,江竹意的背景也很简单,又都在一个系统里,很容易查清楚。说她命好、能干、有心计都成,唯独说她有后台李兵说什么也不赞同。
李兵对江竹意其实并没什么恶意,正相反,他倒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好相处,在工作上也不过多干涉,更没有邪的歪的。如果没有周家这件事儿,他说不定还会支持江竹意的工作。
“草!你丫还有点义气不,看见我被人欺负你高兴是不是!”李立也没惯着周京,直接把半个螃蟹腿扔到了周京身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一个刚不到三十的女人就能有如此大的耐心和韧性,很少见。如果背后没人指点的话,她就是天生当官的料,你们觉得她背后有可能是局里的哪位领导?”周川又夹了一口菜,慢条斯理的嚼了嚼,全咽下去之后才说出了他对江竹意的评价。
“出主意帮忙是肯定的,但着火这hetushu.com件事儿他确实没参与。纵火犯都抓到了,就是三个小崽子,还没到拘留所在车里就全招了,动机说起来都他妈不可思议。”
还没等周家兄弟回答问题,李立就把答案给说了出来,到最后越说越偏,脸上的表情也极度猥琐,直到发现李兵正怒目圆睁的瞪着自己,才意识到自己不仅仅抢了哥哥的话,还说了一些不太符合身份的词儿,赶紧往嘴里塞了一筷子龙虾肉,堵上了这张破嘴。
如果洪涛真是这种人,他也就不敢招惹了。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自己这双皮鞋没必要去追着一摊狗屎踩。但他对李兵的现状很担心,如果没有李兵这个助力,他在克星公司的投资很可能会打了水漂。和洪涛比起来,这件事儿更重要。
“你现在的处境怎么样?她回来之后有没有和你开战的意思?”周川对着火这件事儿是否和洪涛有关系也不太感兴趣,正常人谁会做这种掉脑袋的事儿。
“这个人的家就住在石油大院里,那天她是去串门了,结果喝多了几杯酒没法开车,索性就住下了。半夜她有点饿,打算去下面街上吃点夜宵,结果正好赶上那三个倒霉孩子放火。”
“哥,你什么意思?”周京没太听懂周川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