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77章 五脊六兽

金叔叔让工程队头头的给说没话了,确实,主家让这么弄,干活儿的肯定拦不住。管不了魏老太太,这口气只好撒在洪涛身上。结果洪涛是里外不是人,忙活了半天一句好没落到,尽是埋怨了。
然后白女士又说了,冯家已经表态,二百万的捐款马上就到基金会的账,这次不是港币改美元了,大师拿去该干嘛干嘛,都不用打招呼,只求下次再有这种事能事先透露透露。
不过光落埋怨不占便宜绝不是洪涛的风格,不图利谁早起嘛。魏老太太这个院子总体上来讲修的已经很不错了,红墙碧瓦、磨砖对缝、前出廊后出厦、又是假山又是小池塘的,门口还有两个大花坛,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毛病就出在这十只小怪兽身上。原来这玩意不是随便往屋顶上放的,在古建筑上是有严格规制。故宫太和殿屋顶上放了十个,蝎子拉屎独一份。乾清宫用了九个,这也算是人民大会堂级别了。东宫和西宫主殿才放了五个,其它宫殿一般都是三个,大多数都是一个的。
这么想就太单纯了,美国政府嘴上天天叫嚣着孤立朝鲜,禁止全世界和朝鲜做买卖,就好像是杀父仇人一样,其实美国商人压根也没和朝鲜断过商业往来,在北美的很多靶场里都能见到一种钢壳子弹,价格非常便宜,那玩意都是朝鲜产的。
中午或者傍晚随便找个龙虾连锁网吧,里面就是一群排队等号的,小钱钱又开始www.hetushu.com如同拧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的流了进来。别看管道不粗,但架不住多啊,还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流,过瘾!
洪涛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后来不成了,白女士打来电话絮絮叨叨的和自己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啥。最终被逼得没辙了才道出了实情,她是来替冯家问问,这次朝鲜退出条约和美国航天飞机失事的事儿,自己咋没和她们事先交个底呢。
可人都是这样,自己怎么干都成、都合理,别人干同样的事儿就是不合理。放到国家层面也是一个道理,朝鲜没核武器就得听中国和俄罗斯的,要是它有了谁听谁的可就得商量商量了。
冯女士一家敢和朝鲜做军火生意?听上去好像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吧,难道她们就不怕美国政府翻脸,把她们家当卖国贼抓起来?
刚开始洪涛也没觉出什么异常来,只是觉得屋顶上加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修缮起来麻烦,可是年底金叔叔来了一次,打算看看他设计的院子到底盖得咋样,结果刚下车还没进院子,洪涛脑袋上就挨了两巴掌。
一说起五脊六兽,不得不提一句,魏老太太的的院子在元旦前终于算是完工了,修得怎么样呢?一个字,好!再来一个字,贵!最后是两个字,僭越!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搁在现代叫钱多了烧包,放到古代就是满门抄斩。
要说张媛媛这一招真http://www•hetushu.com是太毒了,看上去是百分百信任自己,其实还不如不信任呢。要是没有美华在家里整天盯着自己,这个春节自己就可以去和江竹意混些日子。现在倒好,只敢白天去,天一擦黑就得赶紧跑回来,一个人躺在炕上五脊六兽。
结果这位队长被魏老太太给说晕了,直接在朝南的两条垂脊上各加了五只吉兽,还做了吞脊兽和骑凤仙。估计他也是好意,想讨老太太高兴,这样打工程款的时候能痛快点。这座院子的预算已经加了四次,和原设计相比直接加倍还拐弯,虽然他知道洪涛管着工程款呢,但是能拍甲方马屁的时候还是得拍。
用金叔叔的话讲,这个院子本来算一个很规整的两进四合院,四平八稳,现在这么一改就成暴发户炫富的玩具了,稍微有点学问的人看到之后都得撇嘴,心里还得骂一句,棒槌,一家子棒槌!
按说这两件事儿和洪涛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联合国秘书长没换届呢,地球也没打算选他当球长,别人国家的事儿你瞎操什么心啊。
在这方面全世界都得和美国、英国这样的老派帝国主义国家学一学,意识形态可以争、政治上可以斗,但绝不耽误为自己国家牟利,该做买卖还得做。
其实院子里真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一个美华呢,但在洪涛眼里有她还不如没有。整天在自己眼前晃悠,一口一个洪哥叫得那么甜,时不时还会给自己hetushu.com收拾收拾屋子、做做饭,就是不能碰一下,只能当成一具红粉骷髅。
朝鲜这边的风波还没完,美国人也出事儿了。他们有一架叫哥伦比亚号的航天飞机在德州上空解体了,七名宇航员一个没剩下,全挂了。
更让金叔叔生气的是这十只小怪兽还是左右一分、各站一边,每只都不重样儿。左边是狻猊、斗牛、獬豸、凤、狎鱼,右边是龙、天马、海马、狮子、行什。工艺什么的都没的说,但按照规矩就没这么弄的,传统建筑讲究对称,左边是啥右边还得是啥。
“老太太非让我把十个吉兽都弄上去,差一个不给工钱,我总不能一边弄十个吧,也没地方摆啊!”工程队的头头也挺委屈,金叔叔说的这些他也懂,又不是没干过古建筑,问题是一说到钱这个字儿他就只能装不懂了,谁给钱听谁的呗。
这么好的院子老太太一个人住着多寂寞啊,所以洪涛秉承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决定给老太太送点温暖。什么温暖呢?就是在两家公用的墙上开一个月亮门,然后魏老太太家的花园就成两家共用的了。洪涛从院子里只需要一推门,就多了一座后花园。
当然了,这么做不是图谋老太太的花园,而是为了能更方便快捷的照顾老太太,让她享受到家庭温暖。既然都是一家人了,那还分什么彼此,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现在魏老太太家房顶上一边站着五只小怪兽,这是要当东宫和-图-书还是西宫?蒙一蒙不懂的人还成,但凡有点眼力的人看到之后,肯定得鄙视这家房子的主人,更要鄙视设计房子和盖房子的人。
本来新年的到来让洪涛很高兴,筹谋了好几年的计划终于完成,网吧也全都开业了,买卖非常好,憋了好几个月的新老客户几乎都快吧网吧给挤破了。
当然了,能和朝鲜做买卖的公司也不是等闲之辈,明面上美国政府还是禁止国内公司和朝鲜有生意往来的,但私底下会允许一些比较贴心的公司暗渡陈仓,尤其以军火公司为最。冯家倒是没混到这种程度,她们只不过是投钱给这些公司当股东,但也算混得不错的了,这种钱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挣的。
这让冯家有点手忙脚乱,合算她们家自打在九一一和美伊战争上尝到甜头之后就加大了在军工方面的投入,这次朝鲜行使一紧张,她们家从朝鲜进口军事物资的买卖立马就停了,损失了不少。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她家的房脊上趴着十只小怪兽。
按照金叔叔的原始设计图,魏老太太家的正房是个单檐歇山顶的变种,这规制已经不低了,再加一层就是天安门。可是魏老太太夏天来的时候觉得还不吉利,和工程大监工洪涛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说是能不能在房脊上加几头镇宅的吉兽。
你斗争了半天为了啥?不还是为了占便宜嘛,只要目的达到了,这种以商业为立国根据的国家从来不会为了面子而去委屈自己。
和-图-书白主席,这事儿您可得和这几家人讲清楚,我说了是情份,不说是本份,咱不能把我当万年历用!”洪涛真没想到冯家会来这么一手,合算她们要赖上自己啊,做买卖都不打算自己动脑子了,全要靠内部消息。这哪儿成啊,自己又不是司马迁,哪儿能事无大小都记得。
洪涛已经想好了,以后钓回来的鱼只要还是活的,就全扔花园的小池塘里,让它们和这里的金鱼一起生长,顺便还能教教自己闺女钓鱼。虽然离后海边那么近,但也没有坐在亭子里日晒不着、雨淋不着的舒服。
但洪涛刚高兴了没几天,让他忧心的事儿就又来了,这次不是国内而是国外。朝鲜在一月中旬突然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这就意外着它要研发核武器了。其实以前中国也是这么干的,没有原子弹戳着,日子更难熬。
再说也不能惯这个毛病,大师得有大师的风范,但该翻脸的时候必须比一般人翻的还快。五百万美元可以收,你们的愿望坚决不能满足。伟哥是管用,但也不能当糖豆吃,时不时的硬一次得了,你还指望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挺着,人心不足蛇吞象!
“……你们俩给我听好,干完这个活儿以后把图纸赶紧烧了,和谁也别提这座院子是我设计的。我既不认识它、也不认识你们俩!”
说是建议,但听在洪涛耳朵里就是甲方的意愿,那就加呗,这点小事儿根本不用自己拿主意,把施工队的队长叫来,让他自己和老太太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