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79章 盯不住

“你干嘛每次都不进去,这里没人知道我是谁,更不认识你。”明天又赶上江竹意轮休,照例她又开着车回到了租的房子里,换上一身休闲装,带上一顶大草帽和一副大墨镜,迈着两条大长腿,带着一路上行人的回头率,钻进了考斯特车里,从后面抱着驾驶座上的男人就是一顿啃,亲热够了才坐到副驾驶上。
不光对自己这么小心,洪涛还会随机选择是先到小区还是先去市局。前者可以在小区门口观察有没有车辆跟着江竹意回来,后者干脆就是自己在跟踪江竹意的车。假如真有跟踪江竹意的车,很快就会被自己发现。
几天不碰女人洪涛也想,可他真不敢去碰美华,不是怕她不答应,她肯定会答应,而且还会很配合。因为她就是张媛媛留给自己的陪床,和古代的通房丫头差不多。作用只有一个,牵绊住男人,不让他出去乱搞。
网吧停业这件事儿洪涛倒是没啥意见,有意见也得保留。这下他算是彻底闲下来了,螳螂虾公司、讯通公司的事儿都不用他管,那干嘛呢?真没的干了,现在大街上都没什么人,干啥也不灵,只能接着玩。
现在没有了小马超的羁绊、没有了张媛媛的管制,自己可以撒了欢的玩,但让他郁闷的是那个逆戟鲸也不上线了。这让洪涛得出一个结论,逆戟鲸很可能不是京城本地人,现在肯定跑回老家去了,工作都没了http://m.hetushu.com谁还顾得上玩游戏啊。
就算你还能跟上我那也不怕,我顺路再去住总的另一个工程部工地上转一圈。这辆考斯特有通行证,别的车还是进不去。我再从另外一个门出去,你要是还能人不知鬼不觉的跟上我,那就算我服了。
除了接头见面的时候格外小心,最后一招就是没事儿搬搬家,一般半年到一年左右洪涛就会重新找一个小区、租一套装修好带家具的房子作为自己和江竹意幽会的据点,避免老在一个地方出现引起邻居的注意。
这座半成品大厦有四个出入口,平时只开放两个,另外两个都封着。除非有人能把这里全包围住,否则就算跟着自己来到这里也看不到自己换了一辆车又从别的地方出来了。
“小心无大错,不进小区是怕有人跟踪你,忘了当初齐睿是怎么找到你家的了?”要比心思缜密估计没人能算计过洪涛,不过平时他很少费这种脑筋,只有在觉得必须的时候才会认真起来。
洪涛倒不是故意骗她,只是为了减少麻烦。你说以前身边围着一大堆女人的时候吧,自己谁也不敢太冷落,整天疲于奔命、四处应付,搞得很是狼狈。
可惜自己不是古代的大老爷,对这种被人强加的女人没兴趣,更怕麻烦。找生不如找熟,不是还有一个江竹意没走呢嘛,那就去多耕耘耕耘她吧,肥水不流外人www.hetushu•com田嘛。
这样一来江竹意的休息日就被错开了,不总是周六日休,也就给洪涛留出了作案时间。他差不多每周都会安排一次钓鱼活动,碰巧就是在江竹意休息的这两天时间里。
这回美华没敢张罗着和洪涛一起出去,她怕也晒成这样回来没法见人。而且能晒成这样应该也不会是去外面和其它女人鬼混,哪个女人肯把自己晒成这样呢?
这时洪涛很矛盾,他知道萨达姆最终会被抓到,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在哪儿、什么时间被抓到的了。你说这要是能想起来又是一笔横财啊,萨同志的脑袋值上千万美元呢,就算老美事后反悔不给那么多,来一半儿也成啊。
游戏玩不痛快也没关系,这不都已经春天了,咱还可以钓鱼嘛。别看非典闹得欢,但一点不耽误钓鱼,反而更好了。为啥呢?因为很多钓友的单位和买卖也停了,有大把时间可以支配,能去更远的地方钓鱼。
于是洪涛把钓具、装备收拾了收拾,开始进入了钓鱼季,时不时约上几个钓友出去野钓几天,很快就晒得和黑人一样。
每次江竹意轮休的头一天傍晚,都会有一辆考斯特旅行车停在亚运村某个小区的门口,看着江竹意的车钻进小区,过一会之后再接上换了便装的江竹意一溜烟跑了。
而且自己本来就欠她太多,上辈子欠,这辈子又欠了,有点借了地主老爷的和_图_书高利贷永远还不清的感觉。只要她没有自己的孩子,这笔利息就会越来越高。
所以洪涛每次和江竹意出去都很谨慎,不光专门去花蕾的建筑公司里借了一辆车,每次走的时候还特意从大姨夫工地的消防门里出去。
白天没时间、晚上出不去、又不能把江竹意带家里来,那不就没辙了嘛。不对,放在别人那里是没辙,到洪涛这里永远有辙。你就算再忙总得有休息日吧?这个年代也不鼓励焦裕禄那样的干部,流行的说法是工作和生活要分开,都要兼顾。
找谁呢?正好,伊拉克的小萨同志一直都没被干趴下,还在哪儿准备伺机而动呢。那就再来一次吧,坚决不能让你继续掌权了,那样中东就有可能失控。
晚上呢?晚上自己出不去,张媛媛不在家,自己更得自觉守规矩。要是让她知道她一走自己就经常夜不归宿,嘴上不说,心里会郁闷死的,这种结果坚决不能有。
联合国倒是一如既往的宽容,屁也没放一个,但有个叫张国荣人看不过去了,这不是赤裸裸的践踏联合国宪章嘛!
但是和江竹意幽会就不那么容易了,她现在工作也很忙,每天马不停蹄的奔走于各区县局之间调研,还有开不完的会,白天根本抽不出整块时间来陪自己。就算她不在乎,也不能让她放下工作来陪自己,现在也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呢。
在这点上老美就是硬气和_图_书,很有点大流氓的派头,它要看你不顺眼了,你低头都不成,必须除之后快。于是乎老美又带着一群小弟出手了,这次更狠,直接就是要抓人,抓一个国家的总统。什么,联合国不同意?你爱同意不同意,压根儿也没指望你同意,有本事你开除我啊!
可他人单势孤,除了唱歌还凑合之外也没啥大本事,联合国肯定也不听他的。这时他想起了古人,打算来个死谏,不管你们听不听,反正我用生命呐喊过了。于是乎他就从香港文华东方酒店二十四层的房间里一跃而下,结束了四十多年的生命。
可这一天正好是西方的愚人节,他的死没能引起老美的关注。就在张国荣自杀之后一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就被美军占领了,同时也宣布萨达姆争权被推翻。至于萨同志倒是跑的挺快,不知道藏倒什么地方去了。
比如说现在,自己和江竹意的关系必须保密,除了正常的工作交往之外不能让外人看出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现在江竹意的处长前面还带着一个代字呢,李兵也还在处里蛰伏,随时准备反攻倒算,一点都不能大意。
其实这也不怪她,她毕竟不了解洪涛,只是把以前对男人的经验照搬到了洪涛身上。殊不知她面对的不是个普通男人,而是个老妖怪,不对,是一公一母两个老妖怪!
这就好办了,也别总让手下人周六日值班,你个当领导的必须以身作则,时hetushu.com刻走在普通工作人员前面,重担一肩挑!
这次美华真错了,和洪涛比起来她还是太嫩。如果她能去市局网监处的处长办公室里看看那位女处长的肤色,就不会做出这种判断了。
幸灾乐祸不是好毛病,很快洪涛就遭到了报应。差不多四月中旬的时候,非典疫情又有所加重,京城专门在郊区弄了几个传染病定点医院,只要是疑似非典的患者直接送走,和他有接触的人也得隔离十天半个月的。
现在女人们突然一下全消失,能老老实实踏实几个月了,他又觉得有点索然无味,还有点怀念那段辛勤耕耘的日子。男人都是贱骨头,不管重生了多少次这个属性变不了。女人多的时候嫌烦,没有女人他们又难受。
由于对疫情估计不足,刚刚当上市长的孟同志也不得不引咎辞职。不过这个市长的位置还是他家的,接替者是他的连襟,真有点举贤不避亲的意思。
虽然说在这种小区里街坊邻居大多不认识,也不会太关注别人的生活,但江竹意太引人注目了,不管是穿警服还是穿便服,她必须是能让人过目不忘的女人。
看到中国这边挺热闹,老美心里不太舒服了,自己才是老大,你们怎么能光看着中国折腾呢?我必须也得搞点事儿宣示一下老大的存在感。
新市长一来怎么也得有几把火啊,这头一把就把洪涛给烧到了。网吧也算人员密集场所,没说的,停业吧,啥时候能开听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