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84章 不省心的女人

“停停停……你到底是让我想还是不让我想?大脑袋和小脑袋我只能用一个,不能同时用。来来来,老实会儿,让我给你好好设计设计。”身上突然压上一个热乎乎的身体,把洪涛刚刚建立起来的思路又打断了,处于酸溜溜状态里的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太小的不愿意干,总不能让江竹意万里迢迢跑到欧洲开连锁洗衣店吧。太大的又干不动,欧洲已经有了一个非常稳定的经济结构,好点的坑早就被当地人占住了,想硬生生的把他们挤开几乎不可能。
现在已经进入了是二十一世纪,自己脑子里那点东西剩不下多少了,从现在开始慢慢布局去图谋一个产业的高端层面好像有点来不及,还有啥是现在人没想到、没关注到的,又不是太费事儿的呢?
“好啊,你都把我给忘了!我不管,你必须帮我想一个,要不我就不让你睡觉!”洪涛有多难江竹意才不管呢,这个男人是个大懒蛋,必须使劲儿逼着才肯出力。当下威风凛凛的江处长立马就化成了绕指柔,连声音带身体都腻在洪涛身上了。
“哪儿是我女儿想回来,是她妈想回来了吧?告诉齐睿不用等我http://m.hetushu.com通知,让她盯着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告,啥时候撤销对京城的旅游警告、把京城从非典疫区的名单里删掉,她们就啥时候回来,早一天都不成!”
“你个孬婆娘,我帮你想出路你还说我!”让江竹意这么一说,洪涛也觉得帐篷里的空气质量确实有点恶劣,估计来一头狼也不敢进来。不过不能就这么听话,可以打开气窗通通风,但烟还是得抽,不抽脑子就转不快。
“你不是说天上有神嘛,你还和他们聊过,那我们上去会不会碰见他们?如果能碰见就好了,我得问问他们下次会把咱们送到哪儿去,顺便再看看他们那边缺什么,和他们换点东西回来卖肯定赚钱!”
“她说昨天黛安突然失踪不见了,有可能是偷偷回来了……黛安前两天无意中在一家餐馆看到了京城的新闻,人就变得怪怪的,整天也不说话。然后昨天晚上就找不到人了,行李还在,但是护照和信用卡都带走了。”几秒钟之后,洪涛的嘴不咧了。
“外面冷,走,我们钻睡袋里好好想。”山区一进入晚上气温还是不高,洪涛干脆抱着江竹意钻和图书进了帐篷。
“你少操我的心,再敢自作主张我可真翻脸了啊!”洪涛都不用睁眼看就知道江竹意在想什么,她又开始进入防御状态了,这是感觉到了威胁,准备未雨绸缪。
有烟瘾的人一旦进入冥思状态,就会一根连着一根的抽烟,帐篷里通风又不太好,很快就变得雾蒙蒙的。
互联网类的有齐睿和黛安,而且去欧洲也不是发展互联网产业的最佳选择。那边有什么呢?瑞士、德国,向来以精密制造业闻名,可自己总不能让江竹意去那边制造手表吧,现在起步也不赶趟了啊。
洪涛其实也忘了非典到底是什么时间过去的,当时也没留意记这些东西。不过有一个东西倒是有印象,就是世界卫生组织一直都在和中国政府吵架。
“你干脆想一个不这么呛人的烟出来吧,如果真能想出来,全世界绝大多数女人都会给她们丈夫买一盒的。怪不得张媛媛不让你在家里抽烟,以前我还没觉出来,现在你闻闻,睡袋里都是这股味儿,难闻死了!”江竹意还真不是娇气,她本身也抽烟,但是数量很少,连她这个抽烟的人都快抗不住了,可见帐篷里的空气质量有多和图书恐怖。
“她说有件事儿想告诉你,但又怕你生气,让你先保证不生气了她再说。”过了一小会儿,江竹意又把齐睿的话转达了过来。现在洪涛已经不管电脑了,他正在研究江竹意的小腰为啥这么细还这么有劲儿。
“那你就抱着我想,不许偷懒!”已经半裸的江竹意觉得洪涛说的也在理,但又怕他想着想着睡了,还得盯着。
“你少抽点吧,都快把我呛死了。别想了,睡吧,都半夜了。”这一想就是好几个小时,洪涛倒是没觉出来,可江竹意受不了了,她原本已经迷迷糊糊的睡了,愣是给呛醒了。
必须要找一个很不起眼、污染不大、和各国利益没什么牵扯、技术难度不高、利润还特别大的产业干。这几个条件拆开来对自己而言都不太难,可是往一起这么一揉和,就有点难了。
“她不就是会挣钱嘛,我也不比她差。对了,你说等这边稳定了就让我出去,到时候我该干点什么呢?”谁说江竹意不会吃醋,她只是对一般的醋不感兴趣,要吃就吃老陈醋,酸味透骨的那种。
汽车?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特斯拉电动汽车可以借鉴一下。可制造汽车,不管http://m.hetushu.com是传统动力还是电动的,那都是投资规模极其巨大的产业,以江竹意的身份去国外从事汽车制造业不太适合。
“她不会真的回来吧?”江竹意也不和电脑较劲儿了,趴在旁边帮洪涛揉着太阳穴。
“我哪有那么任性,一直很听你话的……假如她回来问你是不是提前知道这件事儿你怎么回答?你会不会告诉她真相?她会不会给我们添麻烦?”江竹意坚决不认为黛安和自己有什么相像的地方,然后提出了一连串问题,说着说着眼睛又睁圆了。
“怕我生气?她不会是带着张媛媛她们去找金月了吧!”听到这句话洪涛立马从江竹意背上抬起头,不是生气,而是咧嘴。
“这位活祖宗啊……”是不咧嘴了,洪涛干脆捂着脸从江竹意后背上骨碌了下来,躺在垫子上一动不动。
难怪洪涛会喜欢江竹意,她的脑子和洪涛差不多,都处于半疯不疯的状态,甚至有时候比洪涛还疯狂,见到神仙不想着弄个什么长生不老的秘方,居然要和人家做买卖。
“齐睿问你她们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她说你女儿都三个月了还没见过亲爹,很是不耐烦,整天哭。”此时江竹意已经接管了和-图-书笔记本电脑,正冒充洪涛和齐睿聊的起劲儿,对于洪涛在自己身上不老实的手基本无视了。
“你他娘的不发财会冤死的!”洪涛这次没赞同江竹意的想法,这不是嘬死嘛。上面那些人喜欢啥还能和你交换?直接抢了你的,然后一脚把你踢到原始社会去,让你整天连熟肉都吃不上。
“难说,这位的脾气和你有一拼,想干嘛就干嘛,谁也拦不住。”洪涛摇了摇头,黛安恐怕是真回来了。
服装、电子产品、金融业、娱乐业、日用品……躺在暖和的睡袋里,抱着一个热乎乎的身体,洪涛开始在脑子里一个一个的产业琢磨,又一个一个产业的放弃,好像就没一个符合所有条件的。
“是啊,这倒是个问题,你出去能干点啥呢?”让江竹意出国发展的计划洪涛一直都没放弃,这个女人不适合在国内待着,她的行事方式太格格不入了,爬的位置越高就越危险。可是让她出去干点啥呢?这确实是个很让自己发愁的问题。
前者是不放心疫情,总想多看些日子。后者是怕时间太长影响经济发展,总想马上解除警报。所以当宣布解除警告时,国内新闻极度重视,就好像又打了一个大胜仗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