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86章 这个女人不寻常

反正也被鸡给吵醒了,洪涛和江竹意干脆也就不睡了,顶着漫天星光开始收拾营地。就算没有这只倒霉的公鸡捣乱,他们惊天也准备提前返城。不是玩够了,而是因为黛安。
如果没有洪涛指点,唐晶还真没注意车身上多了几个字,看见之后立马就不淡定了,很明显啊,老大出门被人欺负了,这笔账必须找回来。
“得得得……找人的事儿你就别操心了,我问你件事儿啊,这两天上面的屋子里有人住没有?”洪涛赶紧捂住了唐晶的嘴,这点丢人的事儿就别使劲儿喊了,非让大家都知道自己出门被人赶回来了脸上好看啊。
“废物!谁说大老爷们就不能去买了?送花、送化妆品什么的太俗,还是送这个最实用。再说了,顺便你还能问问她身体的尺寸呢,懂了不?”恨铁不成钢啊,洪涛恨不得自己帮他去谈恋爱。
“洪哥,这次钓到鱼了吗?”这一车装备洪涛是不打算自己再卸一次了,网吧里不是有代练团队的人嘛,正好,上来往下搬吧,就算是活动活动筋骨,别老整天坐在电脑前面。
“内衣?这是内衣的牌子?那我可能记混了,我可没给她买过那玩意,哪儿有大老爷们去买那个的!”这次洪涛又判断失误了,唐晶不仅没买过,还挺迷茫,他自己都搞不清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个名字。
“拉倒吧,就这么点小事儿别发那么大脾气。你现在该想的是以后如何赚几和-图-书亿、几十亿欧元,不是这几千块人民币。干嘛不来?这里山清水秀的,等非典这股风一过去咱们照样来。”
“您是说那个洋婆子吧?叫戴什么什么芬的……黛安芬?”唐晶知道谁住在盛唐古艺里,但名字没记清楚,叨咕了好几遍,终于凑出个比较顺嘴的。
“你们俩可真能折腾,大半夜带着这么多东西来,刚待一天就走,来回来去的搬东西不累啊!”船家老孙接到了洪涛的电话,快十点了才开着船突突突的驶了过来。
“我光说你也不会信,这样吧,等回去我做个样品出来你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不过这件事儿还不能急,我得弄个电路图,还得去找个能精密加工不锈钢的工厂才成。”这次洪涛没吹着玩,这件事儿听上去挺简单,可是做起来麻烦也不少,甚至比弄网吧还费劲。
“嘿,合算我成流氓教唆犯了!成,你成,你就这么学好吧,我多余搭理你。”这话说的太伤洪涛自尊了,好好的泡妞大法居然成了耍流氓。这也就是唐晶说说,他没脑子自己也不和他计较,别人谁敢这么说,那就是当面打自己脸,必须好好说道说道。
“哎呦喂,都知道黛安芬啦,真尼玛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是小鸟告诉你的吧?你舍得给她买这么贵的内衣?”戴安娜、黛安芬,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第二天一早,也不能说是一早,基本就是半夜,洪涛和江hetushu.com竹意就被帐篷外面拴着的那只公鸡给叫醒了。它的嗓音可真嘹亮,在空旷的水面上掠过,撞到对面的山峰再反射回来,都是带回音的。
俗话讲,没有花钱的不是,得了洪涛给的实惠,老孙头牢骚也没了,干劲儿也足了,三下五除二帮着把东西装上船,加大油门一顿突突突,到了大坝一看,比来的时候足足快了二十分钟。而且他还帮着洪涛把装备从船上卸了下来,这才带着两个整理箱和一台发电机美滋滋的向自己家驶去。
既然知道她有可能跑回来了,那就不能装不知道,必须回去阻止她满城乱跑。自己和江竹意可以不怕传染,她再厉害也是个肉体凡胎,一旦得了病,影响的不光是她自己,搞不好整个公司连带自己家都得被隔离。
这个女人很反常啊,保罗那儿肯定有楼上的钥匙,她和保罗又不陌生,打个电话就能把钥匙拿到,怎么会去自己院子里住呢?以前她可是轻易不进自己院子的,尤其是这次强迫她出国之后,她几乎和自己翻了脸,改变这么快肯定有问题。
“这怎么问得出口,那不成耍流氓了……”洪涛越是使劲儿,唐晶就越是出溜,还扭捏了起来。
“钓个屁,车都让人划成这样了,还有心思钓鱼?”碰见和自己一样脸皮厚的人,洪涛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冲着车身努了努嘴。
费林自打网吧恢复营业之后就重新回螳和_图_书螂虾公司里上班去了,唐晶又成了代练团队的头头。他比较喜欢吃鱼,尤其是不花钱的鱼,别人搬东西他抽着鼻子挨个箱子闻。
洪涛心里当然也腻歪,可是见得多了、听的多了、经历的多了之后,很多事儿就能理解,理解了也就不那么看重了,多大点事儿啊。
“洪哥,洋婆子没在楼上,她昨天一个人提着箱子回来的,说是没有楼上的钥匙,后来孙姐回来就带着她去你院子里了,一晚上没出来!”
“家里突然有点事儿必须回去,孙哥,这个发电机就放您家了,还有这两个整理箱,里面都是菜肉米面啥的,我们就不带回去了。这两张鱼票也给您得了,还有两天时间没钓呢,您看谁合适就卖给谁。”想让马儿跑得喂草,想让马儿跑得欢就得喂料,洪涛这就开始喂了。
敢在半夜吵醒江处长的人和动物都不会有好果子吃,这只鸡也不例外,它被江竹意一脚就给踢死了。所以说不管是做人也好、做鸡也罢,千万别太固执,在领导面前不能坚持自己的习惯,必须要问问领导习惯啥。
“你把车开下来,去水边洗洗就不用管了,我自己装车。”别看洪涛平时在家和谁都斤斤计较,多干一点活儿都能嘟囔半天,其实真到了干重活的时候他还是懂得体贴人的。为了不让江竹意弄一身一脸的汗,他把装车的重任一肩挑了。
一路无语,天擦黑的时候这辆风尘仆仆考斯特带着一hetushu.com身草书停在了网吧门口,洪涛一个人从车上下来,他已经把江竹意送回停车的小区了,这辆车先不着急还给花蕾,等修好了再开回去,省得她又去和小舅舅叽叽歪歪。
不过洪涛从中听出点眉目来,唐晶以前别说黛安芬了,国内内衣品牌他也不知道啊,这说明他这几个月和小鸟有了实质性进步,都能聊内衣的问题了。
“你说的蒸汽烟真能挣那么多钱?它真能帮着人戒烟?”装完车出了库区,江竹意也把划车的事儿抛在了脑后。反正车是洪涛借来的,他都不操心自己瞎叨叨啥啊。不过对于洪涛所说的蒸汽烟她还是非常好奇的,这个玩意以前既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真有那么神?
“我们报警吧,这辆车我没动,还保持着原样呢。”江竹意早就把电话拿在了手里,只等洪涛点头。
看到洪涛转头就要往楼上走,唐晶在后面补了一句。老大不在家,看门护院是当小弟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一点上他和费林都是尽职尽责的。
洪涛没点头,这事儿要是在京城里报警还有点用,可在这荒山野岭的,警察来了顶多也是登个记,毛用没有。就算他们知道是谁干的也不会吱声,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这就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出门在外就不能有那么大脾气,吃亏也得忍着。
“……知道了……”本来洪涛还想去找黛安开导开导她,可是一听说她和美华都住在自己院子里,就有点感觉不对。
和-图-书“我……草……地……雷!这是谁干的啊?丫挺的活腻歪了吧!您告诉我这孙子在哪儿呢,我带人去给丫腿敲断,然后再把修车钱要回来!”
满水库就他这么一条船,洪涛又找了个这么远的地方,肯定不能随叫随到。看着洪涛和江竹意把一大堆东西往船上搬,老孙很是想不通,这两位难道是来锻炼身体的?
“你就知道吃,嘴馋了不会自己买去啊!”好好的假期被黛安毁了,车还被人划了,洪涛正憋着一肚子火儿呢。老话不是说了嘛,不打馋不打懒,专打不长眼的。
“报个屁警,警察来了估计也盼着咱俩早点滚蛋,即使你是他们同行人家也不会帮咱们的。特殊时期啊,现在咱们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帮孙子下手真狠,连尼玛钣金都划出来了……走,上车,装上东西赶紧走,人家没把车轱辘卸走就算很仁义了。”
“说不定就是开船的那个老头呢,你还把发电机留下,我去找他要回来,以后我们不来这里了!”江竹意比洪涛还小心眼,立刻就要找老孙翻脸。
“……我操……这也太狠了吧!”可是江竹意没把车开下来,而是打电话让洪涛上去。等洪涛走到坡上的停车场一看,也傻眼了。他这辆借来的考斯特车身上被人划了,还不是一道两道,是在左右车身上用利器各刻了三个脸盆大的字:不欢迎。
“市场上卖的鱼哪儿有您钓回来的好吃啊!”唐晶不光没眼力见儿,还没脸没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