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87章 她真爽快

“你是第二个真正关心我的人,这场瘟疫你事先知道对吧?舅妈和齐睿一直在和其他人说这是天意、是巧合、是命中注定,她们也信了,但我不信命。”
等从网吧的小门进了自家院子,洪涛就觉得更不对劲儿了。东屋黑着灯,显然美华还没回来,她有时候回来的很晚,这倒没什么。可正屋亮着灯,里面肯定有人,很可能是黛安。因为屋里所有的灯都亮着,连厨房都不放过,除了她别人没这么烧包。
往常洪涛要是这么和黛安说话,得到的回答肯定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可现在的黛安好像没脾气了,还扭头冲自己笑了笑。
“当初走的时候我没说理由,所以并不算骗你。”既然黛安已经想通了,洪涛也就不再死鸭子嘴硬。像她这种智商和阅历的人,光靠忽悠、打岔是瞒不过去的。至于她到底想通了多少,齐睿和白女士有没有向她透露什么有关自己的事儿,就得慢慢套话了。
“你这还叫没病?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疯,你这是病入膏肓啦!”洪涛大概知道黛安为什么会突然转了性子,同时也对下面的谈话感到挠头。
正屋没人,但好像有点陌生的感觉,仔细一看,沙发罩、窗帘都换和-图-书成了灰蓝色,一看就是新的。卧室里也没人,但是自己的炕显然有人睡过,被罩、枕套、床笠也都换了,黑红相间的大方格,很有现代感。旁边衣架上还挂着一套明蓝色的西服裙,这显然不是张媛媛的衣服。
“放心,我不打算搞明白你是从什么渠道知道的这件事儿的,也不会找人去调查。我舅妈和我谈过,她说的对,这种事儿不能张扬,如果让太多人知道你的消息来源,就会给你增添无数麻烦。”
任贤齐那首心太软估计就是给自己唱的,总想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只要别人对自己好,自己就会处处为她们或者他们着想,哪怕吃点亏、受点骗也认了。
齐睿是个意外,自己压根也没想招惹她,就算送到嘴边也没打算吃。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愣是因为说梦话把她也给牵扯了进来。
“请问……我是不是走错院子了?”厨房里有声音,洪涛探头看了看,没跑了,黛安穿着一身睡衣正在灶台前面忙活呢,看样子是在煎牛排,手法还挺利落。只是餐桌上有点惨不忍睹,乱七八糟的堆放着很多食材,早上的餐具好像也没刷,盘子里还剩了半个摊鸡蛋。
“更让我感动的是你和*图*书把我当做了家人。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我从来没尝过,尤其是被男人关心。我想回来多感受几天,哪怕我也会被感染,只要死的时候你能陪着我就成!”
“我没病,也不是别人。以前是我误会你了,我诚心道歉,请求你原谅。如果你不原谅我也没关系,以后公司的事情都听你的,我的身体和灵魂也都可以给你。这次我提前回来就是要和你单独相处一段时间,稍微弥补一下我以前的错误。”
可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种性格不是说想改就能改的,它顽固的很,每次都赖着自己就是不走。所以自己想了一条对策,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就是轻易别招惹太多人到自己身边来,尤其是女人。
“我非常赞同你的做法,也非常钦佩你的勇气,如果是我从高层知道了这个消息,不一定会比你处理得更稳妥。”黛安的这番话让洪涛的心基本落回肚子里去了,白女士可真会编瞎话啊,居然说自己是从高层获得的消息,这话也就她说出来黛安能信,换个人都不成。
“你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这么大了还玩失踪,好玩吗?现在这里是疫区,你不看新闻啊!”洪涛本来不想进厨和_图_书房,可是看到凌乱的餐桌真忍不住,马上就得收拾,受苦的命啊。
“你是不是在飞机上吃什么不消化的东西了,或者你有个双胞胎姐妹?”洪涛很是不习惯黛安突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一边刷盘子一边探头看了看黛安的正脸,再次确定一下她换没换人。
现实里自己也确实这么做了,江竹意不算在内,她是必需品。金月也应该不算在内,她是另一个必需品。张媛媛算是自己招惹的第一个女人,虽然是酒后乱性,但真不后悔。
黛安今天是完全变了,不等洪涛继续套话,就一股脑的把她所想都说了出来,也不管这么做会不会让自己很被动,完全撤掉了戒备。
“你女儿很漂亮,像张姐,但愿她以后别长了你这么一张会骗人的嘴。”黛安并没接洪涛的话,转而谈起了洪涛的女儿。
“他们想让我嫁给一个我都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的澳洲白人,只因为他家在西澳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而那正是我们家族需要的。”
这个毛病确实不太好,当个普通人问题不大,可自己不是普通人,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总这么心软早晚会吃亏的。一吃亏就不光是自己倒霉,会拖累身边的所有人。
“一直以和图书来,我认为最像我母亲的人就是我舅妈,只有她才能想起来还有一个小女孩待在寄宿学校里无人问津,只有她在我小时候愿意抱着我一起睡觉,也只有她才会真的关心我到底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可惜她在很多事儿上也无能为力,给我的只能是安慰。”
“……肉的火候差不多了,我不喜欢吃太熟的……”幸福来的太突然有时候也是坏事儿,它会让你措手不及,完全打乱之前的计划。
“你知道我回来了?肯定又是齐睿这个小特务说的。”黛安显然已经从厨房的百叶窗缝隙里看到洪涛进院子,并没被洪涛的声音吓到,连头都没回,说话的语气也很平静。
洪涛对黛安其实并不太了解,只是出于异性的本能才使劲儿往她身边凑合,谁让她长得这么和自己胃口呢。可是看看没事儿、平时嘴花花也可以、甚至占点小便宜都成,一旦真要进入感情层面的交往,这就不是简单的一句可以不可以能解决的了。
算起来真正需要自己额外负责的女人只有她们两个,这点负担自己还能勉强抗住,可现在又要多一个黛安,负担好像就有点重了。家里家外五个女人啊!算一算倒也合理,正好从周一排到周五,还能有http://www.hetushu.com个双休日,按照劳动法绝对没毛病。
黛安对洪涛这种挑衅行为依旧不急不恼,把平底锅里的牛排直接颠了起来,然后另一只手里的盘子往前一伸,杂耍一样接住了凌空翻滚的牛排,稳稳当当的放到了餐桌上,又拿起另一块半成品放到锅里。
“上飞机之前我和舅妈打过招呼了,她也同意我先回来。把桌上的牛排递给我,正好我买了两份,你还没吃饭吧?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从小到大,我基本都是一个人处理所有事情,父母只担负我的花销,但很少过问我的想法。在我记忆里,他们只在大学毕业时正正经经的和我谈过一次话,你知道内容是什么吗?”
洪涛是假流氓,算是披着流氓外衣的普通人,骨子里还真没具备大流氓的素质。首先就是心不够硬,这一点江竹意已经埋怨过无数次了。不光是她,几乎每次去一个时代,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会这么评价。
这个女人想明白了前因后果,自己和白女士编的那套瞎话也没忽悠住她,她是回来报恩的,或者说她那颗坚硬的心正好被自己无意中的举动给钻透了。没想到非典还有这个作用,套用古人一句诗,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