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90章 没抗住

“你要是个男人,你们家早就装不下你了……不对,你还是当女人吧,也别去祸害别人了,全冲着我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域!”
“嘶……和你聊天真长知识,我又明白了一个词的来历,把柄!你抓住了我的把柄讹诈我!”现在洪涛的脑子有点乱,主要是供血不足,嘴上说不要,可是手又伸了出去,抓住了黛安的两个重点。
同时她腰一挺,右手往前一送,再往下重重一坐,又开始在洪涛身上扭动起来,这次比前两次的幅度都大,真和吃了春药一样,浑身都是激情。
“别转移话题,我要听蒸汽烟的事儿,你有把握做出和烟草类似的烟具和烟油来吗?”和洪涛比起来黛安就要镇定多了,纵使洪涛的手一直没闲着,她依旧满眼都是理智。
“只要你能像对待她一样对待我,给我足够的信任和权利,我保证会和她相处的很好。”黛安觉得洪涛已经被自己说动了,也知道洪涛担心什么,马上给出了让洪涛无法拒绝的回答。
“我现在的开价最低,只要一些保障性的股份就可以,为什么不试试呢,你和江警官并不吃亏。”赤身骑在男人腰上、一手揪着男人的命hetushu.com根子、胸前两点被男人揪着,嘴里说的却是穿着衣服坐在谈判桌上才该说的东西,还丝毫没有违和感。此时黛安眼睛里的欲望更浓了,生意就是她的春药,一边说还一边扭动着腰胯开始挑逗。
现在被黛安这么一追问才有点明白过来,这个买卖应该很大。她的眼光很好,嗅觉也很灵敏,不愧是个商业天才。但自己不想让黛安插手这件事儿,江竹意可不是善茬,她真要是被惹急了,弄死黛安一点都不会眨眼的。
“你干吗这么关注蒸汽烟的事儿,我不过是想给她找个事儿干,否则她一个人远在国外会寂寞的。她和你有点像,都是能力很强、不甘寂寞、野心极大的女人,我暂时为你们提供不了太大的舞台,只能尽力不让你们闲着,聊胜于无吧。”
“烟草行业非常非常暴利,可外人绝对插不进手,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在这种环境还还生存下去。假如你能创造出一种新的、类似烟草的行业,那我们就是开拓者。”
到那时自己正好可以出面给她们俩调和调和,正事儿一点不耽误,还能让她更服气。这就叫领导的艺术,有时候必须www•hetushu.com看着手下人互相掐架,没人掐了还得给他们挑事儿。
“没有我的帮助她做不了这个买卖,她在国外没有渠道、没有人脉、不熟悉国际市场的规则。你当然可以让我舅妈帮你找别人帮忙,甚至绕过我去找我家。但你想过没有,我愿意当你的情人、我愿意完全相信你,和我合作你的风险要小很多。”
“我真没劲儿了,如果你明天还想见到我这个二手发明家,最好还是换个姿势,这样很容易让我胡思乱想的。”
至于说她和江竹意会谈成什么样儿,洪涛就不打算去干涉了。她能说服江竹意就说明她真有本事,自己服气。万一她扛不住江竹意那个小妖怪,也不是坏事,趁机削削她的锐气也好,性格太硬容易受伤。
“你就这么肯定蒸汽烟可以成功?”洪涛确实被黛安说动了,因为她说的是事实。
“没有可以百分百肯定的事情,只要看到足够的可能性就够了。现在欧美国家禁烟的呼声越来越高,很多公共场所都不能抽烟,可烟民群体又那么庞大,这就是商机和潜在客户群。”
奇怪的是桌上也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中文,大概意思是说hetushu.com某人头一次听到英语叫床声,然后很失望,因为翻来覆去就那么两句,还那么大声,真不要脸!
坐言立行,这又是黛安身上一个闪光点,她只要想好的事情不管有多困难都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在这方面洪涛自愧不如,自己做事儿从来都是拖拖拉拉,能不冲锋就不冲锋,很多机会就这么错失了。
身体是真累,大腿肌肉都快抽筋了,腰背满满的酸涩。可让黛安这么往自己身上一骑,某些部位居然又有抬头的迹象。洪涛也顾不上面子不面子的,还是求饶吧,小命要紧。
等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中午,身边的黛安不见了,床头柜上有一张便条,上面写着一行英文,字体龙飞凤舞。
“……可是江警官……”洪涛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女人,现在他的大脑袋和小脑袋一起向心脏发出了供血的要求,结果本能战胜了理智,血液大部分都去下面了。
“它的利益足够大,大到我可以抛弃一切!我需要它来证明我的能力,你只需要信任我,我就可以给你足够大的回报。在这件事儿上你是主动的,技术、配方都在你手里,要是觉得与我合作没有前途,随时可以和*图*书踢开我找新的合作伙伴。”
不怕归不怕,但是让人这么嘲笑显然也不是啥高兴的事儿。留纸条和做午饭的人肯定是美华,她昨晚到底是几点回来的自己也没留意,看样子墙根没少听。
“和我说清楚,否则我就折磨它!”黛安的回答很简洁明了,手伸到背后,一把抓住洪涛正在思考的玩意,脸上全是邪恶的笑容。
自己在京城有点办事儿的手段,出了京城能力立刻就得打对折,出了国基本就不剩啥了。江竹意在商业上有天赋不假,可她那套东西是在中世纪的欧洲练出来的,放到几百年之后肯定不会太好用。黛安不光能补上自己的短板,也能补上江竹意的短板。
“她们不一样,她们在国外经营了几十年,一旦看到你的项目有太多利益,百分百会争夺主动权。你也肯定争不过她们,到时候你等于是给别人做了嫁衣裳。”黛安听明白了洪涛的意思,但她没打算放弃,开始掰开了揉碎了给洪涛讲道理,讲各方的优势和劣势,分析得头头是道。
可骂归骂,饭还得吃,还不能少吃,一边吃还得一边摇头晃脑,因为这道烧茄子做得确实不错。也怪了,从张媛媛到孙丽丽再到美华,她们www.hetushu.com每个人都会做饭,手艺不敢说有多好,反正是比自己强多了,难道这也是天生的?
大概意思就是给她一周时间,不用麻烦洪涛,她亲自去说服江竹意,就算是一次测试。如果连江竹意都说服不了,那她自动退出。
“……你大爷的!我家成公共厕所了,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顺手还得留张擦屁股纸!”
凑合洗了洗之后洪涛觉得肚子很饿,刚到厨房准备做点吃的,发现餐桌上扣着两个盘子,午饭已经做好了。
最终洪涛也想不起到底答应没答应黛安的请求,当时大脑基本都停转了,只能感受到一波一波的快感,其它东西全忘了。
所以说黛安不光能在商业上补上自己的短板,在性格上也能和自己互补。至于说她的缺点嘛,自己能克服,谁还没有缺点呢,她能补上自己的短板,自己也应该帮她补一补,这才叫和谐嘛。
蒸汽烟到底能有多大市场、多大利润,洪涛还真没调查过。他只是本能的觉得这个东西是暴利,还不费事儿,符合自己的习惯。
而且肯定不会事先告诉自己,事后自己也只能咧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不成自毁基业了嘛,手里就这么几个能干事儿的人,就别再自残了。